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汉魏文魁 > 第八章、徐方名士
    陈登陈元龙,下邳郡淮浦县人,前沛相陈珪之子,二十五岁举孝廉,任东阳县长,这回是陶谦征辟他担任典农都尉,遣是宽顺道聘请,所以跟是宽同行到郯县来的。

    陈登这人在历史上的狂是很有名的。名士许汜曾经跟刘表和刘备说:“陈元龙湖海之士,豪气不除。”意思是说这人太狂妄了,待人很没有礼貌,就跟个跑江湖的一样。刘备就问啦,你是从哪点得出这个结论来的呢?许汜说某年我去拜访陈登,他一点儿也不懂得待客之道,半天了都不肯跟我搭讪,而且自己躺在大床上,让我躺低矮的小床(这时代其实没有后世睡觉的床,所谓床是指一种坐具,也可以半躺半坐)。

    后来陈登当广陵太守,派属吏陈矫去许都办事,关照说:“听说京城里我的口碑不好,你帮忙打听一下,回来告诉我。”等陈矫回来以后就禀报,说人们都在议论,说您实在太骄傲啦。

    可是陈登该不该有这份傲气呢?当许汜说他“湖海之士”以后,刘备就笑,说陈登干得好,许先生你空负国士之名,却对国家毫无裨益,要是换了我,就自己躺百尺高楼上去,让你躺在地下,哪儿仅仅是高矮床的区别呢?

    当陈矫回来禀报说大家都认为您太过骄傲,陈登就解释,说这世上我只佩服陈纪、华歆、赵昱、孔融、刘备等寥寥数人,对他们都毕恭毕敬的,哪儿有骄傲可言?别的人都很庸碌,哪儿值得我费心思跟他们来往呢?

    演义里陈登虽然出场戏份儿不多,但是就挺出彩,他和老爹陈珪两个,简直是把吕布、陈宫玩弄于股掌之上啊。历史上的陈登更厉害,他后来当广陵太守,两次击败“小霸王”孙策的大军,并且还往江东派了大群间谍去挑唆地方豪族跟孙家对抗,成效卓著——是勋前一世看过不止一篇论文,都认为孙策的最终遇刺,其实背后就隐藏着陈登的黑手。

    我靠就连刘备都认为他狂得有理,是勋还敢因为那四十五度仰望星空的pose而瞧不上此人吗?

    所以等是宽跟兄弟们商量,说陈元龙去年断弦未续,正好跟我家小妹结亲。是著是个读死书的,说:“我见其人甚为狂妄,不知治何经典?”是纡虽通实务,但是不了解徐州的情况,说:“未知治产如何,可能兴旺家业么?”是勋赶紧举手表决:“陈元龙才兼文武,不日将名重天下,就是他了,千万揪住了别放跑!”

    是宽奇怪地瞥了他一眼:“宏辅似乎对元龙很是了解啊。”是勋赶紧解释:“弟在徐州这些时日,常听人说陈登为东阳长,抚老育孤,爱民如子,似此贤吏,将来岂有不名闻天下,为时论所重的道理呢?”

    是宽幼而好学,他老哥也是挺喜欢这个兄弟的,并且是宽不跟老哥那样死读书、读死书、读书死,多少通点儿实务,所以是纡也颇敬重这位三哥。想想也是,要是没点儿社会经验,谁放心让他一个人出门在外去游学啊,是著倒是也想去来着,可是是仪坚决不让——怎么能让嫡长子莫名其妙地死在外地呢?

    是勋虽然是旁系族弟,而且回返北海故乡的时间不长,但就在这短短的一段时间里,他得到了孔融的赞赏,得到了孙乾的教授,并且单骑退了青州黄巾,再加上性情温和、嘴甜如蜜,所以是著和是宽对他的评价都挺高,甚至无形当中,觉得他比末弟是峻都要亲近多啦。

    故而既然是宽和是勋两人都一致看好那位陈登陈元龙,是著和是纡也就不再有所质疑了。是纡关照是宽:“最好三兄先去探那陈元龙的口风,他若是有意,咱们再写信去请父亲定夺——你我兄弟皆表赞同,料来父亲也不会反对的。”

    是宽点头,说最好挽留陈登在庄院中过年,那么就有好几天的时间,自己找个机会,就去跟他探问此事。散会以后,是勋就问啦:“三兄与陈元龙如何相识的,可投契否?”

    是宽回答说,他从荆州逃到徐州以后,就各处去拜访当地的名流,比方说赵昱、麋竺、曹宏、曹豹等等,也包括陈登的父亲、前沛相陈珪,顺道就帮陈珪带了一封信给东阳任上的陈登,两人因此结识——“陈元龙胸中大有丘壑,为兄不及也。言谈尚欢,却说不上投契。”

    是勋心说听这话,大概陈登没给你太好的脸色看,即便不分上下床坐,大概也就是普通的点头之交罢了。他想请是宽帮忙介绍,让自己跟陈登谈上一谈,但是是宽说:“进门之时,都已经将兄弟们介绍给了陈元龙呀,至于能否一谈,宏辅可自去。”

