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其它小说 > 缠魂乱 > 第353章
    三皇子就是权力最高的人了。众人都点点头,觉得再在御花园这里逗留也没意思,便都相携离开了。

    众人都离开了之后,赵明祁才在最后离开,不为别的,他就是想要看看是不是还会有人出什么幺蛾子。等到人都走了之后,赵明祁也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人,或者特殊的东西,便也感到无趣,摸了摸鼻子,便也离开了这里。

    等众人离开之后,自然会有专门负责御花园的下人将这里打扫干净。

    这边,月娘径直离开了皇宫之后,走到了皇宫门口,如今皇宫门口早已冷冷清清的,只有一支一支巡逻的侍卫,月娘也觉得没有意思,便没有再在皇宫里转悠,这座皇宫如今给她的感觉已经没有当初那么神圣了,剩下的便只有一处又一处的凉心。

    月娘走到了皇宫门口,看到皇宫门口并没有来接自己的马车,月娘心里这才明白,皇后娘娘原来定的计划是要在皇宫里用过晚膳,游园会才会结束,但是,如今因为这场变故,她早早的就离开了游园会。

    就在月娘不知道该在皇宫里再转悠一会儿,还是自己回府的时候,便看见旁边驶来了一辆马车。月娘一边想着该怎么办,一边想着该怎么回付府,她可不想就这么走着回去,她非得走断了一双腿不可。

    “付姐姐!”就在月娘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便听见身后传来了一名女子娇美的声音。

    月娘闻言,转过身去,她倒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结实了个声音这么娇美的女子,不过,月娘也不好奇了,今天在御花园里遇到的匪夷所思的事情已经够多了。

    不管是什么太子无缘无故找她的麻烦,还是皇后娘娘要将她押进大牢,又或者是墨大将军出手救了她,她都已经经历了这么多,不管接下来来的人到底是好还是坏,她都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了。

    不过,听着女子声音这么甜美,还叫她“付姐姐”,想必也是刚才从御花园里出来的女子吧,只不过,她刚才已经和皇后娘娘闹的这么大,应该是不会有人再来找她才是。

    但是,月娘也不认为这个女子就会这么好心,她见过的坏心肠的女人,多了是了,刚才在御花园里,那个身份最高贵的皇后娘娘,不就是一个吗?哦,对了,还有那个太子殿下,没事的时候,一口一个“月妹妹”叫的很是亲热,一出了什么事情,就立刻改口,成为“付大小姐”了。

    不过,月娘也没有这么急着就对面前的这个女子做出什么判断,等月娘转过身之后,才注意到了面前这个女子一张容颜是多么惊艳。

    同时,月娘的心里也有着疑惑,这不是刚才在御花园里大出风头的京城第一美人,也就是丞相的女儿,楚漓凝吗?

    “楚妹妹有事?”月娘虽然不知道这个楚漓凝想要做什么,但是她现在并没有对她做什么事情,月娘自然也是没有不搭理的理由的。

    “妹妹只是来恭喜姐姐今日躲了这么一件事情,早先我还一直担心姐姐会不会出什么事情,没想到姐姐竟然这么巧妙的就解决了这件事情,只是,妹妹心里不明白的是,为何姐姐会和墨大将军有所交集?据妹妹所知,墨大将军在离开京城,去往边塞的时候,姐姐还没有……还没有回到付府才是。”

    楚漓凝一下子说了这么一大堆,说完,还期待的看着月娘。

    月娘想起来这个楚漓凝今天在御花园中的表现,似乎和众多大家闺秀的关系都不错,想来平日里也是和他们都有些交集的,只是,月娘并不喜欢和这些大家闺秀有什么交集,自然和楚漓凝也不是很熟悉。

    “楚妹妹多虑了,不过,我还是要多些楚妹妹的关系,至于楚妹妹的问题,我却回答不了了,不是我不想回答,实在是因为我也不知道这个墨大将军为什么会出手救我,我并没有见过这个墨大将军。”月娘淡淡的解释道。

    楚漓凝似乎很是不可思议:“原来是这样的吗?既然付姐姐说你和墨大将军并不相识,但是为什么墨大将军却派了卫公公来救你?”’

