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汉魏文魁 > 第二十五章、戏中有戏
    戏志才在历史上,其实也就是一个打酱油的,不是他没本事,没影响,而是活得实在太短,年纪轻轻的就夭折了。

    戏志才是荀彧推荐给曹操的,被史书称为“筹划士”,也就是出谋划策的机要参谋一类角色。后来他挂掉了,曹操很悲伤,跟荀彧说打戏志才死后,我都不知道跟谁商量事情好了,你还有什么可推荐的吗?于是荀彧就给推荐了郭嘉。

    荀彧一辈子给曹操推荐了很多名士,但是为什么戏志才死后要推荐郭嘉呢?可见这俩是一路货色……哦,应该说,都是同一类型的谋士。郭嘉就不用说了,智力值拔尖儿啊,那么戏志才当然也不会差到哪儿去。

    可是就因为死得早,所以他究竟对于曹操集团的崛起起到了何种作用,史书上是一字没提,就连他的名字都不全——志才究竟是名呢,还是字呢?另半拉究竟是啥呢?现在是勋知道了,原来他也是按照这个时代士人的习惯,起的单名,单名一个“贤”字,志才是字。

    是勋不禁又瞥了戏贤戏志才一眼,就觉得这家伙相貌也很普通,而且脸色青,估计确实健康状况不大好,是个早死的歹命。他没空仔细观察戏贤,还先得把主要精力都用来对付曹操啊,于是把手朝上一指,想了想,又改为朝下——他是想先说袁绍来着,袁绍在北,按照前一世的习惯就该上北下南,可是按照这时代的习惯,却得下北上南。

    “袁绍四世三公,雄踞河北,此暂不可与之争锋也。但他正与公孙相争,幽、冀之战,非五年难以终结,曹公只要暂且虚与委蛇,则冀兵不会入兖……”顿了一顿,是勋又临时加上一句:“袁本初好谋而无断,动作迟缓,不足为虑。”

    曹操仍然低头沉吟,不搭话。戏贤才伸手一指,想要说些什么,就被是勋给打断了——我得把徐州放到最后再说,你可别混乱了我的次序:“再说西方,李傕、郭汜,以及樊稠、张济、李蒙、王方、贾诩等辈,皆为董卓旧将,秩禄相近,谁肯屈居于同僚之下?群狼无主,假以时日,必起争执,到时候曹公引兵入河南,可收渔人之利。

    “三说南方,袁公路窃据南阳,兵众而粮少,资储源自江上。而刘景升已入宜阳,号令全州,又素来与之不睦,倘若断其粮秣,则袁术将何以自处?”

    戏贤猜测道:“或者与之火并,或者引军入兖……”

    “不错,”是勋继续保持那种淡定的微笑,乃至于感觉腮帮子都有点儿酸,只好借着喝水的机会略微舒缓一下,“倘若袁、刘相争,曹公亦可保南线无忧;倘若袁术引军入兖,无粮食资储,安能持久?与之周旋消耗,则破亦不难。”

    说到这里他就停了嘴,等着曹操和戏贤搭话。果然戏贤就问了:“是先生适才言道,兖州四战之地,可是又说北、西、南三个方向皆不足为虑,岂非自相矛盾么?难道那东方的陶谦,才是我家大敌吗?”

    “不然,”是勋摇一摇头,摆足了狗头军师的架势,“北、西、南三面分而言之,皆不足虑,然而倘若袁术入兖之际,陶谦与之呼应,则兖州危矣!兖州若危,则冀州兵必然南下,以免全兖为袁术所并,到那时候,曹公亦危矣!关东腹心之地,因而大乱,安知西凉群豪不会因此而分守河南,寻机东进,到时候李傕、郭汜各据两京,樊稠、张济自宛城入荆,李蒙、王方自阳武入兖,到那时候,大汉天下亦岌岌可危矣!”

    这是他在来兖州之前就想好的一套说词,可是现在这套说词得变了,得把题目从徐、兖合纵毫无痕迹地转到百万青州黄巾和管亥的性命上面去,因此不等曹操和戏贤作出反应,是勋突然又作一转折:“后事暂且不论,即以目下来看,徐州兵已然占据华、费,又深入任城,南北如钳,威逼腹心。倘若曹公不能尽快解决青州黄巾的问题,恐怕不待年终,臧霸将自泰山而向济北,曹豹将自大野而趋济阴,袁术亦与之呼应,出陈国而向陈留——非止兖州,恐曹公欲退守东郡而不可得也。故而是勋才来为曹公吊。”

    曹操面沉似水,只是缓缓放下了捋着胡须的右手,交谈间第一次开口问道:“青州黄巾已在某的围困之中,不日便可剿灭。到时候挟得胜之师驱逐臧霸、曹豹,再使一大将镇守雍丘,以塞袁术北上之路——尚有何忧?”

    是勋轻轻摇头:“谈何容易啊——请问曹公,黄巾百万之众,倘坚决不降,必待杀戮,又将耗费多少时日?损伤多少兵卒?间或漏网,散布四野,又须多少时日才能将其殄灭?转瞬便是来年,兖州久历兵燹,户口十不存一,田地大多荒弃,到时候粮秣无着,又拿什么来驱逐臧霸、曹豹,并封堵袁术呢?”

    戏贤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如之奈何?”

