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汉魏文魁 > 第二章、飞龟舞蛇
    吕布入兖是在初平四年的十月份,距离曹操在济北国内收降百万青州黄巾的初平三年冬十一月,相隔将近一年的时光。当初曹操采纳是勋的建议,打算派遣任峻组织那些降人屯田,但却只能来年也即初平四年的开春再动手了,而且还必须先得等徐州送来种子和耕牛。于是留下五千兵马继续监视、看押那些降人,自己率领余部退往鄄城。

    即便天天喝稀粥,要养活这百万降人一冬,那开销也是非常之大的,当然不可能让他们白吃饭。于是曹操一回到鄄城,就跟才从东武阳赶过来的陈宫、荀彧商量,找了很多活儿给那些人干——比方说挑选精壮训练,比方说征男丁去修补城墙,或者趁着土地还没冻硬开挖一些水渠,再比方说组织妇女纺织、裁衣,等等。

    而是勋在蛇丘县呆了整整四天,一直等到管巳基本恢复健康了,才带着她前往鄄城去跟曹操会合。他从徐州带来的那些兵丁,早就在张闿的率领下原路返回了,如今跟在身边的都是曹军,于是分出一小队曹军,保护同时监视着管亥,回到黄巾营地去帮他挑人。

    管亥并不清楚是勋要做些什么,因此除了他指名的前千乘行商鱼他,以及一个名叫谢徵的烧炼士以外,光挑了两个木匠、一个石匠、一个皮匠,全都是单身,还挑了两个会织布做衣的寡妇。是勋见到以后,多少有点儿哭笑不得——你以为我真是为了起庄院在找仆佣吗?他问管亥:“没有铁匠?”管亥摇头:“但凡会一点儿打铁手艺的,都被曹兵带走了。”

    是勋一想,是这个道理,想打仗就得造兵器,要造兵器自然铁匠多多益善,曹操抢先下手把会打铁的全都掳走,那也在情理当中。再问管亥:“就没人会造纸?”管亥有点儿茫然地摇摇头,说虽然不明白你点名要会造纸的干嘛,难道想要画符,但我也给你认真地问了、找了,咱那边儿真没这号人。

    是勋暗中叹息一声,只得暂且作罢。

    自从他穿越到了这个时代以来,就基本上没有见过几张纸。官署之间的公文往来、士大夫家庭的日常使用,也包括各类藏书,基本上还是用的竹简或者木牍,偶尔也有素帛。简、牍太沉,用起来不方便,而素帛价格太贵,不是一般人家使起的,就连朝廷政令都很少使用——纸呢?不是说蔡伦就已经明纸了吗?就算工艺不过关,流传面不广,自己在乐浪完全见不着犹有可说,为啥在关东也没瞧见过多少张啊?

    是勋本来想找几个会造纸的工匠,圈起来好好搞一搞研,研究出几种质量好、便于书写的纸来批量生产的,可惜计划一下子就被从根儿上断掉了。

    还是后来偶尔问起曹操来,他才明白其中的缘由。

    那回曹操听是勋提到纸,就从自己书架上翻啊翻的老半天,才从一堆牍片当中翻出薄薄的一摞来,估计不过两打,都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他向是勋展示,说:“纸好啊,比帛廉价,又比简牍轻便。但是很可惜的,原本的造纸作坊都在两京附近,还有益州,但因董卓之乱,东西隔绝,咱们就很少能搞得到啦。”

    是勋追问道:“难道关东就没有纸吗?”

    曹操想了一想,回答说:“孝灵皇帝之时,东莱左伯能造好纸,可惜失传了……听闻会稽山阴有剡溪纸,可惜没有见过。”

    是勋建议曹操派人潜入河南、关中,或者渡江去会稽,找一些造纸匠回来,大力展造纸业。曹操笑一笑:“如今州中事务繁冗,又兼外敌觊觎,造纸并非急务。宏辅想要用纸,等我去跟文若商量一下,据说他那里还存有十几张空白的。”是勋心说就十几张纸有屁用啊,只好悻悻然地辞别了出来。

    不过再后来偶尔跟那名烧炼士谢徵闲聊,倒是有了意外的收获。据谢徵说,他们教中其实经常用到纸,用来画上符、烧成灰,和水饮下,可治各类急症。虽然画符的纸又黄又糙,质量很次,而且一般也就手掌见方大小,但好歹也是纸不是么?是勋追问他那些纸是从哪儿来的,他是否认识会造纸的匠人,谢徵想了一想:“来源小人也不清楚,至于匠人……小人可以去找过往的同伴打听打听……”是勋赶紧伸手一拦,且住!他心说你要是冒冒然再去跟那些黄巾同伴联络,被曹操的人打探到了,会怎么想?可别连累了我呀。这事儿暂且放下,咱们等个一年半载的,等风声缓一点儿了再说吧。

    谢徵一开始真以为是勋要找他炼丹,还连声致歉,说自己修行不足,还在摸索阶段,三五年内是别想能炼出强身健体的丹药来的啊,更别说长生不老之丹了。是勋拍拍他的肩膀:“我找你来不是为了炼丹啊,是为了研究火药啊。”

    谢徵一脸的茫然。是勋心想对于一件这时代压根儿就没明出来的东西,要想解释清楚了,倒真不是桩容易的事情。于是他干脆先摆出了用途:“你知道战阵之上,常用火攻,要是有一种矿药可以剧烈燃烧,甚至于爆炸……”谢徵问啥是爆炸了?是勋只好比个手势,再模仿一下声音:“嘭!就这样伴随着剧烈的火光、浓烟,还有惊雷般震响……”

    谢徵恍然大悟,开口道:“飞龟舞蛇,愈见乖张!”可这回轮到是勋迷糊了:“你说的这是啥呀?”

