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汉魏文魁 > 第二十二章、心痛之由
    万余曹军将百万青州黄巾团团围困在遂乡、蛇丘一带,就好比一小群狼围住了上万的绵羊,当然不可能严丝合缝,风雨不透。曹军只是控制住了几条主要通道而已,大队黄巾一突出来便会遭到攻击,但是两三个人翻山钻林而逃,终究是堵不胜堵的。

    管巳和白老五,就这么着侥幸透出了重围之外。

    据白老五所说,黄巾军中已然断粮,又当冬季,野无所掠,大家伙儿只能嚼草根、啃树皮来苟延残生,66续续饿死了将近千人。在写信劝曹操退兵未果后,他们就打算投降来着,但是曹操开出条件来,一定要先杀死管亥等十多名领,献出人头来,他才能保证余众的活路。

    管亥当场就要自刎,却被管巳和亲信们抱住了。管亥只好再派人去曹营交涉,同时要白老五保护着管巳,先钻密林潜出重围去。管亥对闺女说:“你先去探一下道路,若是于路安全,我便也逃将出去,那时候曹操也就只好无条件地受降了。”

    白老五描述这一段的时候,故意转过头来望着是勋,连使眼色。是勋明白他的意思,管亥已萌死志,断不肯孤身逃出,只是先把闺女诳出围困而已,因为他很清楚,曹操是很难在得不到他的级的前提下,轻易放过那些黄巾余党的。

    是勋就问了:“我教汝等潜入泰山,依山立寨,耕作为生,为何不肯听从,又去攻打兖州呢?”管巳躺在席上,有气无力地噘嘴说道:“你出的好主意,那山中也无耕地,如何耕作?百万乡人,不耕作如何得活?”

    是勋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自己真是太高瞧了这个时代的农业技术了啊,这票黄巾就算都是积年的老农民,又有几个人有在山间开垦瘠地的经验和技术呢?那时候出馊主意让他们上山去打游击,真是太有“何不食肉糜”的腐朽贵族FeeL了……原本以为就光穷沟那儿的耕作技术落后呢,要不是前阵子跟着陈登在郯城附近劝农助耕,恐怕自己这会儿还醒悟不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垂下头去,以手加额:“是我的错……”

    “当然是你的错!”别看管巳才刚苏醒,全身都是软的,可嘴皮子照样不饶人,“如今我爹就要死了……呜呜呜,也全都是你害的!”

    “这个……”是勋想说这真不关我的事儿,可是话到嘴边,终于还是咽了下去。白老五望着他,低声说:“巳儿说你最是聪明,或能救得大帅的性命,我们才冒险出手救你……”管巳一噘嘴:“谁说他聪明啦?我是说都是他害的,他得负责救我爹性命!”

    “大帅于我有饶命之恩……”是勋接茬就想说,“可是我在都昌城下等于已经还报了”,但终于一梗脖子,把这后半截话连同唾沫一起咽了。他关照管巳:“你且好好歇息着,救管大帅之事,且容我再细思……”说着话一撩帐帘,钻出了帐篷。

    帐内本有烛火,帐外却已是漆黑一片,仰起头来,只见无数星辰正在冬日的晴空中熠熠闪烁,仿佛便是那已深陷死所的百万黄巾生口。是勋叫一个兵打水过来,把脸上的血迹擦净了,一边擦一边冥思苦想:“曹操果然想要管亥的级,换了我也是不能放过他的……怎么才能让曹操改变主意呢?这可是个不小的难题啊……”

    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在冷笑道:“你以为你是谁?能让曹操改变主意?你是打算跑曹营去一撅屁股,施放王八之气吗?!”

    眼前又浮现出了管巳的面容,如此清瘦、蜡黄,目光中早就没有了往日的神采,虚弱得连话语声都显得那么轻微——除了那张利嘴不变外,几乎完全就换了一个人……而且,将近一年过去了,貌似她的身量就根本没有长高嘛。

    想到这里,是勋不禁觉得内心隐隐的作痛。

    倘若自己没有遇见管巳还则罢了,真是见面争如不见。倘若此后再不重逢,或许心中这个小罗莉的影子,将会逐渐淡去吧;倘若等到管亥死后,自己再见管巳,也就不必要为了游说曹操而头疼吧——终究“都是他害的,他得负责救我爹性命”云云,只是小罗莉嘴头不饶人的气话而已,她不会真把管亥的死栽到自己头上来。然而,既然已经见到了管巳,既然她提出了要求,倘若自己不能完成,那今后真是再也无颜面对了。

    要不然,还是想办法潜入重围,去游说管亥逃跑好了,终究自己劝说管亥是有过成功先例的,并且不管怎么算,这大老粗都比曹操那乱世枭雄要容易说服一万倍。可是,自己真的能够潜得进重围去吗?管巳出得来,不代表自己就能进得去,要是万一撞见曹兵,那肯定就是个“死”字,与其被个无名小卒分了尸,还不如硬着头皮去犯一犯曹操的虎威哪……

    再说了,管亥是个直肠子的糙汉,可也是个有着自己信念和坚持的硬汉,自己前次能够说服他,是以保全黄巾的老弱妇孺为借口,如今倒要他抛弃那些老弱妇孺,这话又怎么说得出口啊?他又怎么会听呢?

