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汉魏文魁 > 第四章、彼采葛兮
    是勋很清楚自己的不足,既然工作并不繁忙,就干脆把剩余的精力全都浪费在学习上了——想要将来有更大的展,就先得充实自己啊。曹操藏了不少书,就比是家要丰富好几倍,此外荀彧也有不少藏书,是勋见天儿借出来抄写和研读。只是因为曹操重实务而不重经学,所以他主要借的都是些史书,比方说《史记》、《汉书》、《东观汉记》之类的,有时候也就一些史事向曹操讨教。曹操倒是知无不言,并且对他的好学大加赞赏。

    借了书回来,是勋就自己抄写——抄一遍也就等于背一遍了,抄书虽然累,但为了加深记忆,这活儿也最好不要假手于他人。只是反正抄了书是自己读,他也就放开了,不写隶书、章草,而写行楷。每当抄书的时候,他都会格外怀念有纸张的年月——唉,简牍也只有写错了方便拿小刀刮掉,就这么一丁点儿的好处罢了。

    大概是看他工作不算太辛苦,还有大把的时间用来学习,所以曹操后来一现马镫,就干脆把这活儿也交给了是勋。收降了青州黄巾以后,曹军的人数瞬间膨胀了一倍,达到四万多,但是马匹却少,总共也不过两三千骑而已——可是光给这两三千匹马制作和安装马镫,那就是一个不小的工程,是勋被迫连续在鄄城忙了将近十天,连休沐日都没法儿回家。

    等他终于把该忙的都忙完了,可以稍微喘一口气了,出了鄄城返回自家的庄院,立刻就收到了三封信——那是李乾跑了趟徐州,顺利达成使命返回以后,给他捎过来的,也不知怎么的没在城里交给他,却派人送到了庄院当中。

    第一封信是是宽写的,说兄弟你留在兖州也好,以后徐、兖之间的联络就靠你啦,至于你想讨要的几名家奴,很快就收拾好了给你送去——是勋眼前不禁就又浮现出了小丫环月儿的俏模样,忍不住就用袖子掩了口,猥琐地轻笑一声。

    第二封信是曹宏写的,说我们曹家内部得以和睦,全都是宏辅你的功劳啊,我们兄弟绝不会忘。可是你也别忘了,你跟我侄女儿还有婚约呢,到时候可要派人来迎娶啊——于是是勋眼前便又浮现出了另外一个袅娜的身影。他很满意,自己下半身……啊不,下半生基本上算是有保障了。话说等将来曹丕称了帝,会不会封曹豹的闺女,也是自己未来的媳妇儿一个郡主哪?那老子不就变成郡马了么?

    第三封信是陈登写的,简单介绍了一下是勋离开以后徐州内部的形势,还说对于莒县县令被杀一案,以及袁术潜藏在徐州的密探,他进行了一番细致的调查,已经锁定了嫌疑人,只是目前还没有实打实的证据,所以就先不透露了。是勋边看边挠下巴,心说这奸细究竟是谁呢?是自己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在历史上有没有留下名字来?苦思半日,不得要领。

    是勋接到李乾帮忙递送的信件,是在初平四年的二月初,然后到了这月的月底,果然有一支小小的队伍从徐州赶来,领头的就是当初在是家服侍过自己的那个世代老奴。这支队伍一共包括了四辆马车,由张闿率领二十名徐州兵护送,是勋一瞧,嘿,全是熟脸儿,都是当初跟自己一起保着曹老太爷到兖州来的琅邪兵。

    至于那四辆马车,三辆上都装着金银财帛,老奴告诉是勋,那都是是家和曹家送给他的日常用度,顺便递上是宽的信,内容不外乎“狡兔三窟”四个字。是勋琢磨着,是著本来就不大会理家,是纡终究是老四,看起来这回是宽回来,是仪不在的时候,家族内外事务就全靠这位三哥来主持了。

    第四辆马车上,就是那小丫环月儿,但奇怪的是,跟着月儿下车的竟然还有另一名女子,看穿着是个下人,看式还是在室女,十五六岁年纪,乍瞧上去貌似有点儿眼熟。

    见了是勋,那女子赶忙跟月儿一起屈膝行礼,开口就说:“见过主人。奴婢本属曹家,是专门服侍女公子的,此番曹公将奴婢转送给主人您了。”说着话,就从怀里掏出一方契约来,递给是勋。

    原来如此,是勋这才恍然想起来,当日在雪中“偶遇”曹豹家的小姐,也就是自己未来的媳妇儿,貌似这小丫头也就跟在身边儿呢,所以自己还有点儿印象。接过契约文版一瞧,原来这丫头姓康。他随手就把文版扔给了跟在身旁的管家鱼他,然后问:“你姓康,名字叫什么?”

