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汉魏文魁 > 第二十八章、无礼冒犯
    就仿佛演义上庞统要先蛰伏在耒阳县,等张飞来巡视才展示才学,然后将出鲁肃和诸葛亮的荐书来,是勋这回见到已经把曹操基本说服了,赦免管亥和徐、兖合纵的两个论题全都得以通过,这才把曹德的家书,还有陶谦的公文全都掏了出来。

    陶谦的公文很简单,也就是假模假式地慨叹一下天子蒙难、汉世衰颓,然后恭祝曹操入主兖州,最后鼓励他要勤劳王事,安靖地方。曹操当兖州刺史不是朝廷任命的,而是地方上推举的,推举完了找俩名士、官僚给“表”了一“表”,别说这表章朝廷会不会通过了,就连能否安全送达长安,大家伙儿全不当一回事儿。所以陶谦这些废话,其实是表示自己承认曹操兖州之主的地位,并且暗示咱们可以再加强一下往来。

    至于从前因为分属不同的阵营而产生的种种龃龉,甚至在边境上有过的冲突,也包括这回曹豹、臧霸侵占兖州的土地,那是压根儿提都没提。

    曹德的信更简单,光说是勋既是咱家亲戚,这人又很有本事,值得信托,希望老哥你不要怠慢了人家。

    这一来曹操的态度更加热情了。是勋趁热打铁,说不妨我这就前去劝说管亥投降,你派人做好收缴武器和安排屯田的事宜,同时再派兵去蛇丘境内把你爹你兄弟你侄子都接过来吧。时间不等人,要做大事就得争分夺秒啊!

    于是当天下午,是勋就跑了一趟黄巾大营,直截了当地跟管亥说,曹操已经答应赦免你了,当然也赦免了原本在处决名单上的其他几名黄巾领,你们这就放下武器,赶紧投降吧,晚上一刻,恐怕就要多饿死几个人。管亥召集部将们商议,大家都把手一摊:“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咱们还有别的路可走吗?”

    还有人不放心,就问是勋:“曹操真的打算饶过咱们?他不是想把咱们诓骗出去,然后设下埋伏,一鼓成擒吧?”是勋撇嘴笑笑:“你们现在就是笼中之鸟、釜底游鱼,他只要再围上几天,你们全都得饿死,还用设埋伏坑陷你们吗?”

    管亥点点头:“我相信是先生不会害咱们,但是……曹操还有别的条件没有?”是勋就说了,曹操不会立刻放你们回去,恢复普通农民的身份,他得先把你们圈起来屯几年田。大致说明了一下屯田的规则,管亥说也就相当于给曹家为奴,先种几年地呗,只要他肯给农具、种秄,这活儿咱们接了——你别看老子打仗不灵光,种地可是把好手。

    是勋暗暗撇嘴,心说就这年月的技术、经验,哪怕你吹牛说是种地的状元,那又能有多大能耐了?你一亩地能打出五百斤粮食来吗?得意个屁啊!

    于是当天黄昏时分,青州黄巾就分成百人百人的一个个小队,开始按照指定路线往曹营行去。曹营旁架起了大锅,熬着薄薄的稀粥,给这帮饿殍吊命——得用兵器换粥喝。等到天黑,收降行动就暂且停止了——谁知道会不会有那贼心不死的家伙趁机会去偷袭曹营啊?

    是勋陪着管亥殿后,在黄巾大营里多呆了一宿。这一宿当然不至于再饿死什么人,一则身体最弱的那些已经赶在天黑前送出去了,另方面百万人的大营,覆盖面极广,光挖草根也能再挖个一两天。管亥就用草根熬了锅黑乎乎的汤,还端了一碗递给是勋。

    是勋的肚子“咕噜噜”的叫啊,他这一整天除了在曹营门口啃过几口干粮以外,就再没吃过什么东西了,所以很自然地接过了碗,仰头就是一大口——我靠,好难喝!他差点就没吐出来。想起来自己十三岁之前,呆在穷沟里,那也是整年喝这玩意儿啊,怎么如今养尊处优了,竟然就不习惯了呢?就算朱元璋当了皇帝以后,不也照样捏着鼻子还能灌进“珍珠翡翠白玉汤”去吗?

