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科幻小说 > 翡翠之塔 > 第四章 夜幕袭击
    当那位侍者再次回来的时候,所有人都能够看到他脸上多出的掌印和血迹斑斑的嘴角;不过,没有人敢说什么,他们都在低着头匆匆的吃着饭,而那些快吃完的,则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离开。

    做为一些商人,他们又怎么敢非议一位贵族老爷呢?

    那位侍者再次出来的时候,嘴角的伤势已经进行了处理,当然不要指望药水和纱布——一个餐馆的侍者可用不起那些东西,只是简单的那水清洗了一下,显得不那么狼狈而已。

    “先生,您的烤肉和麦酒!”

    侍者端着餐盘走到了迪恩的面前——整整多半只后腿肉,就这样整整齐齐的垒在餐盘上,而麦酒则是满满的,稍有不慎就会溢出的那种;很显然,迪恩的这一个铜子花费的物所值。

    当然,那一个铜子的作用,还在继续挥着——

    “你没事吧?还有……对于这里住宿,你有什么好建议吗?干净、安全的那种!”

    以一个陌生人的姿态,迪恩说出了自己的关心,然后,端起了酒杯的迪恩,放慢了语,操着一口南方三郡的口音,看似随意的问道,就如同那些第一次从南方前往北方,到达号角镇的行商一般。

    “当然没事——号角镇虽然只有一间餐馆,但是却有三家旅店,不过,今晚只会剩下一家!”一边说着,侍者一边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很显然,对于此刻生的事情,他已经习惯了,以至于他根本不想在这样的话题上停留了,径直的回答着迪恩后边的问话。

    “虽然,人不少,但是三家旅店的话,应该还是绰绰有余的吧?”

    迪恩故作诧异的看了看四周并不是显得非常拥挤的餐桌。

    “当然,如果没有楼上的那位大人物,将一家旅店全部包下来的话!”

    侍者回答着,很显然,他尽力的掩饰了自己的恨意,但是迪恩却听得清清楚楚;而在这样的恨意下,这位侍者开始了滔滔不绝类似泄般的回答:“那是一位真正的大人物,带着两名护卫,来自翡翠之都的——迎接一位来自远方的客人……”

    说到这,这位侍者的脸色古怪起来。

    “怎么了?”

    迪恩恰到好处的问道。

    “那位大人物的客人实在是有些不成体统,感觉和强盗、土匪差不多!”这位侍者才压低了声音说道,同时,悄悄的指了指楼上最右面的包间,带着一脸的厌恶,“简直和那位大人物……幸运的是,马克队长可是一位真正尽忠职守的人!”

    虽然话语有些含糊,但是迪恩却知道这位侍者想说些什么,因此,他配合着露出了一个同样厌恶的表情。

    “我们应该祝自己幸运才对!”

    接着,得到了足够信息,完全确认的迪恩,端起了酒杯,以一位商人应有的态度,冲着侍者示意道。

    “没错,这又关我什么事呢?我们只要庆祝自己的幸运就够了!”

    点了点头,侍者继续的去忙乎了——至于嘴角的伤?又不是手断脚断,想要拿到当天的工钱,他就需要继续的工作。。

    而看似伏案大嚼,实则得到了最为重要情报的迪恩,双眼则露出了冷冽的目光,不过,却是一闪即逝。

    下一刻,迪恩就高呼道:“再给我两杯麦酒!”

    “好的,先生!”

    侍者再次恭敬的回答着——为那又多出的一枚铜子。

    ……

    而同样的看在两枚铜子的份上,这位侍者将最终醉倒在餐桌前的迪恩,扶到了唯一还能够入住的旅店内。

    “酒、酒,再给我一杯!”

    一路上,迪恩的嘴里还呢喃着这样的话语,直到侍者将他扔到了床上,被连续响亮的呼噜声所代替。

    “我讨厌醉鬼,他们会吐得床上、地板上都是那些秽物,还有那味道,简直是……”

    旅店的老板连续的泄着自己的不满。

    “放心吧,这位先生虽然不是一个大人物,但是却是一个不错的、大方的人!”

    侍者抛了抛自己手中的两枚铜子,让旅店老板的不满声,愕然而止;不过,随后,这位旅店老板就再次嘀咕起来:“号角镇只有一间餐馆,所以,你们总是碰上这些大方的人,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很公平,因为我们冒着风险!”说着侍者指了指自己青肿的嘴角,然后,在指了指醉倒的迪恩,“幸运的是,还有如同这位先生一般的人——只要服务周到,这些刚刚完成交易且初临贵地的商人并不吝啬!而在,号角镇,这样的商人罕见吗?”

