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汉魏文魁 > 第十九章、素帛密令
    曹嵩老头子顽固得很,根本是劝不服的,但是可以吓服——是勋和曹德从莒县赶回曹氏庄院以后,两人就轮番上阵,恐吓曹嵩。是勋先分析了一番徐州目前的形势,然后说:“曹公留在兖州,似前日的袭杀还会再来,勋等虽可以保护一时,终究不能保护您一世啊。”曹嵩摇摇头:“此处好歹有庄院抵御外敌,倘或上路,无遮无靠,岂非更加危险?”曹德则劝:“父亲积攒下了万万贯的财富,为的何来?难道不想交到兄长手上么?倘若为外人所劫,那时候悔之晚矣。”

    曹嵩大惊,揪着儿子的衣襟:“照你说来,他们想谋我的家财?”曹德双手一摊:“若非为此,遣一刺客谋害父亲即可,何必要动兵马前来?”曹嵩下巴上的肥肉一阵哆嗦,猛地从坐榻上跳起来:“如此,快走,快走!”

    于是收拾行李,打包上路——包括曹嵩父子,还有曹德尚未成年的一儿一女。曹家的财富装满了二、三十辆马车,由幸免于难的庄丁、仆役三十余人,以及孙凡率琅邪兵保护着,非止一日便离开了琅邪郡,进入泰山国,先来到华县。

    臧霸、吴敦、孙观三将亲来拜谒——尹礼驻扎在费县——曹嵩双眼望天,随口敷衍几句,便将他们打了。一行人在华县城内歇了两日,然后再度启程,出北门而去。

    华县只是个小县城,臧霸所部主力将近七千,自然无法尽数屯于城内,而是分为数十队,大多在城外或几处交通要隘立营。是勋等人保着曹氏父子进入华县,孙凡也需进城复命,但他的那三百兵却并未获准进城,直到一行人出城离开,才在城外十里亭附近与之合流。

    然而奇怪的是,是勋却现领兵的队率不再是孙凡,而换了一个陌生面孔。他唤那名军官来问,对方就在马前拱手,禀报说:“孙凡另有差遣,小人薛舷,奉命前来卫护曹公一行。”

    是勋心下暗暗吃惊,心说临时换了队将,却并没有听臧霸提起过啊。抬眼扫视众兵,只见其中有好十几名也都跟这位薛舷一般,是陌生面孔。他心知不妙,于是喝令道:“某不慎将使君的公文遗落在县内,车乘掉头,先回城里去。”

    一边下令,他一边斜着眼睛,紧张地注视着那个薛舷。却见薛舷脸上表情阴晴不定,突然间一咬牙关,大喝道:“动手!”抽出腰间佩刀来,朝着是勋面门便是一刀斫下!

    好在是勋早有准备,况且他跟着太史慈论了几天武,也早非昔日光懂得开软弓、射小箭的乐浪夷人了,眼见刀光闪起,当即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抬起手臂来,在自己眼前一挡,同时丹田蓄力,吐气开声,傲然高呼道:“贼子尔敢……饶命啊!”

    没办法,就算武艺勉强从h上升到了g,可临敌经验还在J,而胆量简直是y未满而Z有余……除了本能地以手遮面和出口告饶,是勋真的做不出什么别的反应来……

    眼见得这一刀劈下,就会砍断是勋的臂膀,倘若薛舷力气再大一点儿,还会直接劈碎他的面门,刹那间,是勋脑海中电光火石一般地闪光了无数的英雄形象——董卓、孙坚、颜良、文丑……总之都不是好死的。内心不禁响起了一个声音:“想不到我辛辛苦苦(有吗?)穿越了两千年的时光,没能对历史造成多大的影响,就要化作刀下冤鬼了吗……”

    人在紧张的时候总难免闭眼,可是双眼才刚闭上,就听得身前传来一声惨叫,随即是重物堕地的声音。是勋大着胆子睁开眼来,却见刀光已然寂灭,低头一瞧,嘿,那薛舷仰面朝天地躺在马前,脖子上插着一支羽箭,雕翎尚在颤抖。这是谁?是谁救了我的性命?!

    再抬起头来,就见那十几张陌生面孔都已各抄兵刃在手,直向曹氏父子的马车奔去。事起仓促,无论是曹家的仆役、丁壮,还是那些护卫的琅邪兵,全都来不及反应,眼看就要被他们冲到曹嵩面前。曹老头子也早吓得呆了,满身肥肉乱颤,偏偏就连翻滚下车的力气都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

    是勋知道有人来救,不禁胆气陡壮,急忙抄起自己的弓箭来,一箭射去,正中——马车的车厢。“嗒”的一声,吓得车上曹德抱头,曹嵩闭眼,却也唬得一个正挥刀奔曹嵩而去的陌生面孔脚下一个踉跄,那一刀便失了准头,只劈在车轼之上。

    是勋第一箭落空,第二箭便不容有失——终究距离还不到二十步——正中那陌生面孔之上,射得鲜血喷涌,溅了曹德一头一脸。就这么缓得一缓,琅邪兵们还在迷糊、犹豫,曹家的几名丁勇却已经反应了过来,急忙冲上去护在马车周围,各执器械,与那些动手的兵丁厮杀到了一处。

    一支羽箭从不远处破空而来,又射倒一名敌人。是勋一边高呼:“保护曹公,拿下那些败类!”一边转头望去,却见一骑如风而至,马上之人身量不高,一张大众脸,正是不久前才见过的那位——张闿!

