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汉魏文魁 > 第二十七章、遂乡认亲
    是勋再次端起架子,其实是因为瞧不明白曹操的表情,所以打算把灶火烧得更旺一点儿,他才好继续炒菜。果然曹操当下又要磕头,是勋赶紧拦住,这才把自己的想法合盘托出——

    “戏先生的忧虑不为无因,百万黄巾,三十万户口,此刻料已断粮,正当冬季,无以求食,即便分给他们荒地耕作,也缺乏农具,缺乏种籽,连过冬的粮食都找不到,很容易再次起而造反……”

    曹操不再慎着了,连连点头:“如何处置?”是勋答道:“孝武皇帝元狩四年,曾下屯田之令,曹公还记得吗?”曹操闻言恍然:“先生的意思是说,可以令百万黄巾集合起来屯田,以资军用?”

    是勋微微一笑:“孝武皇帝行的是军屯,如今可以民屯、军屯并举。拣选黄巾之中可用之丁,使之军屯,忙时耕作,闲时训练,期以一年,即可得十万精兵,且粮秣不虞匮乏。再使余者民屯,官家贷以种籽、农具,甚至是耕牛,所获留其口粮与次年种籽即可,五成以上产出皆可入官。如此则有三益:其一得兵,其二得粮,其三,以军伍部勒,集中垦荒,派人督促、监视,也可使他们再难啸聚为盗。如此三年五载,即可化民屯为正常民户,那时候兖州户口繁茂、田地丰沃,岂不是曹公芟夷群雄、重安天下的良好基础吗?”

    曹操得以称雄北中国,其实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屯田。但是屯田不是一开始就搞的,原本的历史上,在收降了百万黄巾以后,他就留下十万青州兵,剩下的黄巾余党都赶回家种地去了,但是正因为缺乏农具和种子,所以一开始收成并不怎么好。后来他伐徐州、攻吕布,就都是打打停停,为什么,因为粮食不够吃了。直到四年以后,枣祗才献上了屯田之策,于是派他和任峻负责此事,各地亦设置农官,军屯和民屯并举,第一年就得了个大丰收,一口气把袁术赶出豫州,赶到淮南去了。

    如今是勋提前端出了屯田之策,曹操和戏贤对视一眼,目光中不禁都流露出了难以抑制的惊喜。曹操抓着是勋的手连连摇动:“先生果然是大才啊!但是操还有一事不明,想要请教先生。”

    “曹公不必如此,直呼是某之名便可,”是勋心说我这条计策里还有一个大漏洞,直接可以引出第二个论题,就不知道你瞧得出来瞧不出来,“若有疑问,尽可明言。”

    曹操不叫是勋的大名——那太不礼貌了——而是称呼他的字“宏辅”,他说:“宏辅啊,卿计虽佳,奈何此刻我军资亦不充足,哪里来的余粮、农具,甚至耕牛,来组织屯田呢?”

    宾果,恭喜你答对了!

    曹操为什么要等到收降百万黄巾的四年以后才开始屯田呢?是因为在此之前没人能想到这条妙计吗?有可能,因为袁氏兄弟和其他各路诸侯,就都没有想到,所以当曹操已经收获了屯田头两年的丰硕成果的时候,袁绍的军队在河北摘桑葚,袁术的军队在淮南捞蛤蛎,全都饿得嗷嗷待哺。但是还有一个很大的因素,就是曹操这时候提出来的,屯田得有前期投入啊,没有本钱可就啥都搞不起来啦。

    曹操不仅仅是收降了青州黄巾,数年后,他还收降了大批的汝南黄巾。汝南的黄巾贼没有青州黄巾闹得凶,所以此前遭到的打击也很有限,他们不光是到处流蹿、抢劫而已,还走哪儿就种地种到哪儿,所以保留了很多的农具,畜养了不少的牲畜。曹操就是靠着夺取汝南黄巾的大批耕牛,这才开始了屯田的第一步。

    现在青州黄巾手里可没有耕牛,就算曾经有过,估计这会儿也全都被迫宰掉祭了五脏庙了,加上曹操这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他可要怎么搞屯田呢?

    当下是勋微微地一笑,拍拍胸脯:“只要曹公答允一事,耕牛、种籽,都包在是某身上。”

    “哦~~”曹操这一声拖得老长,还拐了两个弯,足见他又惊又喜的心情。才听到屯田之策,想到自己没有本钱,他心里还在打鼓来着,心说这位是宏辅先生主意是不错,可惜不切合现在的实际情况,总不能凭空变出启动物资来吧?且待我问上一问,要是就这么把他给问住了,咱的气势就又涨了,不用再被他一直牵着鼻子走。可是没想到,是勋竟然拍胸脯说一切都没问题,只要自己答应一个条件就得,什么条件啊?是要拿钱去买么?那可得先找到老爹,他那儿还有不少金银呢,就不知道肯不肯放手……不过,哪儿有足够的耕牛和种秄,并且肯卖给自己呢?赶紧探问:“不知宏辅所言,是哪一桩条件?”