    难办啊,真是难办啊……自己现在有什么筹码可以跟曹操讨价还价呢?徐州?不行,终究徐州又没有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本身徐、兖合纵就是个辩题了,不可能拿这辩题再作另一个辩题的论据。那么,自己还能拿得出手什么?他一边苦苦地想着,一边不自觉地就把目光投向了曹家那华丽的大帐——难道说……

    是勋几乎是想了整整一晚,第二天一早,他黑着两个眼圈儿,先钻进自己的帐篷,关照白老五:“我这就去见曹操,请他留下大帅的性命,你在这里好好地照顾着管巳,等我回来。”白老五点点头,口称放心。

    是勋转身便要出帐,却听管巳低声道:“你、你也要当心……”话语声若有哽咽。是勋不禁轻轻地瞟了她一眼,随即便迎上了那充满忧惧的目光……

    他逃跑也似出了帐篷,转向曹家大帐,去求见曹德。

    是勋跟曹德编瞎话,说:“前面去不得了,我那两个朋友传来的消息,兖州兵还在与黄巾厮杀,万一撞见黄巾,尊父子性命难保。你们且在此间驻扎,好好约束部众,也须安抚士卒,待我先去寻见曹兖州,要他派兵来护送。”他请曹德写一封信给曹操,信上正不必多说什么废话,光说是勋此人值得信托即可。

    第三个,他找上了张闿,备悉关照一番,要他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曹家父子祖孙的性命,等自己回来或者等曹兵来接。张闿应命,完了低声询问:“是先生昨晚接来的那两个朋友,难不成是……黄巾……”

    是勋闻言吓了一跳,转念再一想,白老五是光着头的,管巳可还头裹黄巾呢,这也根本瞒不了人。于是随口敷衍:“一老一小,都是黄巾挟裹的老弱,才刚逃将出来。这两人昔日于我有恩,你也要好生看顾着。”张闿拱手应声道:“喏。”

    是勋知道情况紧急,时间也不等人——自己多耽搁一刻,管亥就往鬼门关上多走一步,别最后侥幸说服了曹操饶过管亥,那家伙却先一分钟饿死了——因此连朝食也不肯用,更不乘车,光带着那两名郯城兵,并马往蛇丘方向疾奔而去。

    转瞬间跑出了十多里地,前面已经能够隐约望见蛇丘县的城墙了,果然迎面便撞见了一支曹军巡逻小队。是勋表明身份——但是没提是陶谦的使者——于是士卒们便押了他来见上官。

    他们这位长官担任骑都尉之职,就正驻扎在蛇丘县内,估计职责一是保障侧翼的安全,二是监视华、费之间的臧霸兵马。是勋见面行礼,说有要事必须立刻禀见曹操。对方上下打量了他几眼:“阁下便是都昌城下退去黄巾的是宏辅么?”

    是勋心说没想到自己的名声还传得挺远哪。他却不知道对于黄巾包围孔融、太史慈平原救兵一事,兖州方面——啊不,当时曹操还只能算是东郡方面——是格外关注的,也不知道撒出了多少探子潜伏在都昌附近。所以别的势力可能并不清楚都昌解围之事,曹军主要将领可全都门儿清。

    此刻听对方提起这段往事,是勋也不禁有些暗暗的得意,拱手回复:“正是是勋。”那员将领微微点头,然后喝斥一声:“绑出去斫了!”

    是勋这一惊真个魂飞天外,还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呢,早被两名兵丁按住了肩膀,一条绳索便已然套上了脖子。他就觉得一股热气从丹田直冲顶门,同时一股凉气从后脊下行会阴,两分惊愕、两分惶然、还有两分恐惧,就差点儿尿了裤子……剩下四分是彻底的不甘心——我靠难道还没见着曹操,便要让他的部下给砍了吗?这要是游说曹操不成再被处死,老子也就认命了,可憋了一肚子的言辞,别说往外喷了,这连正主儿都还没见着啊,实在太冤枉啦!这人是谁?他跟我何仇何怨啊,上来就要杀老子?!不自禁地就高声叫道:“且慢!”

    对方捋着胡须,冷冷一笑:“凭卿有如簧之舌,我不使卿开口,又能耐得我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