猎文网 > 科幻小说 > 翡翠之塔 > 第四十七章 跳梁小丑 下
    看着跌坐在地的卫波尔,迪恩心底冷笑了一声,同时大喝道:“你们是什么人?”

    “我、我们是卫波尔大人的侍从!”

    相较于跌坐在地的卫波尔而言,对方的两个侍从还算能够勉强的站立,听到迪恩的问话,立刻下意识的回答着;不过,从一开始因为胆怯的结结巴巴,说到最后,却是变得顺畅起来——因为,他们忽然想到了卫波尔.提尔的身份,根本不需要在这些人面前胆怯的。

    “该死的,你们怎么敢如此对待卫波尔大人!”

    另外一个侍从,手忙脚乱的从地上将卫波尔扶了起来,并且为了掩饰他们和他们所效忠大人的难堪,将这一切都要推给迪恩。

    对此,听到对方怒喝的迪恩,却是再次的冷笑了起来——

    事实上,眼前生的一切,都是迪恩的计划。

    不论是,卫波尔被惊吓,还是之后的反应,都在迪恩的预料之中;唯一出乎他预料的,就是对方竟然被吓得跌坐在地上了。

    不过,即使一切都是自己策划,面对着对方的喝问,迪恩也是不会承认的!

    对于这帮心怀鬼胎,却又没丝毫能力的家伙,迪恩可不会客气——

    “卫波尔大人?那么,请问卫波尔大人的爵位是什么?”

    迪恩仿佛是疑惑了一般,喃喃自语了一声,就思索着这位卫波尔大人是谁,然后,方法是实在得不出结论,只好向着面前的三人询问道。

    “爵位、爵位是……”

    两位侍从喃喃的说着。

    “没有爵位吗?那么这位卫波尔大人在男爵大人的身边担任什么职位呢?”

    迪恩继续的问道。

    “这个、这个……”

    两位侍从的话语,越的含糊起来。

    “那是骑士的身份吗?”

    迪恩接着问道。

    “不、不……”

    两位侍从已经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事实上,这两位侍从很想要说出一个爵位或者官职来,让面前的迪恩大吃一惊、骇然下跪请罪,但可惜的是,卫波尔.提尔虽然是提尔男爵远方的亲戚,但是爵位却是一个都没有的——至于提尔男爵那位远方姑妈和姑丈家族的爵位?很显然,即使有,也轮不到卫波尔这样一个继子来继承;更何况,还没有!

    没错,提尔男爵那位远方姑妈嫁给的只是一个富裕的商人而已。

    而正是这种为了金钱抛弃自身荣誉的做法,让提尔男爵对于自己的这个远方姑妈很是不喜欢,连带着对方的继子也是如此。

    如果不是为了顾及贵族的颜面,迪恩可以肯定提尔男爵早就让人将对方赶出去了——对于这样的事情,迪恩一清二楚,所以他才敢这样的对付这位卫波尔.提尔和对方的侍从。

    甚至,这次对方出现,迪恩也不得不猜测是那位提尔男爵,想要教训一下自己这位远方表弟,让对方知难而退的离开提尔领。

    当然,这绝对不是估计颜面的提尔男爵想出来的,应该是提尔男爵的随身幕僚、顾问中的伊科斯提出来的——对于这位和提尔男爵在历史上一起战死的伊科斯,迪恩知道的并不是太多,但却足够影响深刻。

    毕竟,女大公都在称赞对方‘为人正直,拥有着相当的文学功底,剑术不错,如果不是太刻板了……’

    之后的话语,迪恩没有听清楚,但是这样的一句就足够了。

    能够得到女大公夸赞的人,无一不是在歌德兹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人,迪恩相信如果不是随着提尔男爵战死了,这位伊科斯绝对是翡翠王国不可或缺的人物之一,即使对方很刻板,对于贵族的荣誉、尊严,看待的如同生命一般。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的重视,对方对于这位卫波尔.提尔才会十分的看不惯,甚至想要驱逐对方。

    也只有对方能够说动提尔男爵,给予对方这样的‘工作’!

