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汉魏文魁 > 第二十九章、裸身而来
    管亥等人被推出大帐去了,是勋脸上不禁露出了惊骇和恼怒之色。曹操明白他的意思,一把抓住他的手,压低声音说:“宏辅不要疑心,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不会反悔。我只是让兵卒们好好看住了管亥他们,别让他们偷偷跑了。”

    是勋瞧瞧曹操的眼睛,算是勉强相信了——这时候管亥这头“猪”已经入了虎口,他就算不相信,那也没办法再扭转局面啦。

    这回受降的时候,曹操安排在各方围堵黄巾的主要将领、幕僚,也大都赶了回来,当下曹操拉着是勋的手,就给逐一介绍——有治中从事毛玠、东郡从事吕虔、济北从事李乾,这些是兖州刺史系统的属吏;还有别部司马厉锋校尉曹仁、别部司马曹洪、折冲校尉夏侯惇、军假司马陷阵都尉乐进、军司马于禁,再加上任峻任伯达、戏贤戏志才,这些是行奋武将军系统的部下。

    是勋跟他们逐一见礼。他最想见到的,其实是那位著名的“荀令君”,但可惜并不在座——估计还在东武阳帮曹操镇守着大本营呢吧。

    曹操一边介绍属吏、属将,一边不住口地夸赞是勋,什么“少年老成”啊、“腹有锦绣”啊、“智计无双”啊,那套话是一串儿一串儿的。是勋连连作揖,表示不敢当——他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可不敢听了这些牛皮就从此飘飘然了。最后曹操说:“家父也多亏了宏辅保全,才得以生还兖州——来,去疾,你我一起向宏辅谢过此恩此德吧。”

    是勋这才注意到紧靠着曹操正座的竟然是曹德——我靠老兄你真的一开始就在吗?还是半中间闪进来的?抱歉我又没注意到……

    眼看曹操兄弟就要跪倒在地,向是勋致谢,是勋赶紧给扶住了。曹操是一扶就起,不禁使是勋腹诽:就你那力气,真要想跪我扶得起来吗?拜托多少挣扎一下吧,你这戏也演得太假了,跟你昨儿想要砍我的时候,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嘛。

    曹操紧紧攥着是勋的手,表情格外诚挚,对他说:“听去疾言道,宏辅你并未出仕陶恭祖,仍是白身,既然如此,那就别回徐州了,还是来帮我吧。州内从事、各县长令、幕府参军,你随便挑啊,就算郡守、国相,也不是不可以商量的。”

    是勋心说你还真敢许愿,我一个白身,连孝廉都还没有举上,要是瞬间跃升到二千石,天下士人的唾沫星子不把我淹死,也要把你淹死了——哪怕刘备,他也先在平原令上晃了一晃,才进位平原相的不是吗?曹操想要招揽他,这早在他的预料之中。其实他还没到曹营来呢,就察觉到曹德有这个意思,只要曹德跟曹操一说,曹操肯定会征辟自己啊,只是倘若没有此前那一番惊心动魄、峰回路转的游说,对方不会端出那么些高级职务来让自己挑就是了,顶天儿也就是个州掾。

    所以对此他早有定计,当下淡淡地一笑:“并非是某不愿侍奉曹公,奈何臣裸身来……”

    “臣裸身来”,这是个典故。话说当年汉高祖刘邦开基创业的时候,陈平离开项羽,前来相投,刘邦挺看重他,拜为都尉,任为护军。但是不久就得到小报告,说陈平大肆收取诸将的贿赂,钱给多的,他就安排个好位置,钱给少了,他就给安排个差位置。刘邦召陈平来责问,陈平就说:“臣裸身来,不受金无以为资。”

    这里的“裸身”,当然不是说陈平脱得精光溜溜,一丝不挂地来见刘邦,而是说他没带什么资产,所以要是不收贿赂,那压根就活不下去啊,光您给那点儿俸禄,不够我吃的啊。如今是勋也是同样的意思,你曹操要我留在兖州,行是行,可是我家在徐州啊,亲戚、产业都在徐州啊,孤身一人上你这儿来了,我靠什么吃饭哪。

    他早就已经拿定主意了,既然已经傍上了曹操,那干脆就不回徐州去了——一个人多自在,比呆在是家还得看好几个哥哥的脸色,要强上一万倍。而且他是打算卖了徐州的,这要万一哪天陶谦醒悟过来,自己就是张松第二……啊不,第一。还不如先闪了,徐州的雷就让陈登、曹宏他们顶着去。

    “宏辅放心,”曹操赶紧说,“卿救了家父性命,家父百万资财,就算全都资助了你,那也是应该的……”是勋心说应该是应该,也得老头子答应啊,老头子还没死,你还没继承遗产呢,空口许诺管蛋用啊。当然曹操也不会光拿老爹的财产说事儿,他当即承诺,只要是勋肯留下,财产、田宅,那肯定是不会短缺的。

    是勋趁热打铁,说还有一事要请曹公允诺,曹操说你说出来听听,只要我能办到的,无有不允。

    昨晚把曹嵩和曹德接回来以后,曹操兄弟就抵足而眠,谈了一整夜,曹德把一路上的经历,还有自己和是勋的种种推测,全都告诉哥哥了。曹操当即就抄起枕边几案上的水杯,狠狠地掷在墙上,砸了个粉碎——“袁术,我与汝不共戴天!”

