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汉魏文魁 > 第七章、事后诸葛
    事前诸葛亮难做,事后诸葛亮好当,等到谜底一揭开,此前的种种细节,内含种种隐秘,也就可以彻底贯连起来了。

    是勋在孔融面前抄“采采荣木”,当时只有孔融和是仪两人在场,怎么就能在短短一年内传到了徐州曹小姐的闺房里来了?一条可能的途径是孔融对外透露的,但是勋在北海呆了大半年,就没听到士人群中传出自己什么诗名,郑益、王忠等人日常来往时偶尔说起来,也光提“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了,岂有墙内开花墙外香,青州抄诗徐州知的道理呢?

    那么只有另外一种可能性,这事儿是是仪告诉了是著、是纡,然后这兄弟俩告诉了是宽,再通过是宽告诉了曹家……

    哪儿这么巧啊,是宽一见到下雪就不由分说地扯着自己游园,游园就游园吧,又能迎面撞见主人家小姐,撞见了互相不回避,还跟一起搭话,然后才两句话就扯到自己头上……除了下雪是偶然,其它都是你们早就计划好了的对吧!是你是大导演昨晚临时编出的剧本儿对吧!

    是勋这个懊恼啊,怎么一着不慎就踩了是宽挖好的陷坑呢?可是转念再想想,自己就算能够未卜先知,早就料到了这一切,这大坑该踩还是得踩——难道族兄要扯你去游园赏雪,你能够撒泼打滚地不去吗?难道迎面撞见了曹小姐,你能够装小丑让对方彻底放弃你吗?

    再退一万步说,哪怕没有这出戏文,是宽既然打定了主意让自己娶曹家小姐,还写信通知是仪,是仪就有九成的可能当即应允,他是自己名义上的伯父,更是是家的大家长,难道自己有拒绝的权力吗?别说娶曹家小姐了,哪怕大家长让自己娶沈元那鸟人家的女眷,自己也只好捏着鼻子认了不是吗?

    太祖爷在《湖南农**动考察报告》中曾经说过:“这四种权力——政权、族权、神权、夫权,代表了全部封建宗法的思想和制度,是束缚中国人民特别是农民的四条极大的绳索。”今天是勋算是领教到了族权的厉害啊,切身感受到封建族权对自己的禁锢和摧残哪——可是没有办法,在这个时代,要想好好活下去,就没有什么个人自由可言。

    他咬紧牙关,努足力气,还想继续挣扎:“何不将曹氏女许配给八弟?”是峻也还没说定亲事哪吧,他是你们亲兄弟唉,没事儿总扯上我干嘛?

    是宽摇摇头:“子高无行,如此大事,他如何能够担负?”说着话又习惯性地拍拍是勋的肩膀:“宏辅,休要总将自己当作是外人。你我同祖兄弟,叔父又已过世,你无所依靠,便将家父当作你亲生父亲,将我等当作你亲兄弟便可。是家能否在徐州站稳脚跟,进而能否广大门楣,便全靠你我,还有文通啦,便连大兄也是靠不上的。”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是勋再没有任何推搪的理由。事后他自己安慰自己:“生活就象是被强奸,要是注定了无法反抗,那还不如闭上眼睛默默地享受吧。”曹小姐不难看啊,反正自己此生注定要因家长之命、媒妁之言去讨一个陌生的女人为妻,与其两眼一抹黑地不知道撞见什么姐,那还不如就曹小姐吧。曹豹虽然在历史上只是个打酱油的,可在现实里终究是徐州数一数二的豪强,能沾他多少光就沾他多少光吧,难道你还痴心妄想娶曹操的闺女不成么?

    可是转念又一想,不妙不妙,就跟曹小姐这短短几句话的接触,她貌似是个喜欢诗歌的女文青哪,一旦娶进门来,日夜相见,那还不立码露馅儿啊?拍拍脑门又想,不怕不怕,老子有神器“夫权”在手,她难道还敢胳膊肘朝外拐,去揭穿老公的真面目吗?

    他就这么患得患失地迷茫了一上午,下午曹豹派人来找是氏兄弟,说“使君召见”。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是勋就觉得曹豹对自己的态度更热络了许多,难道说他闺女已经回去禀报了,说瞧见是家七公子了,人品不错,或者是宽已经去跟他讲好了,说我家七弟“应允”了婚事,现在就等父亲大人的尊命了吗?是勋却是一脑门的官司,不敢正眼去瞧曹豹。

    曹豹带着是氏兄弟去拜见陶谦。就见这位大名鼎鼎的徐州刺史,满脸的褶子,须皆白,果然眼瞅着就已经风烛残年,没几天好蹦跶了。瞧上去陶谦跟是宽很是熟络,寒暄过后就问:“此前所言,叔勉可考虑好了吗?”

