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汉魏文魁 > 第一章、祸起萧墙
    当曹操在济北收降了百万青州黄巾的时候,袁绍还在跟公孙瓒鏖战,其子袁谭与公孙瓒的部将田楷、单经、刘备等人,从初平二年的冬季一直厮杀到初平四年,将近两年的时候,袁家终于彻底夺取了原本作为缓冲地带的青州,据说“州境被掠一空,野无青草”。

    其间公孙瓒的主力在界桥战败以后,又曾再度南下冀州,但结果还是殺羽而归,他掉过头来就攻杀了幽州牧刘虞。而袁绍趁着幽州的动乱,血腥镇压了黑山黄巾于毒等部,又与从长安逃出来的吕布联合,攻打张燕,将势力伸入并州。

    按照原本的历史,这段时间里曹操都在兖州消化百万青州黄巾,但是效果很不明显。初平三年年底,袁术被刘表断了粮,被迫引军东进,侵入陈留,结果被曹操击败。曹操随即打着为父报仇的旗号攻打徐州(还有一说,一伐徐州是在曹嵩遇害之前),就有一个很大原因是粮草不济,要跑才刚丰收的徐州去抢粮。

    但是因为是勋这只小蝴蝶的横空出世,徐、兖两州的历史被彻底改变了。且说李乾奉命出使徐州,因为打通了曹宏和陈登的门路,所以一路是畅行无阻。曹宏还劝陶谦,说我军占着华、费和任城,徒耗钱粮,不如卖曹操一个面子,全都撤回来算了——他是陶谦面前第一宠臣,他说的话比陈登还管用哪,陶谦当即应允,下令两军都撤出兖州,曹豹返回郯城,臧霸等将则北上莒县一带,防止青州的战乱蔓延到徐州来。

    至于曹操要求的物资,陶谦大笔一挥,送上粮食一百万斛,并借给耕牛四百头——耕牛太宝贵了,这个舍不得白送。

    陶恭祖已经老了,只想安安稳稳地在刺史任上做到死,然后把大位顺顺当当地交到儿子手上。可是交给陶商还是陶应呢?他却总也拿不定主意,眼见得麋竺支持陶商,曹宏支持陶应,见天儿的在他面前争论,搞得他头疼脑热的。但其实这是麋、曹两家商量好了,演的一出戏,把老头子的精力耗费在挑儿子上,总比耗费在培养儿子上要强。

    但是随即就有喜讯传来。因为徐州去年丰收,陶谦就给屯驻雒阳的河南尹朱儁运送了不少物资,增援了三千兵马,还表朱儁为行车骑将军。他的本意是想靠朱儁来牵制长安的李傕、郭汜,可是想不到李、郭用了贾诩之策,召朱儁去长安觐见,那个愚忠的家伙竟然就真的听命了。不过朱儁还朝以后,李、郭为了安抚陶谦,让朝廷下诏加封陶谦为徐州牧。老头子这个高兴啊,下令郯城之内家家挂彩,户户摆宴,大庆五日。

    那边曹操接到了徐州送来的物资,又听说曹豹等人已经主动撤兵了,真是喜不自胜。如此一来,任峻负责的屯田大计便可以全面上马,曹操还特意调来东阿令枣祗做他的副手——这点竟然奇异地跟原本的历史完全一样。

    然而蝴蝶的翅膀终究只是在兖、徐两州扇动,还没有波及到别的州郡,于是刘表按照原定计划卡断了袁术的粮食补给,袁术被迫挥师北进,侵入陈留,结果被曹军一战而败,南退到了寿春。曹操并趁此机会全面杀入豫州,很快便将大半个豫州都收入掌控当中。

    初平四年秋季,屯田初见成效,迎来了第一次大丰收,就此曹操兵精粮足,开始了全面的对外扩张——这回不再是按照原本的历史去伐徐州、打陶谦了,而是要往死里揍袁术。因为比起原本的历史来,在这条时间线上,曹操对袁术的痛恨更要猛增个好几百倍。

    曹军六万,有一半是青州兵,此外陶谦也派了别部司马吕由率五千军前来相助,袁术军五万余,双方在汝南的汝阴、慎县一带交上了锋。一开始曹操进展挺顺利,连胜好几仗,但随即袁术就联合了汝南、颍川的黄巾渠帅何仪、何曼、刘辟、黄邵、共都等人,从侧翼夹攻曹军。这些黄巾帅各有部众数万,虽然多为老弱妇孺,真正能战的也就几千,但加起来也上了两万,况且还熟悉地理,实在很难对付。于是曹操被迫派曹仁、曹洪、乐进等将率三万兵马前往征剿,因而正面对袁的兵力就不足了,被迫停下脚步,双方隔着颖水对峙。

    这一天的黄昏时分,曹操和表弟夏侯惇巡营归来,在大帐前甩镫下马。夏侯惇不禁感叹一声:“没想到这马镫还挺好使。”曹操点点头,提起自己坐骑一侧的木镫来瞧了一眼:“见到此镫,便不由得我想起宏辅来了。”

    那还是是勋才刚投到曹操麾下不久后的事情,某次两人并骑而出鄄城办事,跨上马背,走出去没几步,曹操就现了对方脚踩的那新鲜玩意儿,不禁抬起马鞭来一指:“宏辅,此是何物啊?”