    曹操跟袁术那也是多年的老交情了,即便比不上跟袁绍铁瓷,那也完全到了“托妻献子”的地步。跟曹操有这类交情的一共三个人:一是袁绍,袁绍曾经把家眷托给曹操照顾;二是张邈,原本的历史上,曹操一伐徐州的时候,就把家眷托付了给张邈;三就是袁术,当年曹操得罪了董卓,匆匆从雒阳落跑,把老婆孩子全给扔了,还是袁术帮忙保护起来,并且最后送回到陈留郡的曹操身边。

    可是后来袁氏兄弟相争,曹操跟着袁绍,就跟袁术敌对了,但其实也还没有真正撕破脸。如今倒好,曹操心说所谓“君子绝交不出恶言”、“一人之罪不及妻孥”,你却竟然丧心病狂到这般地步,要几次三番派人刺杀我爹!“且待来年粮秣充足后,某便大起三军,下颍川、取南阳,去砍下那狗头的级!”

    所以今天曹操对是勋是衷心的感激,一方面想尽办法也要把是勋给留下来,另方面不管是勋提什么条件,只要自己拿得出来,也不影响到地盘、权势,那肯定是无所不允啊。

    于是是勋当着众人的面,竖起三枚手指来:“勋此番来助曹公收降青州黄巾,其意有三:一,为使兖州危而复安,战事可早日止歇;二,彼等都是大汉子民,只为豪强欺凌、张角蛊惑,这才走上了邪路,百万之众,更多妇孺,谁忍心见他们填于沟渠呢?三,那管亥与我有恩,故此特来救他性命。”

    曹操吃了一惊:“管亥如何对你有恩?”

    于是是勋就把复甑山上的往事备悉道来——当然,他篡改了管亥让喊的口号,光说管亥要他们奉拜中黄太乙而已——末了说,自己因为伤心君亲遇难而哭哑了嗓子,全靠管亥一吓才得痊愈,有恩不报,非为人也。

    曹操捋着胡子:“如此说来,这管亥知道礼敬孝子和大儒,倒也并非一无是处嘛。”

    是勋就趁机求告:“因此请求曹公把管亥赐予是某。是某既然答允留在兖州,需要家仆、奴婢,希望曹公让我在黄巾降众里挑选,如此则管亥便由是某监视,曹公只要信得过我,便应该相信管亥不会再反。”

    曹操“呵呵”地笑:“我当然相信宏辅你啦。如此说来,你答应留下来了?希望担任何职啊?”是勋明白曹操的意思:你要是真的留下来帮我,就把管亥赐给了你又如何?你们还能翻出我的五指山去吗?你要是光想着带这些黄巾余党跑……嘿嘿,倒要研究研究,究竟是何用心。

    是勋回答道:“勋驽钝之才,徒有唇舌而已,不通军事,如何敢入公幕?”老子才不跟你上战场打仗去呢,那得多危险啊,我还是留在后方好啦——“加之又不通实务,未举孝廉,如何敢与在座诸君相较?曹公如日,诸君如星如月,勋不过萤火之光罢了。一记室足矣。”

    曹操瞥着是勋,心说这小子行啊,年纪虽轻,倒很会做人嘛。是勋刚才那番话,先是假模假式地谦虚一把,然后拿“未举孝廉”四个字点一点曹操:你现在是一州之长,有能力向朝廷举荐人才的,我这个孝廉的资格就拜托你了;最后他还捧一捧在座众人,说我不敢跟诸君并列——是勋对曹家有厚恩,但对曹操阵营的功劳还谈不上太大(徐、兖合纵之事,终究还没最后敲定),要是一跃而和这些跟了曹操好几年的老人们一般高低,难免人心不服,到时候是勋本人肯定会受排斥,而曹操也未必不遭部下们暗中抱怨。

    曹操是不知道,是勋前后两世的年纪要是加起来,比他年岁还长呢。论起实际办事能力,是勋前一世就很一般般,这一世就更二把刀,但要论起社会经验来,肯定过一般闷书斋里读死书的士人啊。再说了,相关问题他已经想过很久了,又不是临时拿的主意,怎么可能不考虑得面面俱到呢?

    他说“一记室足矣”,所谓“记室”,就相当于是秘书、文书。其实记室也分三六九等,三公和大将军手下都有“记室令史”,秩百石,俸禄虽然不多,但比起刺史自辟的僚属来,含金量可高得多了。当然是勋不是要那种职位,就是想要曹操也给不起,他的意思是:我马马虎虎在你手底下做点儿文书工作得了。

    “那岂不是太委屈宏辅了吗?”曹操劝了一句,然后凑近了问:“不如暂授从事之职,宏辅帮我去跟陶恭祖言和,如何?”

    是勋闻言一惊,别介啊,我不打算再回去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