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科幻小说 > 翡翠之塔 > 第七章 胁迫 上
    “张嘴!”

    满意的迪恩面对着表示着顺从的强盗先生,出了一声低喝,在对方下意识的张开了嘴时,一粒黑色的东西就射入到了他的嘴中——那种腥臭的感觉,让杰克本能的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是一颗**!”迪恩微微低下头,让帽兜的更多阴影笼罩了他的面庞后,这才语气越低沉的说道,“一颗每半年就需要一次解药的**——来自天空之城某位有名的炼金术师!”

    虽然心里有着准备,但是杰克听到了这样的答案后,还是忍不住的瘫软在地,而当听到了‘天空之城’四个字的时候,更是脸色全无——即使是他这样的强盗,也听说过那里的大名:巫师的聚集之地,天空之城!

    “你现在可以将你的手放在你的胃下,是不是感觉到一颗明显的凸起?那颗**的精彩之处,就是这包裹的药囊,足以支撑一天,不被你的胃液所消化——当然,你也可以尝试呕吐,要知道那个**的药囊在沾满了胃液之后,一旦接触到了外面……啧,直接在你的嘴中就可以爆炸了!轰!”

    一边说着,迪恩一边做了一个爆炸的手势,吓得杰克全身一颤。

    “大人,我愿意为您做一切,请您将解药给我!”

    杰克近乎是痛哭流涕的向着迪恩出了哀求。

    “放心,如果你按照我的命令行事,第一颗解药我会给你的,如果做的好,给你彻底的解毒也不是什么难事!”

    迪恩俯视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强盗,阴影中的嘴角微微上翘着——迪恩当然是在欺骗对方,天空之城当然是存在着,类似的药物也曾出现过,不过,那都是传说了;他的手中,当然不可能有。

    但,这又算什么呢?

    只需要对方相信就好!

    “现在,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做——做得好,第一颗半年的解药就可以给你!”

    转换了一种淡淡的语气,迪恩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缓缓的说道。

    “好的!好的,大人!”

    几乎是在迪恩话语落下的那一刻,杰克就忙不迭的点着头。

    ……

    在号角镇的另外一边,足有两公里原的地方,由数颗高大的树木,和堆积起来一人多高的石块中,两个男人正围坐在篝火旁——那些树木和堆积起来的石块,不仅能够有效的遮挡着从号角镇投来的目光,还能够让这火光被遮蔽。

    事实上,相隔了两公里远,除非一些神射手;不然,任谁也无法现这里的一丝亮光,而这也让希德力这个强盗放心的享受着火焰带来的温暖,不过,一想到自己只能够坐在野地中烤火,而杰克、萨多两个家伙却能够住在舒适的房间中,吃着美味的食物,喝着香醇的美酒,希德力这个强盗的心里就开始不平衡起来。

    当然了,这样的不平衡,他可不敢表现在脸上;毕竟,这是坐在对面的巴苏姆分派的任务——虽然都是那位‘野狐’米特的手下,但是他这个普通的手下,和被当做左膀右臂的巴苏姆相比较起来,实在是差的太远了。

    从这次任务是对方当头,而他包括杰克两人在内都是手下,就能看得出他们之间的地位。

    不过,对此,希德力不敢有任何不满;毕竟,面前的巴苏姆可是号称着有接近骑士的实力——而他们一路走来,那些被他们干掉的不长眼的盗匪,则是最佳的证明;面对着实力强大的巴苏姆,希德力不敢不服。

    “头儿,我们还要等多久?”

    虽然不敢有任何的不服,但是面对着这种完全野外的环境,希德力一刻都不想的待下去,他想快一点回到沃邦郡的詹尔领内;最起码,在那里他能够洗一个热水澡,并且拥有一个温暖的被窝。

    巴苏姆没有直接回答希德力,只是冷眼的看着后者,顿时,令希德力打了一个寒颤,非常明智的选择了不再开口,而是专心的的将目光集中在了面前的篝火;而看到了希德力的动作后,巴苏姆才在心底冷哼了一声的收回了目光。

    “好逸恶劳的家伙!”

    巴苏姆心底很是不屑的想着。

    做为米特的头号手下,他非常的清楚自己的老大究竟想要干什么;或者,正是因为这样的明白,他才能够成为米特的头号手下,而对于现在的位置巴苏姆非常的满意。

    因为,他清楚只要这一次的任务完成了,那么就是他巴苏姆飞黄腾达的时候了。

    那时候,跟在米特身后的他,绝对不再是一个强盗,而是巴苏姆老爷了!

