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汉魏文魁 > 第二十一章、意外重逢
    提问:“穿越客回到古代最常见的自我锻炼方法是什么(不包括修真背景)?”

    回答:“跑步。”

    没错,为了强身健体,更为了遇敌先逃,无数的穿越前辈在练习跑步上挥洒着青春的汗水。但是是勋前一世四体不勤,他就压根儿没想着要靠跑步来强健身体。也不是说他不能跑,想当年在穷坳里,他为了追捕兔子啥的,无意识当中也练得两条腿颇为有力,后来跟了氏勋,经常出门打猎的时候,氏公子骑马,他作为奴仆也得撒丫子跟着,冒充了是勋以后,隔三岔五的偶尔也跑上那么一两圈——所以论起长跑的功力,那还是勉强可以算netbsp;   然而倒霉的是,他这时候因为蹲的时间过长,两条腿都开始麻了,而且裤子还没有系好,得靠两只手提着……

    所以转过头去,还没跑出三步远,他就左脚踩到了右腿的裤管儿,接着长衫下摆挂住了灌木丛,双腿一软,一个跟头侧翻在地。才开跑的时候,就听到身后传来“唏唏嗦嗦”的脚步声,这一倒在地上,更感觉一道凌厉的劲风直奔面门而来。是勋急中生智,急忙一个“就地十八滚”,扯烂了衣襟,沾了满屁股的枯草,终于堪堪避过大难——

    “嚓”,一柄寒光闪闪的环刀深深地砍到土中,就距离是勋的肩膀不到两公分。

    “我命休矣!”刷刷刷刷,董卓、颜良、文丑……我靠你们闪回个屁啊!就没点儿正面人物让我临死前也yy一下吗?孙坚,孙坚哪儿去啦?!

    他正待作临终前最后的闭眼呢,就听一个声音喝道:“且慢动手。”随即,那柄环刀从土地上拔出来,稳稳地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只听那声音说:“嘿,这不是那谁么?”——“那谁”是谁啊,老子有名有姓的好吗——然后手执环刀之人说:“大兄你的意思是,把他绑起来做人质?”“胡扯!”先前那人当即给了同伴一个脑锛儿,他同伴一趔趄,就差点儿没把是勋脖子给切了,于是先前那人又忙不迭地伸手去拦环刀,结果反倒把自己手掌拉开一道口子,往是勋脸上洒了好几点血——“你个笨蛋,伤到我啦!”

    “对不住了大兄。”那人赶紧把环刀就插在是勋脸旁的地上,伸手撕下一条衣襟,打算给先前那人包扎。先前那人又一个脑锛儿:“谁让你把刀放下的?这小子要是跑了怎么办?!”那人“嘿嘿”笑道:“跑不了,他还提着裤子呢……”

    是勋这个满脸羞臊啊,就恨地上没个洞好钻进去了。

    先前那人抢过布条来自己包扎伤口,一边教育同伴:“他是什么身份?那曹老头又是什么身份?绑了他做人质,那有蛋用啊!咱们应该挟持着他,想办法混进中间那顶帐篷里去,只要接近了曹老头,那还不手起刀落,嘿嘿嘿嘿~~”

    同伴一翘大拇指:“大兄高见,小弟佩服得无体投地。”

    “五体投地就不用了,”先前那人两眼一瞪,“赶紧把刀捡起来是真的!”

    也不知道怎么一来,这俩废物这么一通东拉西扯的,倒是冲淡了是勋内心的紧张感。他这才强打精神,上下打量这两位。只见两人都是三十左右年纪,伤了手的身量颇高,瘦脸短须,刚把环刀捡起来的那人身量略矮,肩膀却宽,下巴上生满了浓密的胡子。“二位,”是勋就躺在地上一抱拳,“我可以先把裤子系上么?”

    矮个子把环刀在是勋脖子上比划了一下:“系上吧。你可老实点儿,要是敢跑,老子一刀切下你的脑袋!”

    “是是是,我老实,我非常老实,老实得不能再老实了。”是勋一边紧盯着那寒光闪烁的刀锋,一边缓缓爬起身来,提起裤子,把裤带牢牢系好。他这才终于长舒了一口气——听这两人的口气,暂时是不会要自己命了,目下只好行一步是一步,最不济真把他们带去曹嵩的帐篷,然后再找机会开溜——虽然很想保住曹老头儿的性命,但倘若拿来跟自己的性命比,还是自己的小命比较金贵一点儿啊。

    他才刚把裤带系上,突然就听“噗”的一声,一股温热的液体喷了自己满脸。是勋惊得一闭眼:“难道那家伙真把老子脖子给砍了!”可是又不觉得痛,等再睁开眼睛来的时候,就见眼前光剩下了一具无头的身体,腔子里还在“噗噗”地往外冒血,又晃了两晃,这才颓然倒下。几乎同时,那个伤了手的瘦子嗓子眼儿里“咕噜”了几声,膝盖一软,腰肢一挫,也跪在了地上——他的眼神又是惊骇又是空洞,眼见得出气多,入气少,一只脚已经踏在了鬼门关上,但偏偏只是跪着,也不栽倒,也瞧不见身上有什么伤口。

    是勋双手还停留在裤带上,两腿却不自禁地开始哆嗦。天色已经逐渐昏暗了下来,他影影绰绰的,就瞧见那矮子倒下后,露出后面一个人影来,个儿不高,瞧模样就象个普通农民,尖嘴缩腮,满脸都是褶子,腮上还有一条长长的伤疤,衣衫褴褛,手上却挺着一口环刀,刀刃上满是血迹。再瞧瞧那瘦子背后,似乎也有个人,但身形基本上都被遮挡住了,瞧不大出来模样——难道是个孩子么?