    月娘淡淡的瞥了一眼楚漓凝:“我能回答楚小姐的就是这些,至于楚小姐信不信我说的话,就是楚小姐自己的事情了。”

    听了月娘的话,楚漓凝的脸色有些未变,她也注意到了月娘话中语气的变化,不仅有语气的变化,之前还叫她为“楚妹妹”,如今直接唤她为“楚小姐”,由此看来,可能月娘是真的生气了。

    “姐姐说什么呢?妹妹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觉得太不可思议了罢了,我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姐姐说和墨大将军没有见过,而墨大将军却还会出手相助罢了,并没有别的意思。”楚漓凝连忙解释道。

    月娘此时心里已经没有了当初对楚漓凝的好感,现在月娘觉得楚漓凝也没有表面上表现的那么柔弱,况且,月娘和这个楚漓凝之前并不认识,也没有见过,如今楚漓凝一上来就和她套近乎,叫什么“付姐姐”,这可真是让人恶寒的。

    这还不是重要的,对于月娘来说,楚漓凝一上来就问她这种敏感的问题,她不计前嫌,回答了,她竟然还不满足,还质疑她。呵呵,她倒是想要知道,她有什么资格让她给她解释?他以为他们很熟悉吗?

    “没有别的意思?那看来是我误会妹妹了!”不过,月娘也没有继续纠缠下去,既然这个楚漓凝已经说她没有这个意思了,那她在纠缠下去,就说明她不讲道理了,她还不想将自己的名声弄得这么糟糕。

    “是啊,姐姐,妹妹原本就没有那个意思,刚才可能是妹妹说话没有说清楚,姐姐还是不要生气了。”楚漓凝看月娘没有再继续说什么,脸色也好看了很多。

    月娘看了楚漓凝一眼:“我本来就没有生气,不过,今天我没有去成大牢,倒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呢。”

    “姐姐说笑了,有墨大将军出手相救,姐姐就算是想去大牢,也是没有机会的,墨大将军今天对你这么好,想来也是舍不得看你进大牢的。”楚漓凝拿出帕子,捂住嘴巴,轻轻的笑道。

    “妹妹说话还是注意点的好,我和墨大将军没有一点关系,这件事情我已经解释很多遍了,我并不认识什么墨大将军,也没有见过他一面,如果楚小姐还揪着这件事情不放的话,还是去问墨大将军吧!楚小姐这么国色天香,倾国倾城,想必墨大将军一定会对你知无不尽的。”

    月娘看着楚漓凝的眼睛,她虽然不知道这个楚漓凝到底想要做什么,不过听着楚漓凝说的这几番话,月娘也差不多明白了,这个楚漓凝是来套她的话呢?不过,楚漓凝怎么也不好好想想,像她这么个人,对皇后娘娘和太子殿下都那么不客气,又何况她只是个丞相府的大小姐呢?

    果然,楚漓凝听到月娘这么说,顿了一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月娘看着楚漓凝的样子,觉得很是好笑,这么一个千金大小姐诶,还想着来套她的话吗?

    “我本来还一直操心,想着该找谁帮帮付姐姐的,没想到付姐姐已经得了墨大将军相救,看来是妹妹操心了,不过,妹妹也没有别的意思,至于墨大将军,妹妹也仅仅是在几年前,墨大将军去边塞之前,见过几面而已,和墨大将军还没有那么深的交情。”

    楚漓凝耐心的和月娘解释着,想必楚漓凝也没有想到,她竟然这么难缠吧,还这么斤斤计较,不过,这也不能够怪月娘,因为今天她在皇宫里受的憋屈已经够多了,她已经看够那个皇后娘娘和太子殿下的脸色了,她不想如今终于摆脱了皇后娘娘和太子殿下,如今又来了个楚漓凝。

    虽然说楚漓凝没有太子殿下和皇后娘娘那么难缠,但是毕竟身份摆在那里,丞相府的大小姐,虽然说没有皇后娘娘的身份那么尊贵,但是总得来说也是不能惹的。不过,她付葭月也不是什么好欺负的主儿。

    “那姐姐还是要多谢妹妹一番操心了。”月娘客气的说道,她如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也不知道该和楚漓凝说些什么,便只能道了声谢,不管楚漓凝说的事情是真的还是假的,不管楚漓凝说的她操心她该怎么办,是真的还是假的,如今楚漓凝都这么说了,月娘又怎么能一点都不表示表示?

