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汉魏文魁 > 第十一章、料事如神
    为什么不想娶曹豹的闺女呢?是因为那姑娘不漂亮吗?肯定不是。曹家姑娘虽然说不上天姿国色,也比不上是家的二小姐,但肯定是及格了,要是加上那端庄的仪态、娇俏的神情(虽然只见了一面),就比是勋上一世的女朋友分儿要高得多了,这一世既然必须遵从家长之命娶亲,有这样的老婆就该挺满足了。

    主要原因还就是此曹家非彼曹家,压根儿没什么前途,是勋觉得自己年纪还轻(理论上即将虚岁二十,实际也就十七岁),应该会有更多的选择机会,所以不愿意那么快决定下来。

    当然这理由他压根儿就说不出口,终究这时候的曹宏、曹豹都为陶谦心腹,徐州长吏,比起是家还要略高那么一头,是勋怎么就敢瞧不起人家?他倒是瞧得起赵云,可估计这时候赵云也就一小骑兵队长,真要遇见,是家还瞧不起赵家呢。他也瞧得起曹操,可是是家论门第,又比老爹做过太尉,自己现在做东郡太守、行奋武将军的曹操要差得十万八千里远了。

    所以一时间真想不出什么理由来,他只好敷衍陈登,说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等会儿我去你家里拜访,到时候咱们再详谈。

    其实陈登在郯县城里并没有家,因为应了征辟,所以陶谦在公署旁边拨了个小院儿给他,这日午后是勋前来拜访,屋子还没收拾利索呢。陈登让仆人从屋子里搬出一榻一枰来,就摆在院子里,迎着寒风,自己上了榻,让是勋坐在枰上叙话。

    是勋这时候已经打好腹稿了,上来先问陈登:“元龙以为,陶使君垂垂老矣,倘若撒手而去,谁可为徐州之主?徐州的将来又会如何?”

    陈登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我看使君的意思,是要传位其子——不是陶商,便是陶应。可惜两子都不成器,到时候州中难免生乱。除非靠着你们是家,真能把曹家和麋家给捏合在一起……”

    是勋心说你即便算不上洞见万里,这眼眉前的事情也还瞧得真清楚啊,把我下面打算的解释都给抢了嘛。好吧,那我就跳过这一段,继续往下说——“即便曹、麋合力,亦只可息内乱而已,不能御外敌。我料徐州迟早为他人所夺。”

    陈登点头:“若照宏辅所言,袁术骄不能久,袁绍、公孙所在皆远,能得徐州的,大概便只有‘关东二德’了吧?”

    是勋心说你要不要把我想说的话全都抢走啊……只好再跳过这一段:“是、曹、麋三家联姻,合起力来,州内无人可敌,而倘若外人夺了徐州,或者倚我三家为干城,或者必要除之而后快,以免专擅州政。那么曹操、刘备,是否有此容人之量?在确定这一点之前,我实在不敢应允婚事,以免招来大祸……虽然长辈之命不可违拗,总想着能多推一日便是一日。”

    陈登撇嘴笑笑:“你说得不准确,到时候可能是曹、麋、是、陈四家,执州中之政。四家若能真的联合一体,不管谁来主政徐州,都无法压制,亦无法铲除,只怕到时候分而治之,必然再起动乱——我如今有职在身,不能遽离,宏辅何不前去拜见曹操、刘备,以细观其志向和为人?”

    是勋说刘备我见过了,再去见一面也不难,但陶谦和曹操目前是敌对关系,有什么机会跑东郡去见他,还不会给家族惹祸呢?

    陈登捋捋胡须:“机会还是有的,但前提是……”说着一指是勋:“宏辅得先应下了与曹氏女的婚事。”

    这话说的,转了一圈又绕回来了。是勋苦笑着说我哪有什么应不应的,这不都得长辈做主吗?陈登说好——“且待纳采、占卜,定下了婚期,某有一计,可使宏辅放心大胆往东郡去见曹孟德。”

    过了六七天,临沂王氏派了人过来,乃是大家长王融的庶兄王典,代表是家上曹家去纳采。是宽和是勋陪同前往,曹宏、曹豹兄弟全都在座。

    史书上并没有介绍曹豹此人的德行、才能,但是提到曹宏了,说他是“谗慝小人”,不过就是勋的观察,这位很可能是将来老婆的伯父,长得跟兄弟曹豹一样相貌堂堂,并且为人挺和蔼可亲的,瞧不出究竟“谗”在哪里。想想也是,“慝”的意思是就隐藏得很深的邪恶,怎么可能让人一眼就瞧出来呢?

    曹宏问了是勋几个问题,是勋毕恭毕敬地回答了。曹宏转头望向曹豹,说:“此子大是聪明,恭喜贤弟得此佳婿啊。”曹豹有点儿提不起精神来,说:“可惜尚在服中,要两年后才能成婚。”曹宏宽慰他说:“古礼男子三十而娶,女子二十而嫁,侄女儿年纪还小,有什么可着急的呢?”