    张闿催马来到是勋面前,堆着满脸谄笑说:“是先生受惊了。”是勋指着他:“你、你、你……”却一时说不出话来。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来袭之人终究数量太少,领又已被射杀,很快便被曹家丁勇和琅邪兵们杀的杀、俘的俘,终于大局已定。

    曹德吩咐丁勇们继续保护着父亲,自己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跳下车来,跑到是勋和张闿马前。张闿急忙滚鞍下马,单膝跪倒:“见过曹公子。小人队率张闿,才得到警讯,便匆匆赶来救援,天幸曹公无恙……”

    曹德气喘嘘嘘地问道:“怎、怎么回事?”

    张闿答道:“那些都是新在华县招募的兵丁,今晨将孙队率杀死在城内隐秘之处,盗了令箭,欲来袭杀曹公。”

    这时候,是勋也终于把脑袋给整清醒了,他估计这些也是袁术那个州内同谋遣来的刺客,混入护送队伍当中,只等己方戒备松懈之时,便好下手谋杀曹氏父子。幸好自己比较敏,一察觉有所不对,立刻就要返身回城,所以他们被迫提前动,只是——“你究竟是谁?如何想到来救我等?!”

    张闿从怀内掏出一团物事来,双手递给是勋,说:“小人受命保护是先生和曹公。”是勋接过来一瞧,原来是团极轻极薄的素帛,展将开来便有巴掌大小,上面写着几行工整的小字:

    “护送前太尉曹公前往兖州力保是勋与曹氏父子不失否则提头来见。”

    后面的署名是:“宏”。

    是勋把素帛转递给曹德,然后明知故问:“你的主子是谁?”

    张闿回答:“便是州内簿曹从事曹公。”

    曹宏,果然是他!

    刹那间,是勋一切都明白了。他斜眼望着跪在地上的张闿——你小子隐藏得够深的啊:“这帛上写的字,你都识得?”张闿谄笑着答道:“小人不合欺瞒了是先生,还望瞧在适才箭相助的份上,饶过了这一次。”是勋又问:“你名字是哪两个字?”张闿答道:“便是弓长之张,门字框的闿。”

    原来如此啊!想必在原本的历史上,正是曹宏暗遣这个张闿谋害了曹嵩父子,这样既可以破坏徐、兖的合纵,又可以洗脱陶谦和自己的嫌疑。只要把事情都往那个生死不知的张闿身上一推,自然天下诸侯大多不会把这笔帐记在陶谦头上,顶多就责怪他治军不严,用人不慎罢了,所以后来公孙瓒才有理由派遣刘备来救徐州。当然他料想不到的是,曹操欲得徐州久矣,我管你动手的是谁,就必须认定陶谦是罪魁祸,必欲除之而后快。

    原本历史上真实的谜团,大概真相便是如此吧!

    可是如今一切都改变了,曹宏部分同意了徐、兖合纵,因为是、曹、麋、陈既已结为一体,那么不管谁统治徐州,都很难动摇到他的地位,乱世当中,与其把徐州交付给陶谦那两个不成器的儿子,还不如暂且决定交到曹操手上去呢。因此张闿不但不再是谋杀曹氏父子的刽子手,反倒变成了他们的救星。

    正这么想着,突然马车上响起了曹嵩的高呼:“回城,赶紧回城!”

    “回不得,”张闿匆忙对是勋和曹德道:“恐怕城内还有他们的党羽,小人已通知臧将军搜捕,但近日来招了不少兖州兵,良莠不齐,况且便连徐州兵也未必人人可靠。只有孙队率的这些兵卒,既然曾在庄院当中救过曹公,想必大多是忠心的。应当即刻上路,尽快赶去与曹兖州会合。”

    是勋还在犹豫,张闿急忙进一步表明自己的身份:“小人本是曹从事的门客,受命潜伏在臧将军身边,为怕臧将军与曹将军争功也。是先生乃曹家的快婿,便是小人半个主公,小人此前不知,故而有所欺瞒,如今所言,句句是实啊!”

    曹德淡淡地说:“这位张队率所言有理,我这便去劝服父亲,继续前进。”于是便将曹宏的密令素帛递还给张闿。是勋随口问道:“你们是怎么通的消息?”很明显自己上次见到张闿的时候,他还并没有接到这份密令,还处于深海潜伏状态,并且不知道自己和曹宏的关系,所以要一味装傻,还假称不识字。

    张闿如实禀报道:“用信鸽。”

    “信鸽!”是勋和曹德不禁对视了一眼,两人都在对方的瞳仁中看到了相同的信息:“原来如此。”

    ———————————我是拉幕的分割线——————————

    琅邪名连副孙凡先生,在跑了整整六章的龙套(并不代表每章都能出场)以后,终于在今天跟咱们告别了,领了便当,黯然下工。但是,读者朋友们会现,他还不是最惨的,还有一位薛舷先生,因为当初报名晚了一步,无奈何,只好一露面就领便当。来,让大家为他这种大公无私,甘当绿叶的精神,拼命鼓一回掌,并且随便扔点收藏、推荐、赞啊什么的过来吧,拜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