    对了,捏鼻子——是勋一咬牙,一捏鼻子,就把整碗草根汤都灌下喉咙里去了,权当喝中药了吧。管亥一直望着他,完了问:“还要吗?”是勋忙不迭地摇头,把碗递回去:“不用不用,我已经饱了。”

    “你还真能喝得下去,”管亥脸上的褶子竟然舒展了开来,“你这个士人先生,真的跟其他人不大一样啊。你说你费劲巴拉的,非要救下我的性命做啥?我都不把自己的命当命啦。”

    自己怎么跟其他士人不大一样呢?是勋默默地问着自己。他是从两千年以后穿越而来的,心里面基本上就没有这个时代士大夫普遍的“君子”、“小人”的区隔,不觉得管亥这些泥腿子跟曹操之类地主老爷在人格上有什么高下之分。况且初来此世的时候,自己也是个泥腿子啊。

    在理智上,是勋明白这个时代泥腿子不可能翻身,农民革命毫无胜利的希望,自己要想踏实活下去,并且活得更好,就必须要想办法混进地主圈子里去——要不然他也不会冒名顶替、李代桃僵到营陵去啦;但是从感情上,他虽然不至于象很多文学作品当中高大全的主人公那样,见到流民就哀叹阶级剥削、阶级压迫的不公,上了战场就唤起拯救国家民族的历史使命,但对于管亥这些有过几面之缘的人,不管他是农民也好,是地主也罢,终究不愿意看到他们无辜就戮——当然,管亥是不是无辜,那还得打上个问号。

    唉,自己终究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不是什么英雄豪杰,做不成什么大事业,真是有愧于“穿越人士”的头衔啊。

    这时候,是勋是跟管亥并排坐在那顶破洞漏风的大帐外面——他们是真正的“坐”,而非跪坐,岔开两条腿,屁股贴着地面——望着几乎漆黑一片,只有寥落几点火光的营地。是勋越想就越觉得心境悲凉,而自身可悯。于是他把身子朝后一仰,双手支撑着地面,仰望无垠的星空,淡淡地回答管亥的问题:“我要是说因为你治好了我的哑病,所以一次再一次地报恩,你信吗?”

    管亥转回头去,目光散乱,也不知道在望向哪儿,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随口道:“你说是就是吧。你救了我的命,还救了大家伙儿的命,你说啥就是啥喽。”

    “我救了你的命,可没有救大家,你们迟早还是会降的,当然前提是先砍了你的脑袋……”是勋继续仰望星空,他跟管亥两人既象是在对话,又象是在自说自话,“可你要是死了,令爱……你闺女管巳得伤心死……”

    “她对你没恩哪,她还捉过你,甚至用箭捅过你,”管亥有气无力地说道,“你救了我的命,也救了我女儿的命,我们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才好啊。”

    “管巳十六岁了吧,等你们安定下来,安心种地,你就得把她给嫁出去了吧……”是勋深吸一口气,干脆摆明了说,“不如嫁给我如何?”

    “嗯?”

    是勋咬咬牙关,重新坐直身体,转过头去,借着璀璨的星光,仔细观察管亥脸上的表情:“我刚刚定了亲……你知道咱们门第悬殊,我是不可能娶管巳做正室夫人的,但我保证,绝对不会亏待了她,绝对不会有负于她。那亲事是长辈所定,我无法自主,但我对你闺女,那是……那是真心实意的……我可以对天誓,或者对你们的中黄太乙誓,你叫我对谁誓都行!”

    他已经很努力地挤出这些话来了,但是很可惜的,管亥的脸上丝毫表情也欠奉,仿佛是勋是在讲别人家的事情一般。是勋耐着性子等了好一会儿,管亥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开言道:“我不想让闺女出嫁,我希望她一直能够陪在我的身边,当然啦,那是不可能的……你没有当过爹,不明白我的心情。所以啊,我不管,你自己跟她说去,她说行就行了,我也没有法子……”

    翌日继续受降,管亥和另外十几名黄巾领最后出,由是勋陪同,被一整队曹兵押解着,进曹营来见曹操。虽然已经答应了饶过他们的性命,但是传统流程还是要走,门面活儿还得要做,所以他们全都反绑了双手,垂着脑袋,报名进入大帐。进帐后立刻跪下,按照是勋事先教好的说:“某等无礼,冒犯了曹公的虎威,特来请罪。”本来是勋教他们说“某等叛逆”,但是管亥临到投降也要再坚持一把,说:“我们是降曹,不是降汉,我们是为了打一个太平天下出来,说什么‘叛逆’?”所以只好改成“无礼”了,那意思是:我们造反对不对的另说,但不该跑来侵犯你的兖州,还请恕罪。

    曹操赶紧下座来双手虚搀,说:“过去的事儿咱就不提了,汝等既然诚心来降,以后就是曹某的子民。”关照卫兵:“送他们出去,解了绑缚,赐予酒食,好生款待着。”同时悄悄地使个了眼色。

    是勋正好瞧见他的眼色,不禁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