    哦哦,到时候了,终于可以翻牌了。是勋望望戏贤,又望望曹操,竭力捕捉两人脸上的哪怕再细微的表情——嗯,他们倒并没有什么骇然之色,肯定对于周边形势,也早就有了一定的认知和分析,只是大概没有自己论得那么系统罢了。是勋现在能够看出来的,只是两人脸上隐隐露出期盼之色,仿佛是听书正听到了肯结儿上,希望说书人赶紧揭破谜底,别再等第二天了。想想也知道,要是不能最后一刻全盘翻转,你埋那么多伏笔为的是啥啊?难道就为了给个全灭的结局?又不是田中大神……

    他们越是期盼,是勋越是要卖关子,但是戏份既得做足,却又不能太过火,于是也就左右扫了几眼,装模作样喝了一口水,然后伸出两枚手指来,最终揭开谜底:“是某不敏,恰有一计在此,可使百万黄巾,顷刻便作良民,千里兖州,一年便化沃土——但须曹公依某一事方可。”

    下面的口水活儿就简单了,曹操或者戏贤肯定问:“是哪一件事?”是勋就说必须得饶过了管亥的性命,然后“嘡嘡嘡”把论据一摆,说你一日不肯松口,则黄巾一日不降,最终就会闹得个两败俱伤的局面,到时候我前面所说的种种危机,就会一齐爆出来,曹操你怎么办?曹操可能会犹豫,可能会再谈条件,然后等把这个论题答辩完了,是勋还能再献一计,加深曹操的印象和对自己的好感,最后再提出徐、兖合纵的第二道论题。

    他想得倒是挺美,可是忽听正座上的曹操是仰天大笑:“哇哈哈哈哈哈哈~~”是勋一下就蒙了——曹操你这是要干嘛?是我来游说你唉,又不是你找我诈降,这紧接着就是“但笑黄公覆不识人耳”的气氛究竟是要闹哪样?

    随即他心里“咯噔”一下,心说要糟。

    作为一代的枭雄,曹操也好,刘备也罢,那都是深具演戏天赋的强人啊,从来想一套,说一套,做一套,很可能满不挨着,让别人琢磨不透究竟什么打算。要没这两把刷子,心里存不住事儿,刚被人掏了钱包就如丧考妣,想着去踹寡妇门就一脸的淫荡,所有心思全都写在脸上了,怎么会有人愿意跟着你去打天下?

    不过这两位的心机深沉,还多少有所区别。刘备那是真正的“喜怒不行于色”,总板着一张做报告的面孔,让人感觉永远伟光正,不似活人却似神像——这点是勋没瞧出来,上回去平原搬救兵,刘备说“连孔北海也知道世间还有我哪”的时候,就挺欢欣鼓舞的样子,估计是因为才入行,演技还没磨炼出来。曹操跟刘备正相反,喜笑无忌,貌似什么都放在脸上,而且还特别夸张,高兴的时候能够把整张脸都浸进菜盆子里去,悲伤的时候能够抱着朋友墓碑嚎啕痛哭……当然啦,他是不是真的开心或者伤心,那就谁都不知道了。

    说白了,刘备就是一演北野武黑帮片儿的,没有表情就是最棒的表情,曹操是演周星驰喜剧片儿的,不怕你表情动作夸张,就怕你放得还不够开。

    可是打从是勋进了曹营,见到曹操以后,曹操就面沉似水啊,难得露出点儿笑容或者疑色来,简直跟史书上的记载就大相径庭嘛。是勋一开始没注意,等到曹操开始放肆地大笑,他才突然明白:原来你丫一直在演戏啊,并没有真的被我牵着鼻子走啊!我靠你个演无厘头喜剧片的,啥时候也卖身投靠北野武去了!

    不自禁的,他后背上冷汗又下来了——最近三天两头的冷汗涔涔,路上行走又没什么机会洗衣服,他都能够闻见自己身上的馊味儿了……

    曹操笑着几乎是上气不接下气,好不容易略略收敛一些,伸出手来,“呯”的一声,重重地拍上了几案,就拍得是勋小心肝儿扑通扑通的,好象马上就要跳出腔子来。

    “好!”曹操这嗓音就不比拍几案的声音低,吓得是勋差点儿没从席上弹起来,“好一个说退百万黄巾的是宏辅。”说着用手一指是勋:“想汝能在都昌城下说退黄巾,救了孔文举,定是与那管亥旧有勾结,此番再来说某,仗此利口,也是要我退兵而去吗?还是要我饶了管亥的性命?亏汝也曾读圣贤之书,竟然结交匪类,从逆叛国,还巧言令色,威吓于某。莫非汝以为曹某之剑不利乎?还是汝得孔文举信重,以为曹某不敢杀你吗?!”

    这个“杀”字一出口,就吓得是勋是三魂丢了两魂,七魄飞了六魄。曹操这家伙确实气势很足,当下挑着眉毛,努着眼睛——没想到那对眯缝眼儿还能瞪得鹌鹑蛋那么大——拍案而斥,声音又高得震耳,估计三里外全都能听见,是勋就觉得跟一柄大锤狠狠地砸在脑袋上似的,脑子里“嗡”的一声,当下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曹操拍完了桌子,骂完了人,还特意地顿了一顿,好象要是勋好好地品味一下自己的威风煞气一般。他见是勋不回话,当即招呼卫兵:“来啊,将这个谋逆的狂生绑了,推将出去,斩辕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