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汉魏文魁 > 第十五章、难兄难弟
    曹嵩身为前任的朝廷太尉,三公之一,搁后世起码是个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长啊,往高里说还可能是政治局常委兼军委副主席啥的,而是勋就一平头小百姓,曹嵩不待见他,撇撇嘴就退场,那本是情理中事——是勋早就已经料到这种结果了,曹嵩不是把来客直接轰出去,而是自己退场,已经算很有礼貌啦。

    不过从一开始,是勋就没打算跟曹嵩交谈什么。自己不但身份地位低,而且年龄也小,所以一般情况下,得是曹嵩派个人出来见客,顶多那人领着自己远远地朝曹老爷子鞠个躬,敬个礼罢了。能够亲自开口问话,一开始是勋还觉得这老头儿挺平易近人的。

    不过估摸着那只是因为自己打着陶谦的旗号而已,陶谦好歹是徐州之主,曹嵩避祸徐州,不能不卖地主面子。可惜这老家伙为德不终,他要是问清楚了自己是白身以后,哪怕笑上一笑,不说话就走人呢,也显得很有风度不是?偏要撇个嘴,来那么一句“徐州没人了吗”,这也太傲慢了吧!

    所以按照史书上所说,曹操年轻时候是个挺谦逊,待人挺和蔼的家伙,那才能四方豪杰来归,可是到了老年,就显得骄傲自大起来,估计除了刘备谁都不放在眼里——如今看起来,那是遗传基因在作祟啊。

    曹嵩不爱搭理自己,那也没什么。问题是是勋进得大厅,那管家指了一指主人,就退出去了,他用眼光一扫,就光见着曹嵩和身旁那两名婢女了,没见着第三个主儿。等到曹嵩一走,他就含糊啊,总得有个人来接待自己不是吗?把客人孤独一个撂在大厅里了,这叫什么事儿?

    可是没想到随即角落里就有人开口讲话,差点儿把是勋吓一跟头。抬眼观瞧,就见一人拱着手,施施然从屏风旁边走了过来。此人三十多岁年纪,中等身材,峨冠博带,白面长须,乍看就有三分象曹嵩,但是缩了七八圈儿。是勋略低一低头,朝对方行礼,就这么眼神一错——唉,不对,这人长什么样儿来着?怎么一晃眼就毫无印象了呢?

    “先生是姓是吧?”对方自我介绍道,“某是曹德,故太尉曹公乃是家父,曹兖州乃是家兄。”

    哦哦,果不其然,这位就是曹操的兄弟曹德了。根据史书上记载,曹操有一大票从兄弟,包括姓曹的和姓夏侯的,但是他有没有亲兄弟呢?只有两条记载,一就是在老爹遇害的时候提到过,曹嵩身边还有个小儿子名叫曹德,或者叫曹疾,二是夏侯渊的某个儿子娶了曹操的亲侄女为妻,所以说,曹操起码有一个亲兄弟活到了成年。

    当下听到曹德报名,是勋也赶紧答腔:“是勋,草字宏辅。请教台甫怎么称呼?”

    “草字去疾。”

    哦哦,曹德曹去疾,果然“德”、“疾”两个字儿全都挨上了。

    他看这个曹德骨架子不大,而且脸白得不见丝毫血色,估计体质不太好,小时候多病多灾,所以才会给起了“去疾”这么一个表字吧?

    双方行过礼以后,曹德也没有上老爹刚坐过的面南的榻,却在东方的主位踏席而坐,于是是勋也奔了西方的客位,脱了鞋,上了席。这大厅本来就是用来接待客人的,所以东西两侧都铺着席子,只可惜厅挺大,席子相距挺远,两人坐下以后,距离竟然过了三米——这么对话可够累人的啊。

    曹德拍拍巴掌,就有好几名侍女蝴蝶穿花一般,端着几案、托盘,在主客面前摆下。是勋一瞧,嘿,不但有热水,竟然还有点心和干果——对嘛,这才是待客之道嘛。

    当然那些点心和干果基本上都是摆着瞧的,他不会轻易去动,于是只是端起水杯来朝曹德遥敬了一敬,喝一口润润喉咙。然后曹德就问:“不知是先生奉了陶使君之命过府,有何吩咐吗?”

    “不敢,”是勋还不大习惯这年月士大夫之间的种种虚礼、客套,以及绕圈子讲话,他开门见山地回答,“实不相瞒,此番受使君所托,欲往兖州去拜望尊兄,以申两州之好,听闻曹公栖身于此,不敢不先来谒见。”

    其实他这话还是绕了点儿圈子,不过相信曹德完全能够听懂潜台词:我要去找你哥办事,先来见见你爹,希望能够帮忙在你哥面前给递点儿好话啊。

    “原来如此,”曹德垂下眼睛,望着地面,“怪不得家父迁居徐州已两年余,陶使君今日才遣先生前来……”那意思是:我老爹好歹是前任的太尉唉,住到了徐州来,陶谦竟然不派人拜望,也不写信来慰问,等今天有用得着我们的了,他才派你前来。怎么说呢,陶谦这人的德性……嘿嘿嘿嘿嘿~~

    是勋赶紧给解释啊:“并非陶使君敢于疏忽贵客,怠慢尊公,只是日前才得知尊公父子隐居于此,故此遣是某绕道而来拜问。”要是知道你们在这儿,他早就派人来啦。不过有句话是勋没敢说出口:前两年陶谦跟着公孙瓒,曹操跟着袁绍,双方是敌非友,说不定派人过来不是拜问,而是要捉你们父子俩当人质哪——你真盼着郯城来人吗?