    楚漓凝听了月娘这话,又是一阵轻笑:“姐姐客气了,你我是姐妹,还说这些客气话做什么?姐姐以后还是不要和妹妹这么客气了。”

    月娘点点头:“好。”

    既然楚漓凝都这么说了,正好月娘也不喜欢这些客客气气的东西,自然是欣然答应了的,况且,楚漓凝现在一口一个姐姐叫着,让月娘也不好朝着楚漓凝发火。

    即便月娘在皇宫里受了皇后娘娘和太子殿下那么多气,如今楚漓凝却是没有惹她,她自然也不会主动去招惹楚漓凝的,自然也没有说什么不好听的话。

    “月姐姐这是要回付府吗?”楚漓凝又问道。

    月娘点点头:“我倒是想回去,不过,爹爹还没有派马车过来接我,想必我要在这里等一会儿了。我可不想走着回去,恐怕我这双腿都会被走断的吧,。”

    “姐姐多虑了,不如就搭妹妹的马车回去吧?”楚漓凝轻笑,并且向月娘发出了邀请。

    月娘犹豫了一下,她这才是第一次见楚漓凝,楚漓凝就对她这么热情,这中间会不会有什么阴谋?刚才在皇宫里,在御花园里,看着楚漓凝和皇上还有皇后娘娘相处的都还挺不错的,如今知道了她不喜皇后娘娘,又来主动招惹自己,主动和自己说话,这不得不让月娘心中犯了疑惑。

    月娘还记得她刚刚在御花园中,说皇后娘娘的那番话,她壮着胆子,问着皇后娘娘:莫不是因为皇后娘娘在其中做了什么手脚吗?刚才皇后娘娘还差点因为打碎了一个破杯子,而想要治罪呢,想必这些年来,皇后娘娘为了巩固自己的后位,也一定在暗地里偷偷的不知道做了多少手脚,杀害了多少想要争宠,想要争抢后位的嫔妃吧,不然可想不出来什么这是什么原因了,如此一来,身在后宫的各位妃子们,可要小心点了,不要轻信了身边的什么人,万一这个人就是皇后娘娘安排在你们身边的卧底呢。

    想必这一番话也让楚漓凝听进去了,如此一来,她更加猜不透楚漓凝的心思了,她总觉得楚漓凝并不像她表面表现出来的这么简单,这么单纯。

    她要是真的简单,真的单纯的话,又怎么会在她刚刚得罪了皇后娘娘和太子殿下的时候,不仅不对他疏离,还主动的来找她说话呢?如今竟然还要请她和她一起乘坐同一辆马车,这究竟是为了什么?这个所谓的京城第一美人,所谓的丞相府大小姐,又怎么会是表面上这么简单呢?

    想必如果她今天没有在御花园上的游园会上发威,想必现在所有人还认为她也是一个柔柔弱弱,能够堪比的上这个所谓的丞相府大小姐的吧。

    月娘又想到她反驳太子殿下的那些话,想到她说既然太子殿下都替皇后娘娘说了,皇后娘娘的心里是很希望游园会能够顺利进行下去的,只是,皇后娘娘和太子殿下为什么要如此咄咄逼人?甚至还要将月娘押进天牢里?仅仅是因为月娘不小心摔碎了一个杯子?还是附属国进贡来的杯子?皇后娘娘和太子殿下就如此大动干戈,月娘可真的一点都看不出太子殿下说的什么,皇后娘娘的心里是很希望游园会能够顺利进行下去的。

    想必这番话也是让楚漓凝震惊的吧,想必楚漓凝还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么一个不顾一切,甚至不害怕皇权,甚至还敢和皇后娘娘还有太子殿下公然反抗的女子吧。。

    毕竟月娘虽然不是像楚漓凝一样,是从小在京城里长大的大小姐,但是好歹在身份上,付葭月也是不输给楚漓凝的,甚至月娘涨楚漓凝一岁,楚漓凝还管月娘叫做姐姐。

    月娘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多谢妹妹的一番好意了,我还是在这里等着爹爹派人来接我吧,毕竟今天在皇宫里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想必爹爹现在已经得到消息了,我不能让爹爹待会派人白来了一趟。”

    “姐姐大可以派人去和付老爷说一声,就说姐姐乘坐我的马车先回去了,就不劳烦付老爷来接一趟了,这样岂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吗?”楚漓凝朝着月娘一笑,倒是不介意刚才月娘说的那番话,仿佛就当月娘和她是很好的姐妹一样,比亲姐妹还要亲的那种。

    月娘却还是摇了摇头:“妹妹这番话说错了,爹爹派人来接我,怎么是劳烦他呢?想必爹爹此时心里也是很担心我的,我还是等爹爹派人将马车驾过来,也省的爹爹操心了。”

    楚漓凝听了这话,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原来是这样!那妹妹我就先走了,妹妹不耽误姐姐的时间了,想必待会付老爷应该也会派人来了吧。”

    “嗯,你先走吧。”月娘点了点头,没有再挽留楚漓凝。

    楚漓凝走了之后,月娘才感觉到身后一抹一直盯着自己的眼神,刚才楚漓凝在这里的时候,月娘一直没有往后看,到底是谁向她投了这么深邃又认真的眼神,如今楚漓凝离开了,她也就没有什么顾忌了。

