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军事 > 宗明天下 > 第760章 南巡——有关之事
    (对第758章进行了修改,为保证剧情连贯,请书友重新下载阅读)

    “明军派出了多少人,可打下了东兴城?”胡季犛等他答应过了,才问起有关东兴城的事情。

    “父王,东兴城尚未被打下来。明军大概先后出动了七个千户轮番攻城,还动用了七八门炮,可大虞驻守在东兴城的军队仍旧守住了这座城!”胡奃十分高兴地说道。

    胡季犛从他手里接过奏报,看过后冷哼了一声,说道:“明军一共大概只伤亡了三四百人,能认定阵亡的不过一百多人,打出了几十发炮弹,这根本就是佯攻,要么是在试探东兴城有多少军队,要么是在试探咱们坚守东兴城的意愿如何,根本不是真的在攻打。”

    听到胡季犛的话,胡奃又仔细看了一遍奏报,才发现了其中的问题,说道:“原来明军不是在真的攻打。”他之前没有指挥过千人以上规模的战争,对这次和大明的战争又十分紧张,所以之前没有看出其中的问题。

    “不过在对各州县的邸报上,可以依照你刚才说的话来写:东兴城的守军挡住了上万明军的第一番攻打,击杀明军五百人,打伤一千多人,首战告捷。”胡季犛又说道。

    随即他开始教导胡奃:“将佯攻说成是真的进攻可以让我军大部将来在对付明军的时候不至于手脚发软,知道明军是可以对付的,也不是天兵天将。”

    “但战果又不能说的太过。若是战果说的太过,除非有足够的尸首可以证明,否则大家都不会相信,只会以为是朝廷在吹牛,不会有任何用处。”

    “所以父王说了这么一个战果。大虞在东兴城也驻兵数千人,还有坚城可守,上万明军没能攻下城池反而战死五百多人、受伤一千多人停止攻打、等待来日再战十分合理,不会引起人的怀疑,所以这样安排。”

    “我明白了,父王。”胡奃说道。若是给他时间慢慢想他也能想到这些,但这样短的时间内他还想不到。

    他随即走出去,叫来自己的内阁官员,吩咐几句,随后又返回了这间宫殿。

    “父王,您还有什么要吩咐的?”胡奃问道。刚才是胡季犛说让他先去将此事吩咐下去,之后再回来。

    “虽然这只是佯攻,但代表着大明的军队即将对大虞开战了。在此之前的三个月明军可是从未攻打过大虞边界上的城池。”

    “所以必须马上做好对明国开战的准备了。所有的军队除了留在各地预备镇压叛乱的军队外全部调往北方,准备对明国的战争。”胡季犛吩咐道。

    “是,父王。”胡奃说道。

    他随即又好奇的说道:“父王,您之前说过的那个会给明国的皇帝增加麻烦的人或者事情,到底何时发动起来?”

    “快了,他们很快就会发动。明国的皇帝已经到了广州,并且未必会在广州城待多长时间,他们没有时候来犹豫。错过了这个机会,他们就不会再有机会了。”

    “并且事情竟然还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另外一些人掺和了进来,虽然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但是局势肯定会更加混乱。情形对咱们大虞更加好了。”胡季犛说道。

    “父王,这到底是什么事?”胡奃忍不住又问道。

    “你以后会知道的。”胡季犛再次说道。

    ……

    ……

    “杨任生病了?重不重?”允熥坐在早饭的餐桌上,把手里的包子放到碗里,问面前这位广東布政使司衙门的官员道。

    他面前的这位官员十分紧张地低着头。这不仅因为他是第一次单独面见皇上并且得以和皇上说话,更是因为和允熥坐在一起的还有两位皇妃,并且刚才没有回避,即使允熥不在意皇妃被他看几眼,他自己也不敢随便乱看。

    “陛下,杨布政使病情并不怎么严重,但却有些怪异,迟迟不能治好,并且病情越来越严重。这才让臣前来告知陛下。”这个官员说道。

    “朕带来的太医可以为杨卿治病。你回去时就带上随同朕一起来到广東的太医去为杨任看病。另外也搜罗广東所有的名医来为杨卿治病。即使不是广東的,临近省份有什么著名的医生也可。”允熥说道。

    允熥知道,这个年代不管是那个国家的传统医术治疗效果都有限,都有很多治不好的病,而太医虽然理论上是全国医术最高明的一批人,但面对一些疑难杂症未必比民间的医生更会治,所以除了让自己身边的御医去给杨任治病,他还让广東布政使司征召民间的名医。

    “是,陛下。”这名官员马上答应道,并且见允熥没有其他什么事情吩咐了就退了下去。

    允熥继续和两位爱妃吃早饭。但或许是上天注定他这顿早饭就像他这一世的第一顿早饭一般不能好好吃下去,很快王喜又过来通报:“陛下,本地锦衣卫的主事之人请求面见陛下。”

    “让他进来吧。”允熥看了看面前的食物,说道。然后他赶紧开始吃没吃完的早饭。

    没过一会儿,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仍在人堆里找不出来的人走了进来,对允熥行礼说道:“臣广東锦衣卫主事范明见过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允熥赶忙将最后一个包子吃下去,让也已经吃饱了的熙怡和李莎儿回避,和他说道:“范爱卿起来吧。”

    等他站起来后,允熥又问道:“有何事奏报给朕?”他之前从未见过这个叫做范明的人,也没什么好寒暄的,所以直接问话

    “陛下,有件事情臣不知是否应该报知陛下。按照一般的情形这样的事情都是上报京城的锦衣卫。但是陛下现在此处,臣以为或许他们或许会惊扰到陛下,所以臣前来向陛下请示。”范明说道。

    “到底是何事?你这么犹犹豫豫的?”允熥不耐烦的说道。因为早饭接连被打扰,他现在的脾气可不怎么好。

    “陛下,是臣发现,最近广州城内有些原来为牙人、行会之人的人有些不寻常的动静。”范明马上说道。

    “不寻常的动静?是什么动静?”允熥问道。

    “陛下,这些牙人或者行会之人都是因为陛下之前的改革致使家传了数代的本事再无用处坐吃山空之人。他们在听闻陛下下令暂缓施政后很可能会得寸进尺,希翼恢复之前的情形,有可能惊扰到陛下,所以臣来向陛下奏报。”范明说道。

    =================================

    感谢书友菜园上的菜菜、龍之魂魄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