    是勋不禁挠开了后脑勺。

    他是真想结识陈登——这结识不是如同是宽所说的,光在进门的时候作个揖、问声好而已,说白了吧,他想跟陈登交朋友。原因有两个,一是前一世的时候,研究起三国的史料来,他就非常佩服陈登,时常想望其矫矫不群的丰采——当然,那不是他才看到的四十五度仰望星空,而是更深层次的内涵。他到这一世以后也见了不少名人了,可是名人也分三六九等,得在历史上留下不朽声名,让后人衷心崇敬的,他才有深入交往的**,比方说太史慈。跟太史慈和陈登相比,什么是仪啊、孔融啊,乃至于管亥啊、曹豹啊,那都算个屁啊?见到了或许高兴一阵儿,见不到就见不到吧,根本不会觉得遗憾。

    更何况,在他前一世所粉的三国武将当中,太史慈其实排不上什么号,而在他所粉的三国谋士当中,陈登却是位列前十名的,既然有机会结识,怎能不凑近去好好地观察观察、恳谈恳谈呢?

    第二个原因,徐方名士当中,其实只有陈登有真正的投资价值……嗯,或许还得加上一个麋竺,但那主要是看在他万贯家财的份儿上。无论陶谦、刘备、吕布还是曹操统治徐州,陈登都稳稳地在位,屹立不倒,这份政治智慧实足另人钦服,而且更主要的是,自己要是必须在徐州久居下去,巴住了陈元龙的大腿,那可比巴住曹豹、麋竺他们要靠谱多了。

    可是该怎么去跟陈登打交道呢?倘若是宽跟陈登关系不错,那么请是宽帮忙介绍,自己是有机会好好跟陈登恳谈的,然而瞧起来是宽没那么大面子,而且他自己就主动缩了,貌似怕碰钉子。只是目前这种状况,你真有机会把妹子嫁给陈登做续弦吗?

    是勋拐着弯把自己的疑问向是宽提出来,是宽低头想了一想,突然反问:“宏辅见过小妹么?印象如何?”是勋回答说只见过一面,品貌、人才确实是没得挑的,可是那管什么用?如今士人联姻主要是看门户登对,是家虽然门第也不算低,终究是外州之人,你有什么办法让陈登动心呢?

    是宽回答说:“小妹非止容貌姣好而已,幼好经史,见识尚在大兄之上……”是勋腹诽道:意思是说还不如你是吧?只听是宽继续说:“元龙在郯县并无亲故,元旦将至,陶使君也即将闭衙,正好趁机将他留在庄中过年。然后寻个机会,让他与小妹见上一面,我料事必可协也。”

    我勒个去~是勋在肚子里大骂,赶紧你老兄又想导演一出雪中偶遇的戏文来啊?你丫拉皮条拉上瘾了吧!他那里言之凿凿,是勋就觉得不靠谱啊不靠谱。看起来想要跟陈登拉近关系,甚至想要跟他联姻,还得靠老子自己啊!

    可是老子该怎么干呢?按照一般穿越文的桥段,这时候就应当直截了当地去见陈登,为他分说天下大势。穿越人士也就这点儿旁人无可企及的长项了,对于今后的历史展是门清啊。于是竖起两枚手指,嘡嘡嘡一番话掷地有声,就仿佛那鲁肃子敬的“榻上策”,又仿佛诸葛卧龙的“隆中对”,说得对面那人是瞠目结舌,听完了纳头便拜……

    可惜这种桥段放在此时此刻却非常不现实。要是在汉献帝逃出长安以后,大可照抄荀文若的“奉天子以讨不臣”,要是官渡之前,大可照抄郭奉孝的“十胜十败”,再往后就干脆抄“榻上策”和“隆中对”好了……可是现在有什么大势可言了?说袁绍肯定能打赢公孙瓒?说曹操肯定能入主兖州?说吕布也会来抢徐州?理论何在?会不会让对方当成是观星推命的妖人啊?

    再说了,没有过往的名声支撑着,平白无故跳出个无名小子来说天下三分,他喵的有谁会信啊?要是没有徐庶、司马徽等人的推荐,没有三顾茅庐,就从隆中来一农夫分说天下大势,你瞧刘备会不会搭理他?

    更何况,陈登还是有名的狂士,连进人庄中借宿都摆四十五度仰望星空的pose,自己要怎么开口,才不会让他给轰出来呢?而即便他不把自己轰出来,一直就那么仰望星空,言不入耳也不行啊。

    我靠来这还真是个大问题——自己是就此缩了呢?还是等是宽撞上大运,真把妹子领到陈登面前,而陈登还真看对眼了,等两家联姻以后再说呢?

    不行不行,是勋给自己鼓劲儿,可不能见易才进,遇难而缩。自己有多大斤两,自己心里很清楚,那么想要在这一世出人头地,活得更好,就必得掌握与他人尤其是贵人打交道的技巧才行,哪怕靠着蒙骗,也得先让那些贵人愿意接纳自己才行啊。真可惜没听说过陈登喜好诗文,否则就继续抄袭陶渊明……

    他想来想去,突然一拍大腿,嘿,自己彻底的想左了呀——走,这就去见陈登,这个法子说不准就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