    转过身去,月娘看到的是一个穿着墨黑色袍子的男人,缓缓的朝着她走了过来,男人的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坚毅和刚强,像是久经沙场的人才会有的表情。

    月娘只看了男人这一眼,就将男人的容貌记住了,这个男人长得很是有辨识度,一双桃花眼看起来很是妩媚,像是和着一脸的刚毅很是不搭配,但是这个五官组合起来,却又是很奇特的搭配。

    月娘的心中不禁感叹了一声,这个男人怎么长的比女人还要好看?虽然身上的气质和女人身上的气质截然不同,但是这双眉眼,这个五官,确实和女人一样精致,看起来像是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娃一样。

    这个男人一路走来,路上的侍卫和太监们都纷纷露出了很是尊敬的眼神,这种眼神,是月娘在看到他们见到太子殿下的时候,都没有流露出来的眼神。

    而这个男人的身后,跟着一个月娘算是比较熟悉的人了,便是刚刚在御花园里赶来救她的那个卫公公。

    “啊,奴才就知道付大小姐肯定没有离开,看来奴才真是猜对了!”卫公公看到她没走,立刻眉开眼笑了起来。

    “卫公公今日这么开心?”月娘之前也算是成了卫公公的一个人情,如今对待卫公公,自然是比较客气的,而且,看着卫公公的表情,也倒像是真的开心一样。

    卫公公笑眯眯的说:“当然了,刚刚是墨大将军说让奴才一定要留住付大小姐的,可是,付大小姐在和皇后娘娘还有太子殿下说完话之后,便离开了,奴才当时没有跟上,生怕完不成墨大将军吩咐的事情,如今看到付大小姐没有离开,奴才心里自然是高兴的。”

    月娘看着卫公公的样子,也笑眯眯的点点头,她能够看的出来,卫公公说的这番话都是真心实意的,卫公公看来倒像是很尊敬她和墨大将军一样,因此,月娘也没有说什么话,来为难卫公公。

    不仅仅是因为之前卫公公及时传话,救了她一次,还因为卫公公的表情,让付葭月从卫公公的脸上,看不出一丝虚假的意思,这足以看出,卫公公表现出来的,都是真感情。

    “没关系,慢慢来吧,你家小姐我刚来付府的时候,不也是不适应吗?诺,你看看本小姐,现在已经在付府里打成一片了!”月娘得意洋洋的看着竹苓,像是在炫耀什么东西一样。

    竹苓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到底有什么好炫耀的啊,不过,竹苓是越来越跟不上月娘的思维了,也不知道是月娘太多变,还是竹苓太笨。

    “好吧,小姐,竹苓会努力的。”竹苓有些沮丧,她刚才又有点跟不上月娘色思维了,这让竹苓觉得自己真是没用,都和月娘在一起生活了这么久了,竟然还是这样。

    月娘却不以为然,反而是一副“孺子可教也”的样子,看着竹苓,其实,在月娘的心里,竹苓能做成现在这个样子,已经是很好的了。

    “好了,小姐,不要再打趣奴婢了,说说您和谢三公子的事情吧。”竹苓调皮的朝着月娘眨了眨眼,在竹苓看来,月娘对谢三公子还是很好的。

    虽然还比不上和付铭瑄的关系,但是毕竟付铭瑄是付葭月的哥哥啊,谢白再怎么关系好,比起付葭月和付铭瑄来说,他也只是个外人罢了。

    而就算是“外人”,月娘对其也是挺好了,更何况,这次谢三公子还舍身救了付葭月一命,想必两人的关系肯定又进一步的加深了吧。

    听到竹苓说起谢白,月娘的心里又是一阵发愁,谢三公子这个人情……真是不好还啊。

    “竹苓,你说,这次我欠了谢三公子这么大的一个人情,应该怎么还啊?”月娘的眼神很是空洞,一双美目此时没了光彩,愣愣的看着竹苓。

    竹苓想了想,觉得救命之恩确实是很大的恩情,而至于这个恩情,自然不是一点小恩小惠就能够换的清的。

    “小姐,竹苓认为……您不如就以身相许吧!”竹苓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一脸的不怀好意。

    其实,竹苓只是开玩笑说的,因为谢三公子这次救了月娘,这是救命之恩啊,这么大的恩情,可能这辈子都偿还不完的。

    “你……你瞎说什么呢?”月娘却突然涨红了脸,一脸无奈的看着竹苓,她早就知道竹苓会这么说,毕竟上次谢白刚来找自己的时候,竹苓就这么调侃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