    只见那“农民”提起手中的兵刃来,朝是勋一指:“你……”话没说完,却突然转过头去瞧了那瘦子一眼,然后骤然大惊:“你、你怎么回事儿?!”

    “扑通”一声,瘦子身后也有人摔倒在地。那“农民”赶紧扑上去抱住,连连摇动,然后又掉过头来,狠狠瞪了是勋一眼:“你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过来瞧瞧?!”

    是勋明白了,定是这“农民”跟他的同伴为自己解了围,然而……你丫贵姓啊?我不认识你啊师傅。你叫我过去我就过去?在此之前劳驾你先报个名好吗?谁派你来的呀?

    可是看到那“农民”的眼神……不不不,外貌虽然象农民,但那眼神却绝对不是农民的,那分明就是杀人犯的眼神嘛!也对,他就刚杀了一个人,还是一刀下去,身两断……这路货色得罪不起啊,他叫自己过去瞧瞧,那自己就过去瞧瞧呗,瞧瞧又不会掉一块肉。

    是勋一边在内心安慰自己,说对方既然救了自己的命,那大概也许可能是没有恶意吧,于是大着胆子迈步过去,就见那“农民”怀里抱着个人儿,小小的一团,果然是个孩子。再瞟眼那跪在地上的瘦子,只见他背后有个窟窿,“咕嘟嘟”地在往外冒血——也幸亏是勋这两年吃得比较营养,“雀蒙眼”基本已经痊愈了,要不然光线这么黯淡,还真瞧不怎么清楚。

    他再朝向那“农民”,小心翼翼地问:“二位,你们……”“农民”横了他一眼,下巴朝自己怀里一努:“你不认得他?那他为什么一定要来救你?”

    一定要来救我?那是谁啊?是勋半蹲下身体,借着老天爷的最后一点点余光,仔细打量“农民”怀里那孩子——一张精致的小脸,可惜满是泥土,嘴唇翘着,起了不少皮,头上包着一条头巾,这头巾的颜色……

    我靠难道这是……是管巳!

    是勋这才慌了:“管、管氏女……她、她受伤了?伤在哪儿?要紧不要紧?”

    “农民”轻轻叹了口气:“伤是没有伤,她是饿晕了……我们三天来,光靠着嚼草根、喝生水熬过来的……”

    “赶紧的,赶紧的,”是勋“刷”地站起身来,“跟我走,我那儿有吃的。”

    “农民”抱起了管巳——路上才问清楚,他姓白,没有名字,家里行五,人称白老五——跟在是勋的身后,一路就奔营区而来。到得营门口,一名琅邪兵匆忙过来询问:“是先生,您、您怎么了?哪儿受的伤?!”

    是勋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污:“没有受伤,别人的血……”绕过那兵,带着白老五,三两步就来到曹家大帐门口,朝里面高喊:“去疾,去疾!”

    曹德闻声而出,见他这般模样,也不禁满脸的惊愕,才待问,是勋一口气解释道:“撞见两个刺客,幸亏这两位朋友救了某的性命——这个饿晕了,劳驾煮点粥来给她喝吧。”

    “粥有现成的,”曹德答道,“家父适才呼唤宵夜,刚煮得一缶肉粥。”是勋心说这刚吃完晚饭才多久啊,有一个小时没有?你丫竟然又要宵夜,胖不死你这个老东西!耳听曹德道:“先抱进帐里来,我去叫人端粥。”

    是勋问:“令尊……”曹德笑笑:“进我的帐幕即可。”

    曹家大帐分隔成好几个区域,中央有“客厅”,周围有“寝室”——一间是曹嵩的,一间是曹德的,一间是曹德才四岁的闺女,以及十四岁的儿子曹政的,还有两间是曹嵩妾侍的。当下曹德把是勋他们让进自己帐内——帐中还立有屏风,曹德之妻听到声音,就先躲到屏风后面去了——将管巳平放在席上。

    时候不大,有侍女送了碗肉粥过来,白老五就双手扶起管巳的脑袋,是勋端着碗,用木勺撬开管巳的牙关,把肉粥小心翼翼地送入口内。一开始几勺都流了出来,等喂到第五勺,管巳才终于有了反应,开始似有意识似无意识地吞咽,直到喝了大半碗粥,这才缓缓睁开了眼睛。

    喂粥的时候,是勋就把前因后果都告诉了曹德——当然,他没提自己提着裤子的狼狈相,也没提管巳是管亥的闺女,只说是从前偶尔结识之人。等看到管巳醒过来,他这才松了一口气,转头望望白老五,又望望曹德,感觉有些话不太方便当着曹德的面说出口,于是假装瞥一眼屏风:“还是到我帐中去吧。”

    是勋所住的帐篷,就是一顶普通的士兵用小帐,不过一般情况下这种帐篷能够睡五六个兵,如今却被他一个人霸占了。等进了帐篷,重新安置好管巳,又把跟进来的曹德敷衍出去,是勋这才敢开口向白老五询问:“不是说被曹军团团包围了么?你们是怎么突围到这里来的?”

    ————————我是舞蹈的分割线————————

    本章又有新的npc出场,而且算是一位名人。所谓的黄巾贼党“白老五”,此人姓罗,朋友们喜欢叫他“老罗”,曾用Id“鬼畜王”,乃是积年的作家和杂志(游戏&文学)编辑,常用笔名“白北五”——就换一个字儿,可有多合衬!

    顺便感慨一下,开文也快一个月了,起点也给了前后三类推荐,可这收藏数怎么总上不来呀?喜欢读这部书的朋友,能不能帮忙各处去喊两嗓子?真要写得不好,没人看也就算了,就怕写得还凑合,很多喜欢这类题材的朋友不知道有,那就遗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