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科幻小说 > 翡翠之塔 > 第十八章 獠牙 上
    一个仅仅只是用了四个石块搭建而成的壁炉正在努力的为整个木屋提供着热量;但是在那简陋之极的壁炉中,火焰在数根木柴的支撑下,只是艰难的燃烧着,左右摇摆的火苗根本无法为整个房间提供足够的温度,尤其是当昨天又一场大雪后,那骤降的气温,更是令寒冷彻底的包围了整个房间。

    刚刚从短暂睡眠中清醒过来的迪恩,蹲在壁炉前,身上披着早就准备好的毯子,他随手将一块木柴放入到了那壁炉中,立刻,获得了新燃料的火焰,顿时加大了数分,而在之后,数根木柴的放入,更是令整个房间中的寒冷都被驱散了,处于一种令人感到舒适的温暖中。

    而在这样的温暖中,迪恩的双眼透过他特意留下的瞭望口,感受着那刺目的寒风,看着房间外的一切——这里就是那座让迪恩有着最为不想去回忆的岗哨,曾经的迪恩,在这里经历了数次生死、羞辱,尤其是后者,更是令他的心仿佛是被蛇鼠啃噬般的难受。

    不过,现在……

    迪恩却是庆幸着自己能够再次来到这里!

    “下吧、继续的下吧!”

    看着房间外的大雪,这场翡翠王国北方入冬后的第一次大雪,迪恩低声的念叨着,而双眼的目光,则是越的冰冷起来,甚至过了那刺目的寒风。

    这是迪恩离开费查伦骑士团驻地的三天后了,而在这三天中,迪恩当然不可能什么都不做了,除去那些提前准备的食物和保暖的棉衣、毯子外,迪恩更是将之前赶路节省出的三天,所未完成的陷阱一一完善、加固。

    甚至因为这多出了一点时间,令他再次多加了一些东西,让他的整个计划变得更加的保险起来。

    当然,最令迪恩欣慰的却是昨晚开始的大雪。

    持续了一夜的大雪,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停下的打算,而这必然成为对于他布置下的那些陷阱的最佳掩饰。

    还有什么是比大自然的掩饰,更加天衣无缝的吗?

    而现在,迪恩要做的就是等待那位费查伦骑士团团长和一干手下的到来——记忆中的情况必然因为他那天的‘表现’而出现了改变,但是迪恩依旧有把握对方一定会来的。

    那种刻意压制贪婪、杀意的眼神,迪恩可不会看错。

    三天,对于对方来说,绝对是一个煎熬般的极限——他并不认为那位波茨团长还有更多的耐心!

    迪恩甚至可以猜测到,对方之所以没有立刻下杀手,而等待这三天,无非就是让他的‘死’变得理所当然——蛮人盗匪袭击了换防的岗哨,得到消息的骑士团团长立刻前来支援,但是可惜的是见习骑士不幸死亡,不过,骑士团团长却是在奋勇追击下,颇有收获。

    至于除此之外,那位波茨团长有没有其他的想法?

    肯定是有的,在迪恩的猜测中,波茨这位费查伦骑士团团长一定很是迫不及待看到他在寒风中,簌簌抖,担惊受怕的模样。

    对此,如果让整个计划变得顺利,迪恩不介意‘配合’一下;甚至,牺牲点什么也在所不惜。

    深深吸了口气,迪恩的双眼并没有离开那瞭望口,他望着外面,站在木屋内静静的等待着。

    他相信,他需要等待的时间,必然不会太长!

    ……

    而事实上,就如同迪恩猜测的那样,在今天上午,波茨这位费查伦骑士团的团长就带着自己的骑士侍从——那些属于费查伦骑士团的正式成员,一共十二位,离开了费查伦骑士团的驻地。

    但是,下了一夜的大雪,丝毫没有停下的模样,令这位骑士团团长有些意想不到,为此他和他的侍从们不得不放弃了战马,改用徒步前行,而且因为积雪的缘故,他们再次放缓了自己的度。

    因此,当出现在那计划中的岗哨前时,已经是到了日落的时分。

    虽然花费了数倍的时间,但是波茨一行却是没有任何的埋怨,他们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名为贪婪的灼热,甚至是在这连绵的大雪中,都无法冷却;相反,却是越的迫不及待起来——要知道那可是个贵族,虽然只是小贵族,但是也一定是身价不菲的,哪怕抛开了其他人的那一份,属于自己的一份也足以令他们各自逍遥快活相当长的时间了,就如同他们上次干的那一票般!

    甚至,要比那一票还要简单;毕竟,上一票的小贵族还有着两个护卫,而这个所谓的迪恩骑士呢?

