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科幻小说 > 翡翠之塔 > 第十四章 身份
    在对方的怀中,迪恩找到了两封信件。

    一封是约克侯爵的次子和德尔伯爵的私信,上面讲述着一些贵族圈子中喜闻乐见的事情——世人都知道约克侯爵偏爱着自己的长子,而这位次子显然不甘心这样的被无视,自然是需要寻找盟友的。

    而同样是北方四郡之一德尔郡的德尔伯爵则成为了他的盟友——从这封信件上来看,双方显然有着不错的‘情谊’了,已经能够公然的讨论‘成功’之后的分配方案;对于约克侯爵这位次子许诺的瑟斯城做为酬劳。

    迪恩冷笑不已。

    原本这种纸上谈兵般的酬劳怎么样的许诺都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但是恰恰因为这次许诺,造成了翡翠王国北方四郡的一次动乱,被抓住机会的西提,一举击溃了被翡翠王国视为壁障的约克郡。

    简单的说,在第一次血月战争中,西提王之所以能够在不到三天的时间内,就将北方最大的约克郡的中心:约克城攻陷,并且在之后的两周,约克郡的其它城镇相继沦陷,这位约克侯爵的次子和德尔郡的德尔伯爵挥了决定性的作用。

    因此,在迪恩的必杀名单上,这两位早已位列其上。

    同样的,迪恩没有指望干掉这两个家伙,就阻止了血月战争的爆,那位雄心万丈的西提王以及蒸蒸日上,迫切的需要更多土地的西提王国,早已经磨刀霍霍了,他干掉这两个家伙,也不过是让翡翠王国的局势好一点而已。

    当然,并不是现在!

    不论是他的实力,还是他的势力,都没有达到准备完全的时刻!

    因此,迪恩就将这封信件放在了他的怀中,而对于那些死去的约克骑兵的歉意,也在一刹那间烟消云散——能够为约克侯爵的次子出动的他们,显然效忠的对象生了偏移,并且很可能是原本战争中的帮凶,对于干掉这样的人,迪恩没有丝毫的歉意可言。

    如果说第一封信令迪恩冷笑连连的话,那么第二封信,则令迪恩杀意高涨了——这封信来自于高赛,虽然有着密语加持,但是这样的密语,和并没有随之血月战争而更换的秘密印记,令迪恩确定了它的出处。

    低下头,迪恩看着那死去的间谍——没错,此刻迪恩已经完全的确认了对方的身份,就是来自高赛的间谍。

    如果不是没有虐待尸体的习惯,迪恩这个时候绝对会拔出剑来将面前的尸体碎尸万段。

    高赛,这个毁掉了翡翠王国唯一的希望的国度,这个夺走了迪恩尊敬、爱戴的老师,那位翡翠大公生命的国度,令迪恩愤恨的如同一头孤狼疯狂报复的国度,绝对是比之西提更加值得仇视的对象。

    毕竟,相较于西提王国的入侵者形象,高赛这个伪善的国度,做着却是背叛者的勾当,而且是给予了翡翠王国在第一次血月战争中,真正致命一击的背叛者。

    入侵者,背叛者。

    面对这两者,后者无疑是更加的吸引仇恨。

    心中的仇恨,令迪恩越的冷静,他细细的阅读着这封密语加持的信件——这是一封任命书,和他怀中那封前往费查伦骑士团的任命书一般,只不过,这封以密语加持的任命书,显然是见不得光的。

    就连里面的称呼也只是以‘我’‘他’‘你’为主,没有任何的名字或者代号出现。

    而这样的小心翼翼,自然是有着非同一般的缘故!

    阅读完这封信件后,迪恩不由再次的低下了头,他显然没有想到这个死去的家伙竟然是高赛派遣到沃邦郡地下情报的负责人——一个刚刚从南方三郡潜伏多年而来,走马上任中现了约克郡那位侯爵次子不同寻常之处的负责人。

    一个幸运和厄运相伴,最终,厄运占据了绝对上风的家伙。

    迪恩沉思的看着对方的尸体,脑海中数个计划轮番浮现——而最终一个略显大胆的计划出现在了迪恩的脑海里:假冒对方,彻底掌握高赛在沃邦郡的情报网。

    这样的计划无疑是大胆,且危险的!