    说完,侍者微笑的一欠身,转身向外走去。

    旅店老板不啃声了——因为,这位侍者说得非常对,在号角镇这样来自南方刚刚在翡翠之都出手了一批货物,又前往北方的商人实在是太常见了,常见到了比本地人都多的地步;因此,想要挣一些钱并不难,甚至,可以过得相当富裕。

    也许我也应该开一间餐馆?

    不过,随即他又想起了侍者嘴角的青肿,和刚刚生,却已经传遍了整个号角镇,关于那位餐馆老板娘的遭遇;顿时,旅店的老板就摇了摇头,关上了房门,将那响亮的呼噜声挡在了门后。

    咔!

    而就在房门彻底关死,门外脚步声远去的时候,迪恩双眼一睁。

    ……

    夜渐渐的深了,但是在号角镇的另外一边的旅店内,来自翡翠之都的鲁曼.波拉正在大雷霆——

    “混蛋,他当我是白痴、傻子吗?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竟然敢要一千金普顿!他是在侮辱我吗?是在侮辱我们波拉家族吗?”

    这位之前才在餐馆内威风之极的尊贵老爷一边咒骂着,一边晃动着胖大的身躯,迅的在房间中走了两个圈;而当他再次停下脚步后,这位来自翡翠之都的大人物已经做出了决定,径直的一抬手将他的两个守卫之一,叫了过来。

    “回翡翠之都,去中央骑士团找到那里的副团长,博科次.波拉——他是我的侄子!”鲁曼吩咐着,“你只要说出我的姓名,然后,让他带着一些人来这里;明白吗?记住,要真正的好手!”

    “是的,老爷!”

    尽忠职守的守卫恭敬的回答后,转身就离开了房间。

    随着守卫的离去,鲁曼的愤怒并没有消失,相反更加的浓烈起来,这让他好似一头怒的公牛般,又开始再房间中转起了圈子,之后,更是一把将房间内的一瓶朗姆酒咬开瓶塞,灌了下去。

    鲁曼需要一些东西来浇灭自己的怒火,不然,他绝对认为自己会被愤怒逼疯的——当然,劣质的酒精并不是选;年轻的异性才是最佳的选择,可惜这里是号角镇,而不是在翡翠之都;他并不想在这里为家族惹上什么麻烦。

    毕竟,那位约克侯爵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人物,对方百年贵族的身份,比他们波拉家族,无疑高贵了许多。

    不过,当愤怒和酒精对调时,脑海中总是浮现出一些美妙画面,尤其是之前那位略有姿色的餐馆老板娘,让这位有着勋爵头衔的鲁曼.波拉呼吸急促起来,以至于他不得不又用一口冰冷的酒液来浇灭这样的灼热——但可惜的是,这一口酒液就如同是火上浇油一般,彻底的点燃了他心中的灼热。

    “多克、多克!”

    勋爵大人粗着脖子吼了起来,不过,却没有任何的回答。

    “你这个混蛋,在哪里,快给我出来!”

    脑海中的臆想,让这位勋爵大人,并没有第一时间现不对,反而是因为守卫的不尽责,而骂骂咧咧起来。

    直到全身包裹在斗篷内的迪恩出现在他的面前,把长剑架在他的脖子上时,这位勋爵大人才如梦初醒般的回过神。

    “你在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你面对的是谁,我可是……”

    啪!

    剑脊的抽击打断了这位尊高老爷的话语,而那脸上的两道伤痕,更是让这位尊贵的老爷如同被一张无形手掌掐住了脖子的公鸡,叫也叫不出来,就好似之前的那位餐馆的老板般——至于,用剑脊抽打为什么会是两道伤痕?这自然是因为这位尊贵老爷的脸颊实在是太过于肥硕了,以至于让剑脊两边的剑刃都陷了进去。

    不过,这样同时是有着一些好处的。

    没有等迪恩开口,这位来自翡翠之都的大人物,就顺从的闭上了嘴——越是地位尊贵的大人物,面对自己的鲜血时,越是胆颤;虽然不是绝对的,但是却过了百分之八十,而很显然,面前的鲁曼.波拉不是剩余的百分之二十的硬骨头,即使他负责的是波拉家族的地下生意。

    “鲁曼.波拉老爷吗?”

    压低了声线的迪恩,让语气变得阴沉。

    ps颓废新书期啊~~~求各种的支持~~~收藏、点击、推荐、打赏,一个都不能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