    不然的话,以提尔男爵对于卫波尔的态度,后者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尤其还是这样‘紧急’的时候。

    当然,从另外一方面来说,提尔男爵和那位伊科斯也打探到了关于他的一些消息。

    毕竟,从‘雪熊之家’、猎人处购买食物、武器,他根本没有进行所谓的遮掩——虽然因为时间差,可以替他拖延一些时间,但是迪恩可没有指望能够拖延一辈子。

    两三天的工夫,已经是一个极限了。

    提尔镇只是个不大的镇子而已,哪怕是翡翠之都那样的都城,一些消息也是传播的飞快。

    所以,迪恩可以猜测那位伊科斯给予了那位提尔男爵‘试探’一下自己的想法——既能够将卫波尔这样讨厌的家伙驱逐,又可以探清他的真实来历,这样一举两得的做法,提尔男爵自然是不会反对的。

    至于去翡翠之都求证?

    很显然,一个小小的,拥有着边陲领地的男爵,是不可能拥有着这样的能力的,如果说是整个沃邦郡的那位侯爵还差不多。

    但现在的迪恩,只不过是面对着提尔男爵而已。

    至于沃邦侯爵?

    到了需要面对那位侯爵的时候,迪恩自然会安排好一切。

    不过,那是之后的事情。

    而现在——

    啪、啪!

    两声清脆的马鞭中,卫波尔的两个侍从就被迪恩抽倒在地,同时,迪恩大喝着:“没有爵位、没有官职,也不是骑士,就敢称呼为大人,你们真是胆大妄为——来人,给我把这两个家伙吊死在外面!”

    “大人饶命!”

    “大人饶命!卫波尔大人,救命啊!”

    两个侍从看着从马背上翻身而下的、如狼似虎的年轻人,顿时连哭带嚎起来,而一直坐在地上的卫波尔这个时候终于回过了神,他看着即将被拖走的两个侍从,连滚带爬的站起来,大声喊道:“等等!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提尔男爵的弟弟!”

    无疑,这样的喊话还是有着相当作用的,年轻人们就是一愣,然后,下意识的将目光看向了迪恩。

    看着年轻人们询问的目光,迪恩冷冷的笑道:“提尔男爵大人的弟弟?为什么我从没有听说过,男爵大人有这样的一个弟弟?”

    “因为、因为……”

    卫波尔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

    如果他解释了他只是提尔男爵远方姑妈的继子这样的事实,这样的答案很显然根本无法唬住面前的人。

    至于其它的理由?

    很显然,以卫波尔的智商根本想不出来。

    因此,结果自然是注定了——

    啊!啊!

    两声包含痛苦的喊声后,卫波尔的两个随从被吊死在了军营之外的绞架上,尸体随风飘荡着。

    看着那两具随从的尸体,然后又看了看冷笑的迪恩,卫波尔的眼神中包含着怨毒。

    “你给我等着!”

    留下了这样的话语,卫波尔快的向着军营外跑去,而迪恩则是阻止了拦截的年轻人。

    “团长,为什么不把他抓起来?虽然他是男爵大人的使者,但是他冒充男爵大人的弟弟,我们应该抓住他狠狠的教训一顿,再交给男爵大人才对啊!”

    马赫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团长,尤其是想到对方一路以来和进入到军营的趾高气扬,这位辅兵队长就恨不得抽对方一顿鞭子。

    “谁说他不是男爵大人的弟弟了?”

    迪恩扫了一眼马赫,轻笑道。

    “他、他真的是男爵大人的弟弟?!”

    马赫一愣,随后就战战兢兢的问道,周围的年轻人也是一愣,两位民兵队长,更是焦急的说道:“团长大人,您刚刚吊死了他的随从,这可怎么办?”

    “放心吧!交给我了!”

    迪恩扫视了一脸焦急的年轻人们,最后将目光放在了两位民兵队长身上:“西伦,你带你的人开始擦洗、缝补那些皮甲,以最快的度,给我打上油,穿戴整齐;艾克,你跟我来——我需要你带人,替我给男爵大人送一封礼帖!”

    ……

    ps颓废三江了啊~~~看书的大家,帮忙去投一下三江票吧~~~鞠躬感谢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