    等王典相看了曹家小姐出来,双方客套一番,告辞别去。是勋忍不住就问王典,说你打听了曹小姐多大岁数了吗?王典回答说:“应是熹平六年生人。”是勋掐指一算,我靠今年才刚十五岁啊,那怎么就已经一米七了,瞧着比我还要高上几分哪!

    纳采完了就是问名、占卜,然后纳吉、下聘,是宽和麋家的联姻流程也几乎同时进行着。最终是家同时准备好了两笔聘金,各值五万钱,算是一笔巨款了。到了二月初,陈登和是二小姐的婚事也商量定了,陈家比较穷,只出了聘金两万钱。管账的是纡一边扒拉算筹,一边连声叹气:“里外里亏了八万钱哪……总还得留点儿给八弟将来作准备……”

    下完聘后就商定婚期。打算在夏四月给是宽、麋小姐完婚,其实是纡跟王小姐也早该成亲了,都因为黄巾大闹青州,把婚事给耽搁了下来,趁这个机会,就干脆跟他三哥一起办了。陈登和是二小姐的婚事得拖到秋七月,至于是勋和曹小姐,还得再等一年半,商定初平五年(倘若初平有五年的话)一开春就举行。

    婚期议定,是勋赶紧去找陈登,说这回你满意了,想办法让我去东郡见曹操吧。陈登安慰他说:“也不必如此心急,一两个月内,必能让宏辅成行的。”

    然后到了夏四月,众人等星星盼月亮地等到是仪请了假到郯县来给是宽、是纡主持婚礼,然后是仪同时带来了公孙瓒界桥大败和曹操入主兖州的消息。陶谦听闻此事,立刻就慌了神,赶紧召集文武商议。陈登趁机就说:“所谓‘远交而近攻’,故主公联同公孙,以御冀州,然而如今公孙势蹙,曹操又夺了兖州,未知主公自量,能挡住兖州兵不能?”

    陶谦注目曹豹,曹豹一拍胸脯:“兖州正经黄巾之乱,安有余力来侵我州?即便敢来,某与臧宣高合兵一处,必不使其踏入州界半步!”

    陈登微微一笑:“乱兖州的,乃是青州黄巾,我料以曹兖州之能,败之不难。黄巾若败,必东向而遁,倘若兖州兵故意驱其入我州境,然后蹑踵而至,未知叔元有几成胜算?”

    曹豹沉吟不语。陶谦赶紧问陈登:“元龙既如此说,料有应变之策?”

    陈登竖起两枚手指来,献计道:“其一,请臧宣高略取泰山华、费二县,曹叔元兵进任城,以御敌于州境之外。其二,遣一能言善辩之士往见曹兖州,定以合纵之约——河北争胜,正难见端倪,此际还是以保安州境为是。”

    曹宏就不明白啦,问陈登:“既要与曹操约和,又略取泰山、任城,那不是自相矛盾吗?”

    陈登摇头笑笑:“取此二处,本为抵御黄巾,不是要谋兖州的土地,可与曹兖州商定,且待黄巾退去,便将二处归还可也。”

    曹宏听了这话就明白了,敢情陈登打算先拿下这两片土地来当谈判的筹码——先,我拿这儿是为了封堵黄巾,不是为了对付你曹操,迟早要还的,名正言顺;其次,你要是答应同盟呢,我马上就还你土地,要是不答应呢,我占据了边界上的要冲,你也没那么容易就打过来。当即点头:“元龙所言是也,敬请主公采纳。”

    陶谦当即拍板,叫曹豹整顿兵马,前往任城,同时命记室写下指令,要屯扎在开阳的臧霸臧宣高也做好兵华县、费县的准备。然后他问:“却遣何人往说曹孟德为好?”

    陈登当即回答:“某推荐一人,去岁曾在都昌城下,三言两语说退了青州黄巾百万之众,如今遣去见曹兖州,必可不负主公所托也。”

    曹宏和陶谦都茫然,问那是谁啊?陈登心说我靠来,你们就光埋头顾着本州,外地的事情完全不理吗?回复道:“正乃是叔勉从弟,是勋是宏辅。”

    于是当天晚上,陈登就奉了陶谦的命令,乘车来到城南的是氏庄院,求见是勋。见面之后把自己的进言一说,是勋当场就愣在那里,好半天不言不动。陈登在他面前招招手:“宏辅醒来。”是勋打了一个冷战,突然间戟指质问陈登:“你究竟是何方神圣?难道数月之前,你便能料到袁绍败公孙和曹操入兖州吗?你……你丫是从哪儿来的?!”

    ——————————我是求恳的分界线————————

    昨天研究了一下各种榜单,目前《汉魏文魁》在全部“新人作者签约新书榜”里,偶尔能够冲进第十名,在历史分类中,基本位于前三,这个成绩,我觉得还凑合啦。可是在包括各类作品的总榜单上搜一搜,点击量在一百多名,收藏、推荐却翻到二百以后还找不到……说明收藏和推荐还是不足啊,所以请求大家帮忙再多支持支持吧。多帮忙宣传一下,找点儿新书友来收藏收藏(你看见天儿有人往我这儿广告,但是我可没那闲空到处流窜广告啊,有这空还不如多给大家写几百字呢),而老书友要是有闲的推荐票,也请多打赏啊。感谢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