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言情 > 医等狂兵 > 第二百七十六章 一定让你重新站起来
                          
    砰!
    迷小情离开,当房门再次关闭时,刘风转身坐回到了床上。
    “天榜上第五的高手,达到了抱丹的层次了?”
    刘风思索了一会后,突然露出一丝平淡的微笑,“管他那么多呢,现在风哥我的处境也就这样了,你们想玩,本阎王就陪你们玩好了。”
    想到这里,刘风干脆也不睡觉,他盘膝打坐,开始修炼笑仙教他的养气诀。
    自从迷小情离开后,刘风这边倒是没有人再来袭击他。
    可此时,国安某办公室内,周毅正咕咚咕咚的不停抽着烟。
    在周毅的对面,坐着一个中等身材但面带威严的男人。
    这男人看样子,应该有五十岁出头,双眼中透着一丝深邃,可白眼仁上却布满了血丝,他正是彭家现在名义上的主事人,彭千里。
    “周毅,你还要想多久?我二儿子被你们的人抓了,你就想这么一直关着他吗?”彭千里抬手将办公桌上的烟盒拿过来,自己也点燃了一根烟,吐着烟雾说道:“我今天肯亲自过来,你不会让我自己回去的,对吧?”
    面对彭千里的强势,周毅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
    暗雀按照刘风的授意,把彭二少抓回国安,并且毫不顾忌对方身份,利用突击审讯审出了好多事情。
    其中包括彭二少在西藏军区内杀人的事情,还有跟逍遥派一些人参与了好多为人不耻的事情,甚至还扣出一个人体脏器的地下买卖。
    这些都是绝对危害社会安全,更危害到国家安全的事情,国安插手绝对合情合理又合法。
    “老彭,不是我不给你面子。”
    周毅将手里的烟头插进烟灰缸内,苦着脸道:“你家二公子彭允,他……已经认罪了,罪证确凿,我怎么放他?”
    “罪证确凿?”
    彭千里的脸色阴沉了下来,“既然罪证确凿了,你们打算怎么办?”
    周毅又点燃一支烟,用凝重的语气说出两个字:“枪毙!”
    啪!
    彭千里拍案而起,大声吼道:“周毅,好你个周大头,我就两个儿子一个女儿,现在女儿死了,你还要枪毙我的二儿子,你是想跟我彭家结仇吗?”
    唉!
    周毅重重的叹了口气,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老彭,如果我把你二儿子放了,国家的法律即不是被我们这些执法人践踏了吗?”
    “如果真这样,我要求把我儿子交由地方警察来审判,而不是由你们国安来给定罪!”彭千里道。
    周毅立刻摇头,“你儿子在西藏军区内杀死著名科学家司空年,又炸毁一驾军队的直升机,他的所做所为早已经上升到了国家安全的高度,如果不杀他,不足以正法纪。既然我们国安出手了,就不可能交给地方警察。”
    说出这番话时,周毅的脸上也没有了为难之色也彻底消失,换上了一副坚定的表情。
    “好好好。”彭千里怒极反笑,他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那好啊,我的老婆和女儿被人杀害,你们是不是也该还我一个公道?杀人者是一个叫刘风的家伙,你们把他也抓来啊!”
    “刘风?证据呢?”周毅问道。
    “证据,我还没有,但我猜到是他了。”彭千里说出这句话时,自己都感觉有些气短。
    呵呵!
    周毅冷笑道:“你连证据都没有,还想让我们国安抓人?老彭,我该说你什么好呢?这种普通的凶杀案,你应该去找地方警察。”
    尼玛!
    彭千里气得差点暴粗口,一脚将身后的椅子踢开,转身就走。
    “老彭……”
    当彭千里走到门口时,周毅突然叫住了他,“你二儿子的事情,我只能表示惋惜,你也不用再找其他关系了,这件事绝对没有挽回的余地。同时,我要劝你一句,别再做出过格的事情来,至少你还有一个出色的大儿子,你们彭家的辉煌还可以延续,一定不要自误。”
    “谢谢你的忠告。”彭千里说出这句话,语气显得极为生硬,而后推门而出。
    唉!
    周毅重重的叹了口气,然后通过内线电话播了一个号码。
    当电话接通话,他只说出一句话,“关注下刘风,如果他有危险,一定第一时间通知我。”
    ……
    第二天早上,刘风早早离开酒店,他打了一辆车,朝着首都香山赶去。
    在香山附近,有一处占并不算很显眼的大宅。之所以不是很显眼,是因为青砖黑瓦的宅院很普通,但实际上这处大宅真的很大,里面至少是三进的院子,房屋超过二十间之多。
    当然,这样的宅子,而且是接近香山附近,实际上也算不上什么豪门大户。然而这里是真的毫门大户,是曾经显赫一时的首都端木家。
    “端木洪流,你真成为废人了吗?因为你的残废,整个首都都认为端木家第三代再无男丁?这种耻辱,你能忍受?”刘风站在端木家的大院外轻声叹息,而后身形如同狸猫一样,轻盈的一跃而起,翻过大墙。
    端木家在首都一众豪门中,虽然略显衰落,可毕竟是华夏的一个豪门,这个大宅实际上是绝对的全智能化豪宅,可这样的宅子,几乎拥有无死角覆盖的监控系统,却根本没有记录下刘风是如何进去的,哪怕刘风穿梭于宅院中,也没有被监控系统发现。
    经过一段时间的寻找后,刘风到了第三进院子中的一间房门前。
    吱呀!
    刘风推门而入,并且皱了下眉头小声道:“应该是这里了,一股淡淡的药味,看来端木家并没有放弃给洪流治疗。”
    “谁?”
    就在这时,房间内的里屋卧室内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我不吃药,也不吃饭,出去。”
    听到这个声音后,刘风的眉梢挑了挑,并且脸上浮现出一丝悲痛之色,“洪流,放弃治疗,这可不是你的性格啊?这么轻易的就像命运低头认输了吗?”
    刘风一边说着话,一边走到卧室门口。
    在卧室内,一个面色腊黄的青年躺在床上,他的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天花板,根本没看刘风一眼,只是平淡的说出两个字,“出去!”
    “洪流,你这么不想见我吗?”刘风走进卧室,坐在床边的一张椅子上。
    “你……”端木洪流似乎很生气,他猛然扭头看向刘风,紧接着,脸上立刻浮现出了一抹震惊之色。
    刘风抬起手,搭在了端木洪流手腕处的脉门上,“是我,我回来了。洪流,对不起啊,我是两天前才知道你吃了这么多苦,否则我早该来看你的。”
    “你,你真是三号?你是刘风?”端木洪流的表情变幻不定,并且双眼开始变得湿润了。
    “是我,跟我说说,你的腿是怎么伤的?”刘风问道。
    “是陆衍,是那个畜生。”
    端木洪流此时眼泪都了下来,但并没有回答刘风的问题。
    “你不想说,我现在也不强问你。”
    刘风取出一包针囊在床边铺展开,抬手捻出一枚银针,“等我让你重新站起来之后,咱们再好好聊聊。”
    “你说什么?我能重新站起来吗?”端木洪流突然激动了起来,他看向刘风时,一直好似死寂的目光终究焕发了一丝光彩。
    “能!”刘风点头道:“相信我,一定让你重新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