    没错,就是巴苏姆老爷,只有真正的贵族才能够有的尊称。

    脑海中的情景,令巴苏姆下意识的看了看远处埋藏的物品,那种不着痕迹的隐秘,令巴苏姆的嘴角下意识的翘了起来。

    不过,即使这样,也没有令巴苏姆完全的放下警惕,当远处传来阵阵轻微的脚步声后,他立刻站了起来,拿起身旁的长剑,一转身就站在了一颗树后;而希德力也不慢,学着巴苏姆的模样,同样的站在了一棵树后,不过,他的手中却是一把十字弓——上了箭矢的十字弓,虽然略带陈旧,但是箭头依旧锋锐。

    “谁?!”

    看到了巴苏姆的手势后,希德力低声喝问着。

    “我,杰克!”

    略带喘息声的回答,那熟悉的嗓音,令紧张的希德力微微松了口气,然后,就看向了巴苏姆;后者并没有走出树后,而是再次向着希德力比划了一个出去查探的手势,看着那样的手势,希德力不情不愿的从树后走了出来,缓慢的向着外面挪动着,手中的十字弓也紧紧的端在了手里,刚刚放下去的心,再一次的提了起来。

    很显然,无论在什么时候,做为探路的人,都将是一个危险的工作。

    尽管已经将巴苏姆的母系亲属骂了一个遍,但是希德力却不得不走了出来——只要他还想在沃邦郡的詹尔领混下去。

    “希德力,你这个家伙磨蹭什么?赶紧过来帮忙抬箱子,萨多肚子上挨了一剑,我的手也受了伤!”

    杰克的声音又一次的传了过来,而且,人也更近了。

    “等等!站在那里,让我看到你们!”

    希德力并没有立刻靠过去,而是出于谨慎,高声喊了一句——事实上,这样的谨慎,更多的是为了表现给巴苏姆看的。

    而对此,巴苏姆却是根本无动于衷,甚至缩在树后的身体动也没有动弹一下;毕竟,在巴苏姆看来,马上要成为贵族的他,可要比这些贱民尊贵多了;更何况,是一群劣迹斑斑的贱民!

    他们最终的价值,也就是只配成为他的功勋而已。

    飞黄腾达的人数永远是有限的,而除去他的老大和他之外,剩余的人,显然只能够获得另外的下场。

    因此,巴苏姆丝毫不在意面前的人是死是活;不论是他身边的希德力,还是走来的杰克、萨多,都是一样的。

    不过,出于对自己小命的重视,他还是小心的对待着面前的局面——

    “希德力,你是故意的吧?如果我的手废了,我一定杀了你!”

    杰克满是怒气的喊道,不过,却站在了原地,并没有再走过来,然后,为了让希德力看得清楚一些,又挪动了一下脚步;而他搀扶的萨多,则也跟了出来,不过,似乎是因为重伤的缘故,萨多的头一直靠在杰克的肩膀上,让人无法看到真实的面目。

    而刚来到了没有阴影遮挡的地方,杰克的语气却是越的不耐烦起来:“看清楚了吗?是我和萨多!”

    “看清楚了!看清楚了!”

    希德力仔细的辨认着对方,当他看清楚杰克的脸,以及杰克手中的箱子时,尤其是后者,希德力贪婪不已的舔了一下嘴唇,那做出来的警惕早已经不翼而飞了——他听得清清楚楚,杰克身体移动到阴影外时,箱子中响起的清脆声,那是金普顿的声音,希德力完全可以确定!

    即使是做梦,他都不会忘记这样美妙的,仿佛是充斥着魔力的声音;而这样的魔力,更是让这位早已等待多时的强盗,向着树后的巴苏姆比划了一个安全的手势后,就迫不及待的冲了上去。

    “干什么,这里面的两百金普顿,按照规矩,我和萨多占两成!”杰克一把闪过了希德力的双手,以更加快的度走到了篝火前,并且大声的喊道:“巴苏姆大人,那个肥羊真的很有钱——光是床头的箱子里就放了两百金普顿!”

    随着杰克的最后一句话,仿佛带着无穷的魔力一般,篝火旁变得寂静起来。

    ps颓废泪流满面的~新书求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