    不过,这对于一个刺客来说,却是不算什么的——不论是伪装,还是干脆成为另外一个人,对于迪恩都是手到擒来的;毕竟,在上一世的岁月中,大部分的时间内,迪恩为了能够获得报仇的资本,他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另外一个或者几个人。

    有平民、商人、走私贩子、地痞混混,甚至是骑士和贵族。

    当然也有密探和间谍!

    蹲下了身体,迪恩再次细细的看着死去的对方,观察着对方的面容、头、身型,以及身上任何一件配饰,哪怕是那件衣物也被他剥了下来,里里外外的检查着——他想要冒出一个间谍,而且是一个间谍头子,那么任何的麻痹大意都会令他功亏一篑,之前,对方仅仅是凭借马车就能够确定他的身份,即使其中带着猜测,也足以说明了对方的目光锐利和心思不凡。

    而想要冒充这样的人,必然需要小心再小心。

    因为,你不会知道,他有没有给自己留下什么后手、底牌;比如,那枚魔法戒指——那位追击的骑兵头领,显然是约克侯爵次子的心腹,实力至少也是骑士级别的存在,但就是这样的好手,却被一位近乎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干掉了。

    这就是因为那后手、底牌。

    而事实,再一次证明迪恩的谨慎是多么的必要——在翻弄对方的那件内衬衣时,衣角处一块金普顿大小的硬物,引起了迪恩的注意。

    这是一枚印有征服王头像的金币,和现在的金普顿类似,除去那位曾经一统了整个歌德兹的征服王的头像外——做为第一任高赛的国王,这位征服王做到了一位王者的极致,爱戴臣民,开疆扩土,让一个类似于一郡之地的公国,成为了堂堂的雄霸整个歌德兹的帝国。

    这位征服王的故事如果要说,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更何况,做为仇视对方后裔的迪恩,根本没有心情理会那些故事、传说,他只知道,他手中又多了一件对他有利的物证——虽然不知道在沃邦郡的高赛间谍们是如何辨认、活动的,但是这枚有着征服王头像的金币,显然是融入其中的钥匙。

    简单的说,就是身份的凭证之一。

    至于剩下的凭证?

    迪恩的目光再次看向了那死去的间谍,丝毫没有介意的将对方彻底的扒光,然后,将那尸体装入到了之前隐藏十字弓的麻袋中——这具尸体现在绝对不能够留在这里,他必须要带走,连同对方身上的一切,包括那还在一旁游荡的马匹在内。

    而那些死去的约克骑兵?

    迪恩简单的搜寻了一下对方的尸体,除去两把匕和少量的银角外,根本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物品——你说那些长剑、盔甲和战马?

    在约克郡内,一个不是约克骑兵的家伙,拿着约克骑兵的长剑、穿着约克骑兵的盔甲,骑着约克骑兵的战马,这是嫌自己不够招摇,寻死的节奏吗?

    当迪恩在场中再走了一圈,将那些尸体全部的扔到了损坏的马车上,并且,将其点燃,他看着那熊熊烈火将尸体吞噬后,这才走到了那些战马前,对着马屁股一匹一下,当那些带着嘶鸣的战马都跑的没影了之后,迪恩这才拎着那具间谍的尸体,放在了对方的马上,然后,带着自己的物品跳上了属于自己的马儿。

    向着之前战马奔驰的方向一抖缰绳。

    虽然迪恩并不认为,那些细微的痕迹会被约克骑兵们真正意义上的现,但是谨慎之下,他依旧选择了这样做。

    一片叶子最好的隐藏地是森林,那么马蹄的印子,当然是马蹄之中了。

    就这样足足奔行了一刻钟,回到了那条大路上时,迪恩才再次拨返到了正确的方向上,然后,没有任何停留的策马狂奔。

    毕竟,他现在是在和时间赛跑,任何的耽搁都会造成他绝对不想要见到的后果。

    ……

    ps颓废新书啊~满地打滚的求各种的支持~~~还有关于更新,一般情况下是中午12点左右一章、晚上8点左右一章~~~不是颓废不爆啊,实在是双开的颓废太蛋疼了……根本没精力啊!!求大家善意的鞭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