    “不知从何处得知家父消息?”

    是勋想了想,决定还是实话实说:“曹仲恢兄弟本在州中为吏,此前因陶使君与尊兄小生嫌隙,故此不敢泄露曹公行踪。此番陶使君有言和之意,这才禀此下情……”顿了一顿,特意补充说明:“是某行前辞谒曹仲恢,仲恢言道:‘卿若以为使君和意甚诚,可往海曲,先期拜望大兄;若以为其意不诚,切切不可泄露大兄的所在。’”

    他补充这句话有两重隐含的深意,一是点明自己跟曹宏关系不一般——曹宏跟他说过,曹嵩本人已经不怎么记仇了,所以把他扯出来,应该不会影响到自己和曹德后面的交谈。第二重深意,是继续抬高自己的身价:瞧啊,陶谦是真心是假意,连曹宏都看不准,所以只有老子才是陶谦真正的心腹哪,你丫信不信?

    曹德闻言,双眼略略一瞇,借着喝水考虑了一小会儿,开口再问:“曹某孤陋寡闻,此前实未听闻先生的贤名。未知先生与叔……曹仲恢有旧否?”你谁啊?你一介白衣,那得多大的能耐、才名,才能被陶谦托付重任?可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你?而且曹宏干嘛连那么掏心窝子的话都跟你说了?你们俩的交情真好到这种程度?

    是勋微微一笑:“岂敢当得一个‘贤’字。某数月前才刚聘得曹叔元女为妻,家兄又娶麋子仲妹为夫人,故此陶使君折节下交,曹仲恢待以腹心而已。”他这时候还没有正式迎娶曹家小姐,所以可以直呼曹宏兄弟的表字,既显得亲近,也抬高自己的地位,要是等老婆过了门儿,那时候辈分儿定了,就不好再那么称呼啦。特意点出是宽娶了麋家小姐的事儿,他是想瞧瞧,眼前这位曹德曹去疾是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庸人,对徐州的内情了解不了解。你要是了解,就明白如今我是家在徐州举足轻重的地位了,你要是不了解——也好,那后面就由得我瞎编。

    “原来如此,”曹德又喝了一口水,等放下杯子来的时候,脸上已经堆满了笑容,直截了当地就问:“但不知先生此番前往兖州议和,是陶使君的意思呢,还是州内曹家和麋家的意思?”

    我靠你这家伙脑筋很敏啊,思路也很飘忽啊,不愧是曹操的兄弟嘛!是勋当即对面前这个相貌普通的曹德刮目相看,赶紧调整自己的态度和言辞——跟聪明人说话咱就不必要再绕圈子了,有时候直截了当更见成效。

    “仲恢实有此意也,奈何尊兄拒人于千里之外。”曹宏是想谈和啦,可是你哥哥目前的态度实在无助于解决问题,所以我才跑这儿来走你老爹的门路哪。

    曹德突然问:“先生见过家兄么?”是勋摇头。曹德突然站起身来,也不穿鞋,就这么“嗒嗒嗒”几步跑到是勋身边,跟他并席而坐,然后压低了声音,扔掉一切虚套,直接解释:“我哥那就是个唯利之徒,只要是有好处的事儿,他都会干。”

    既然曹德突然转换成这种态度,是勋也就更放开了,问他说:“徐州算不算好处?”“当然算,”曹德又笑了起来,“所以也不用我爹帮忙缓颊,你要跟他说了这个,过往的事情他不会记在心上——不都一样姓曹吗?不都同一个祖宗吗?能有什么抹不开的过节?”

    “如此最好,”是勋于是彻底申明来意,“此番奉陶使君之命,特带了三百兵来卫护曹公。”曹德闻言,脸色突然一变,身子朝后一仰:“是欲以我父子为质乎?!”

    是勋淡淡一笑:“倘若真有此意,某便不需先上门来解释了——只怕有小人从中作梗。倘若曹公有意前往兖州,这支兵马可保无恙。终究如今黄巾尚在兖州为乱,路途上不见得太平啊……”

    “父亲大概不肯走……”曹德微微苦笑,“他总以为,如今还是汉室的天下,他以故太尉之尊,无人胆敢冒犯……”是勋揪住他的话头:“难道如今不是汉室天下吗?”曹德瞥他一眼,突然间狡黠地笑了起来:“倘若真是汉室天下,又岂容卿等将一州之地私相授受?!”

    曹嵩果然不肯走,最终曹德只是讨了一封书信,请是勋前往兖州带给曹操。至于臧霸拨付的那三百兵,曹嵩自称庄内有健壮丁勇数十名,足以卫护安全,也坚决不肯留下。是勋没有办法,出了曹氏庄院,会合了孙凡以后,就请他暂且把兵马都屯扎在海曲县外,时常派人去曹家打探情况——“请臧将军写一封书来,日后补给便仰仗海曲县好了。”

    孙凡点头:“总之为保证曹公的安全——小人省得,先生无须担忧。”两人正讨论着呢,突然旁边有个小兵指着远方,高声叫了起来。是勋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曹家庄院方向,竟然冲天而起了一道火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