    就是光杆司令一个,而且,更加重要的是实力不怎么样——

    骑士,无疑是令人尊敬的,哪怕只因为远普通人的实力。

    而见习骑士?

    虽然也有着骑士二字,但是‘见习’的前缀,早已经说明了一切。

    事实上,在费查伦骑士团这些正式成员的身上,都有着所谓的‘见习’称号;而在一个小小的地方骑士团内,这样的称号成批的出现,足以证明‘见习’骑士是多么的不值钱——甚至,某些地方,只需要足够的金普顿就能够获得这样的称号。

    所以,拥有见习骑士头衔的迪恩,在这些费查伦骑士团成员眼中,早已经是待宰的羔羊了!

    更何况对方的实力,他们早已经领教过了!

    “团长,我们到了!”

    那位曾经出言嘲讽迪恩的骑士团成员停下了前行的脚步,看向了波茨,然后,再次的说道:“希望我们的迪恩骑士有着足够的毯子,不然,昨晚的大雪可是会被冻死的!”

    立刻,让周围的人再次出了满是恶意的笑声。

    “不论他冻没冻死,我一定要干掉他!”

    带着走风漏气的话语声,曾在三天起被迪恩找到借口一顿胖揍的瑞德尔从队列中走了出来,恶狠狠的看向了岗哨的方向,眼神中的怨毒堪比毒蛇一般,而在他脸上的肿胀和纱布,证明着他在迪恩手下受到的伤势并没有彻底的痊愈;不过,在得知了自己叔叔的计划后,瑞德尔就再也等不下去了。

    那天的毒打,他一定要十倍百倍的报复回来才行。

    “来自翡翠之都的小杂种,我一定要干掉他!”

    瑞德尔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自己的叔叔——费查伦骑士团团长。

    “去吧,你们两个跟上!”

    波茨很痛快的答应了自己侄子的请求,然后,一点身旁的两个侍从;顿时,两人就跟了上去。

    不过,那种笑嘻嘻的模样,显然是混不在意的。

    不仅是这两个人不在意,甚至是波茨一行所有的人都没有任何的在意,他们并不认为拿下一个虚有其表的小贵族有什么难度,即使是那位被迪恩毒打的瑞德尔也是这样认为的——他一直认为自己当他如果没喝酒,并且对方不是突然袭击的话,他一定可以轻松之极的干掉对方。

    一个小贵族而已,有什么可在意的?

    要知道他们可是身经百战的‘骑士团’!

    带着这样的想法,瑞德尔和两个骑士侍从快步的走向了那岗哨——不用瑞德尔示意,其中的一个骑士侍从,一抬腿就将那木门踹了开来。

    他们准备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去面对他们理应获得的胜利果实。

    至于,失败?

    他们是根本没有想过的,因此,当意外生的时候,总是那样的措手不及。

    砰!

    松散、腐朽并且在迪恩改装下的木门在皮靴下,几乎是飞了出去,让开了那箭矢飞行的轨迹。

    噗嗤、噗嗤!

    那略显单薄的皮甲并不能够阻挡强劲有力的两支十字弓箭矢,两声血肉被穿透的响声中,两个骑士侍从的心脏,被箭矢所穿透——一支来自于门后布置成机关的十字弓,而另一支则来自于迪恩手中的十字弓。

    滚烫的鲜血径直的溅在了瑞德尔的脸上,他下意识的摸了一把自己的脸,看着手掌上的鲜红,这位之前还誓报仇的人,显然没有搞明白怎么回事——直到迪恩出现在他的面前,一个手刀将其打晕后,瑞德尔的脸上都带着茫然的神色。

    一把拎起瑞德尔,将十字弓背在背后的迪恩冷笑的看着二十码开外的波茨一行,径直的抬起右手伸出大拇指做出了一个割喉的动作,然后,拎着瑞德尔消失在了木屋的门口——有着瑞德尔这位波次的侄子在,迪恩并不担心对方不会跟上来。

    毕竟,在死去了两个侍从和瑞德尔被自己扣留的情况下,即使没有深仇大恨,波茨也是根本不会放过他的,更何况,有着那位中央骑士团副团长的信件,哪怕是为了升官财,波茨也一定会拼尽全力。

    当然了,除去那位波茨团长外,在人多势众的前提下,费查伦骑士团的其它成员也一向是相当英勇的。

    “迪恩!”

    波茨看着空荡荡的木门,大声的吼着。

    ps颓废求支持啊~~~满地打滚的求支持啊~~~大家都推荐收藏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