    谢徵解释说,这是魏伯阳《周易参同契》上的话,说“若药物非种,各类不同,分剂参差,失其纪纲”,也就是说炼丹的时候用错了药,君臣佐使不对,就会导致“飞龟舞蛇,愈见乖张”——这里“龟”是指浓烟,“蛇”是指火苗,浓烟滚滚,火苗乱蹿,应该就是是勋所说的“爆炸”了。

    是勋连连点头,问他怎么样才能导致爆炸呢?谢徵低头沉吟了一会儿,回复道:“小人隐约记得先辈的记录中有写,把雄黄与硝石并融于水,可以避免爆炸,想必不用水炼,而用火炼,应该就会生爆炸的吧?”是勋摇头:“不是雄黄,应该是硫磺。我记得是把硫磺、硝石和木炭按照一定比例混合,再研磨成粉,就可以制成火药了。”

    他这是想做黑火药,要谢徵去好好试验一番。谢徵面露为难之色,说这事儿太危险啊,那可是会伤人甚至死人的呀?是勋冷笑着一呲牙:“我只需禀报曹公,说你仍在传布邪教,你认为他将会如何处置?是帮我做实验危险啊,还是违逆我的意思危险啊?”

    谢徵吓得打了个哆嗦,只好应承下来,但是说手头材料不够——木炭好说,随时可以伐木烧制,但硝石和硫磺就得找地方去现掘了。是勋想了想,说不必那么麻烦,这类矿物又不罕见,鄄城里应该能找得到,反正咱们只是先做实验,用量也不必大啊。

    过了几天,他趁入城当值的机会,跟荀彧探问了一下,荀彧说“有~”——原来这年月,硫磺和硝石都是中药材,大夫经常拿来治病。于是各讨得了两三斤,转头就在庄院外半里地的山坳里盖建了一座小小的院落,作为谢徵的居处和实验基地。

    是的,是勋这时候已经有了自己的庄院。在他抵达鄄城,正式加入了曹操阵营以后,曹操就遵照此前的承诺,赏赐给他两百亩田地、一座小小的庄院,以及粟八十斛、绸缎百匹——曹操本人虽然生活俭朴,但是并不吝惜于赏赐臣下,只要对方确实有用,更别说是勋还曾经救过他老子和兄弟的性命呢。

    是勋很快就带着管亥等人搬进了庄院,此外他在鄄城内还有一所不大的宅第。那个千乘的行商鱼他暂充了管家兼账房;木匠开始打造家具;皮匠开始糅皮,打算给是勋做两双皮靴和一条皮裤;那俩寡妇开始织布裁衣。是勋对寡妇们没有特别的要求,只是画下图样,要她们先缝出几条丝绸的平角内裤来。终于有内裤穿了,他这个乐啊——呜哇,这绸内裤果然顺滑,感觉就是爽!

    只有石匠暂时还没啥用武之地,是勋叫他先搜集着石料,都给凿成一尺长、半尺宽的石板,能攒多少是多少,至于用途,其实他现在也还有点儿小含糊……

    那些田地就都归了管亥和白老五,他们还经过是勋的允准和帮忙,从黄巾的“集中营”里讨来了十几个当兵还嫌嫰的半大孩子,跟着学耕作。管巳也想帮忙,但是被管亥一眼就瞪回去了:“你赶紧趁着还有时间,好好学学针线活儿,还有煮水做饭啥的!将来那谁……那谁就靠你伺候啦,难道那些粗活还指望着大妇来干不成?”

    管巳噘着小嘴,不情不愿地离开了,回到庄内,就拜那两个寡妇为师学习女红,然后当天晚上,十根手指就全都打上了绷带。恨得她跑去找白老五比武,不动手,光上脚,就把白老五踢得满头是包。

    当然啦,一所庄院,再加一套宅子,光靠这些人是不够的,支撑不起一个家来,其余的厨娘、门房、仆役等等,都从鄄城内雇佣。此外是勋还特意写信给是著,希望他能把小丫环月儿和从前伺候过自己的那个老奴给送过来。

    是勋还写信给太史慈,说袁氏和公孙氏争夺青州,你们母子呆在那儿太危险啦,还是赶紧到兖州来找我,我来安置你们。第三封信写给是仪,一样劝是仪辞职南下,带着是峻前来投靠自……写到这儿悚然一惊,赶紧提起刻刀来把最后几个字刮掉了,改成劝是仪到郯城去跟儿女们团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