    那丫环绞着双手、垂着眼睑,一副老实木讷的样子,回复道:“禀主人,奴婢没有名字,因为家中行四,所以女公子都叫我四儿。”是勋心说老子身边已经有个巳儿了,就别再来个四儿混淆视听啦,挠挠下巴,猛然间恶趣味涌起,开口道:“那我给你起个名字,以后你就叫康敏好了。”再瞧一瞧那小丫环,也就中人之姿,心说这样货色老子肯定是不收的,将来还是把他嫁给个姓马的吧。

    “奴婢谢过主人赐名,”康敏说着话,又从怀里掏出样东西来,双手呈上,“这是我家女公子……曹家女公子叫奴婢捎给主人的。”

    是勋接过来一瞧,原来是一个杏黄色的荷包,上面还绣着一只怪鸟和一行小字:“彼采葛兮。”

    是勋知道这句话出自《诗经·王风·采葛》,原诗很短小,共分三段:“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表达的是一种思念之情。捏着这个荷包,他不禁一股暖流涌上心田,想不到那曹家小姐还有这份心思哪。行啊,老婆你既然这么深情款款,老公我就对天誓,过两年一定去迎娶了你,并且一辈子对你好就是了。

    他指指荷包上的怪鸟:“难道这就是鸳鸯?”康敏还没答话,月儿先在旁边笑了起来:“公子……不,主人,这不是鸳鸯,这是比翼鸟啊。”是勋闻言,不禁吓了一跳,心说我这老婆绣工还瞧得过去,但这画技还得磨炼啊……其实鸳鸯我都是蒙着眼睛瞎猜的,只是觉得大姑娘绣荷包送情郎,没可能绣一只翼手龙……

    当下“嘿嘿”一乐,就把荷包系在腰带上。就这么一转脸的功夫,他突然想到,未婚妻送我个荷包也就罢了,为啥要把贴身的丫环也送给我呢?她就算真想送,也得老丈人曹豹答应啊……这究竟是曹小姐的意思呢,还是她老爹的意思,甚至是那“谗慝小人”曹宏的意思?送个丫环过来真是为了服侍老子吗,还是为在老子身边安插个眼线?

    想到这里,不自禁的就觉得后脊梁有点儿凉。他仿佛已经看到了两年以后,当把媳妇儿娶进门来的时候,康敏跑过去大献殷勤——

    “小姐你可来啦,奴婢已经把这家上上下下全都摸了个门儿清。这家里肯收好处的,全都已经笼络住了,不肯收的,都割了喉咙埋在后院儿当花肥呢。还有,这是家里的账本儿还有各房的钥匙,老爷当日吩咐过的,姑爷的来往信件、公文,也都抄录在此……”

    脑洞越开越大,是勋就觉得那股凉气从后脊梁一个劲地往上蹿,转过头去就问鱼他:“咱庄上有姓马的没有……”

    这一天晚上,是勋因为想念当初在是宅中月儿帮自己搓背颇为受用,所以就吩咐烧了水来洗浴。话说他倒并没有什么不轨的念头,只是让老爷们儿帮忙挫背和让年轻姑娘帮忙搓背,感受是截然不同的——除非那老爷们儿是专业的,可以一边叼着烟卷儿,单手裹着毛巾,动作不疾不徐,丁点儿烟灰都不沾到客人,最后还能把客人全身的污泥都搓成个大药丸子,不留一丝一缕在垫着的毛巾上……

    可惜,这年月估计找不到这种专业人士了,所以与其让那些不专业的大老爷们儿给自己搓,还不如换个小姑娘来顺便养眼——而既然要养眼,才刚雇来那几个粗使丫头当然派不上用场啦。

    佣人们很快就推进屋来一口大木桶,盛满了热水,是勋脱得一丝不挂,舒舒服服地泡进去,一直泡到全身的皮肤都开始红,额头哗哗地往下淌汗,这才半是呻吟,半是呼唤地叫一声:“进来吧。”

    水汽缭绕当中,小丫头低着头,迈着迅疾的小碎步就进到屋中,绕至是勋背后。是勋把身子朝前一俯,把整个脊背都露出水外,随即就觉得一只缠着手巾的纤纤小手按到了自己背上。“嗯嗯,”他满意地瞇着眼睛,“可以重一点儿……”话音才落,就觉得一股大力从脊背上直透五脏六腑——我靠那是纤纤小手吗?那是有辆坦克从我背上碾过去了吧!

    他“啊”的一声惨叫,从水桶中蹿起两尺来高,随即就本能地在空中一个百八十度大回旋,才稳稳站回桶内。这才看清,原来站在自己身后帮忙搓背的竟然不是小丫环月儿,而是管巳啊!

    他愣愣地望着管巳,心说这罗莉怎么跑进来了?管巳两只袖子卷得高高的,露出与她身高相比就绝不纤细的胳膊,右手上还缠着手巾呢,也目瞪口呆地望着他,然后目光从他脸上缓缓地下移,经过胸脯、腹部,直到……“啊~~”这回出惨叫的是管巳了,只见这小罗莉举起双手来捂住了自己的脸,一个猛子就朝屋外蹿去。随即是“咣当”一声,估计是冲出门外的时候踢到了什么东西。

    是勋不禁也低头瞧了一眼——嗯,水位还是低了一点儿哪……小罗莉这回你可大饱了眼福啊。话说,当日自己出恭遇袭的时候,两手提着裤子,先是背着那俩刺客逃跑,然后打个旋就摔翻在地,管巳那罗莉真的只瞧见了自己的光屁股么?

    啊呀,好冷好冷,他赶紧又缩回水里去了——隔了好一会儿,进来的终于是月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