    是勋解释马镫都解释疲了,也不回答,只是双腿用力,踩镫站起,并且左右扭动了一下腰肢。曹操的眯缝眼儿立时又瞪得鹌鹑蛋一般大,“嗖”的一声飞跃下马,跑过去就要扳起马镫来瞧。倒吓得是勋一个趔趄,赶紧抽脚离镫,匆匆忙忙地下了地。曹操把马镫翻来覆去地瞧了老半天,左边瞧完又瞧右边,完了还用马鞭敲一敲,“嘡嘡”作响:“铁的?这可太靡费了。用木头做行不行?”

    是勋回答说:“可能不耐用,功效是不会两样的。”曹操抬起头来琢磨了一下:“找结实点儿的木头,再刷上漆,应该能行——我军的骑士,全都要配上这、这……”是勋接口道:“马镫。”他心说貌似三韩和日本古代的马镫,就是木头涂漆的,应该也都能用吧。

    “对,马镫,”曹操扬鞭一指,“那便都交给宏辅你了。”——这是是勋接到的第一桩重要任务。

    如今再想起这件事来,曹操不禁手扳着马镫,微笑起来。但是随即他又长叹一声,转过头去问夏侯惇:“可惜志才啊,天不假年。志才过世以后,我就一直在想,你说让宏辅来接他的位置,行不行?”

    夏侯惇皱了一下眉头:“宏辅才能是有啊,就是太年轻了——我倒觉得荀文若推荐的那个郭……郭嘉,可能更合适一点儿。”

    “年轻又怎么了?想当年我做雒阳北部尉的时候,那才多大?再说郭奉孝也比是宏辅大不了几岁。”曹操说完这句话,突然思路又瞬间漂移,一边放下马镫,和夏侯惇并排进入大帐,一边朝东边努努嘴,问:“你去那边儿瞧过了没有?”夏侯惇点点头。曹操问:“怎么样?”

    夏侯惇撇一撇嘴:“不怎么样,凑数的货色。要说徐州,陶谦身边那几千丹扬兵是很厉害啦,其次要算臧霸的亲卫,其他的么,嘿嘿嘿~~”

    曹操来到大帐正中坐下,“呵呵”笑道:“丹扬兵?那是陶谦用来保命的,怎么会派出来帮咱们。还记得咱们当年在荥阳汜水吃了败仗,去丹扬募兵……”

    话还没说完,就听帐外有人禀报:“梁国有急使前来。”

    “急使?”曹操和夏侯惇对望一眼,一摆手,“让他进来。”随即帐帘一挑,一名小军官满身都是尘土,快步奔进,单膝跪倒,呈上一份木牍。夏侯惇接过木牍,递给曹操,曹操一边解绳子,一边问:“汝梁国境内,能有何急务?难道是起了民变吗?”

    小军官气喘吁吁地回复:“禀将军,前数日……成阳令押运粮草入我国内,在卢门亭附近遭遇袁氏的游军,粮草尽被焚毁……”

    曹操大惊,“刷”地就站起身来,高声问道:“袁氏游军到了梁国……成阳令如何了?”小军官回答说:“恐怕已经殁于乱军之中了。”

    “啊呀!”曹操大叫一声,颓然而倒,“哀哉宏辅,痛哉宏辅!”

    夏侯惇赶紧扑过去扶住他:“主公勿悲,是宏辅虽是文吏,弓马颇熟,亦非早夭之相,未必便会罹难。不如我即刻率军前往梁国,歼灭那袁氏的游军,寻得宏辅归来……”

    “你……”曹操愣了一下,但随即便宁定了心神,“你不要去,让妙才去,他行军快……”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过头去问那小军官,“袁氏游军有多少人?何人统领?”小军官禀报:“三到五百,都是骑兵,未张旗号,不知何人为将。”曹操立刻朝帐外唤道:“唤妙才来,要他率七百骑兵前往征剿!”

    话音才落,就听得帐外传来一片喧哗之声,随即帐帘再挑,一将未得通传便疾冲而入。曹操和夏侯惇都是大吃一惊,两人不约而同地就都把手按到腰悬的刀柄上了。却见此人进帐后便即跪倒,高呼:“主公,大事不好了!”

    曹操细细一瞧,原来是李乾之子李整,忙问:“琇成,你如何来了?何事不好?”

    李整惊惶地禀报道:“那张邈、陈宫、许汜、王楷等人,叛迎吕布入兖,说要代主公为兖州刺史。兖州郡县,除鄄、范二城外,都已6续倒戈,如今尽数归了吕布了!”

    “啊呀!”曹操大叫一声,往后便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