    是勋顺理成章地转入下一个论题——啊啊,还是这段时间爽啊,气势既然压人一头,言辞也就如同水之就下,滔滔不绝,仿佛就跟诸葛亮全篇的《隆中对》似的,不知道后人会不会把我这套言辞凝缩以后,也给编一段什么《遂乡对》或者《帐中策》出来?

    于是他说:“是某有一位长辈,昔日曾经得罪过曹公,今欲诚心归附。只要曹公不计前嫌,一言宽赦,便如昔日高祖之封雍齿,人心可附,耕牛、种籽,亦可随之而得。”

    曹操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问他:“不知是哪一位?”心说我仇人是不少,可是有足够能量的,还真想不出来,这小伙儿说的是谁。

    是勋这才翻开底牌:“是某此前才刚说定一门亲事,新妇尚未过门,乃是沛国谯县曹氏之女,现在徐州。”

    这话说得再明白不过了,曹操听了,当即就把脸给沉了下来。是勋一瞧不对啊,真有那么大仇吗?我铺垫了那么多,你竟然还不肯松口?正想再劝,就见曹操突然间变了脸,小眼睛一眯,稀胡子一翘,满脸都堆下笑来:“啊呀原来都是一家人啊,我刚才竟然差点儿把自己的妹夫推出去斩了,你瞧这话说的……对不起啊,妹夫,不知者不罪啊。”

    是勋心里一个“咯噔”,心说你又提要斩我的事儿干嘛?这是在警告我,还是在威胁我啊?不过还好,瞧这样子,他打算松口了——果然是奸雄,变脸就跟翻书似的。

    曹操接着就追问:“难道仲恢、叔元二位叔父那里,粮草物资都很充足吗?他们愿意资助我吗?”

    是勋心说真快真快,这会儿功夫就连“叔父”都叫出口来了。他轻轻摇头:“他们虽在徐州广有田产家宅,对于曹公来说,却也是杯水车薪。”曹操迷糊了:“那宏辅你的意思是……”

    是勋答道:“我是家本为北海土著,因避战乱而迁徐州,家兄才娶了麋子仲之妹为妻,小妹亦嫁于陈元龙为继室,如今是某再与曹氏联姻……”他果然就注意到,曹操跟戏贤又再对望一眼,曹操还好,戏贤却倒吸了一口凉气。

    于是他继续说道:“如今徐州军已占了华、费和任城,难以遽退,曹公可遣一介使前往郯城,去责问陶恭祖。陶使君必以为防黄巾、暂借城守为对,到那时候,曹公便可提出条件,使其提供农具、种秄、耕牛——今岁徐州大熟,府库正自充盈,料想不会拒绝。”

    这下曹操算彻底明白了,感情你们四家已经联起手来,基本上掌控住了徐州的政局,所以只要我伸出橄榄枝来,顺便提点儿条件,你们就愿意说服陶谦离开公孙瓒的阵营,甚至也不转入袁绍阵营,却跟我结成盟邦。啊呀这个是宏辅还真不简单啊,这是一环套一环,那么大的利益,让我根本就无从拒绝嘛。他肚子里还有什么东西,我得再试着掏摸掏摸看——

    “徐州既然大熟,那我何不直接动兵去要呢?”

    是勋早料到他会这么试探了,干脆把最后一张底牌也掀了起来:“臧霸在华、费,曹豹在任城,遏其险阻,曹公以疲乏之军,残余的粮秣,可保必克吗?陶恭祖垂垂老矣,时日无多,曹公又何必心急呢?”

    曹操明白了,心说你们有这心思就好。他再问:“诚如宏辅所言,兖州四战之地,若不能自强,必为外人所破。倘若不能进取徐州,待来年兵精粮足,曹某又将何往?”

    这问题在是勋的计划之外,可是也难不倒他,终究他对此刻天下大势的掌握要过一般的士人:“河北不可争锋,曹公可南取豫州,并进讨袁术。若占兖、豫,又有徐州保障侧背,即可兵进河南,恢复故都,那时候号令天下,即便袁冀州也不敢正面与公相抗了。”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漂亮话而已,事实上曹操在占有了兖、豫、徐、司以后,马上就要面对同样拥有冀、青、幽、并四州之地的袁绍,对方还是比你地盘大,比你兵马多。但那是后话,后话不可说全——一则有些事情现在说出来太象预言家,象妖人,二来有些事情随着自己的小蝴蝶翅膀还有可能翻盘。

    话也就到这儿了,再说下去天都要黑了,到时候来不及去招降青州黄巾,管亥又得生饿一宿——他能不能熬过这一宿的暂且不论,夜长梦多,谁知道晚上会不会有哪个叛徒去刺杀了他,或者他自己想不开了瞅个没人的机会再要自刎?

    所以是勋赶紧就往怀里去掏:“还有两封书信,要进呈曹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