    是宽毕恭毕敬地回复说:“多承使君厚爱,然而小人先得安顿好家族,才好应使君的征辟。”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陶谦说着话,又把目光移向是勋,“听闻令弟也是一时俊彦,可愿来州中为掾么?老夫这里实缺人才啊。”

    是勋还没打好主意上不上陶谦的贼船——要是真跟曹家结了亲,估计就逃不掉了,不过现在还是能避开就先避开。于是他赶紧推辞说:“小子年纪尚幼,学问未通,恐负使君所望。”

    “令兄学识俱嘉,你兄弟既然相聚,便多向令兄请益吧。”看起来,陶谦也只是瞧在是宽的面子上随口招揽,并没有一定要召是勋入幕的意思。不过他这随口一说,倒是启了是勋,对啊,以后我就追着是宽请教经学,说自己必须得一门心思放在学习上,诗歌小道,暂且抛去脑后,那不就得逃大难了吗?

    就听陶谦又问是宽:“还有那件事……”

    是宽微微一笑:“曹叔元已然应允,正等家父遣人来纳采,可与我这七弟结为良缘。至于那一方……”

    陶谦连连点头:“甚好,甚好。你且放心,只要尊翁应允了,老夫亲自去寻子仲议亲,他断无不允之礼。若两门亲事能够同日成礼,实足以为佳话,我徐州也自然安泰了。”

    我靠,原来总导演是陶谦哪!估计这事儿自打是宽上回从荆州逃回来,来拜谒陶谦的时候,这一对狼狈为奸的家伙就已经定下了吧。不过那时候是宽可能还不知道有自己的存在,他给曹氏女预定的究竟是谁呢?难道是是峻……

    是勋不禁在肚子里开始了一长串的推理和演绎:自己是从未来穿越过来的,这只小小的蝴蝶还没怎么扇动起翅膀来,倘若没有自己,这撮合曹、麋两家拐弯儿成为亲眷的计划,究竟会不会成功呢?曹家小姐确实可能嫁给是峻,而至于她做吕布小妾的事儿,八成只是演义的虚构。可是麋竺的妹子,历史上是嫁给了刘备啊,没是宽什么事儿……

    再转念一想,这年月并不讲究从一而终,就算麋夫人不是黄花大闺女,只要老公不在了,她照样可以改嫁给刘备嘛。终究麋竺把妹子献给刘备,那是政治需要,是为了保证自己在刘备集团中的地位牢固而不可动摇,而刘备娶麋竺的妹子,也是为了顺道求取大舅子的财产。话说刘备除了第一任老婆后来被吕布所夺,历史上没有留下名姓来以外,从麋夫人开始,到后来的孙夫人,再到入蜀后的吴夫人,就全他喵都是政治联姻的产物啊……

    说不定麋夫人真是二婚,所以不怎么被刘备所喜爱。要不怎么刘备称帝以后,竟然追封了小妾甘夫人为皇后,那个自己逃回娘家去的孙夫人不用说了,结局不详的麋夫人也没落着个皇后的名份呢?

    不好,走神了,脑补过多,于己无益……拉回来考虑最重要的问题,刘备最终得以入主徐州,那就是说虽然拐弯儿联了姻,曹、麋两家的矛盾却并未得到缓解,是因为其间又出了什么事儿呢,还是必然会如此呢?

    从州府中回来以后,是氏兄弟就投入了繁忙的买地置庄的工作。是宽已经写了书信,派人送去诸县的曹氏别院,要老大、老四带着家眷,保着财产,赶紧都到郯县来。他在曹豹的帮助下,很快就在郯县城南买到了一顷多水浇地,并一处小庄子。只可惜这几年徐州还算比较安泰,而从北方避难涌入的士庶又为数不少,所以几座中心城池附近的闲田数量有限,即便曹豹再怎么帮忙巧取豪夺,也很难购置到成片的良田了——成片的良田全捏在豪门手中,别说曹豹了,就算陶谦也没必要为了是家去特意开罪他们。

    据说南边儿的广陵郡本多沼泽,有些地势还算不错的,只要把水排干,就能种稻,因为户口较少,所以这类田地还能购入一些。所以是宽留下是勋整治新购进的庄院,自己很快就启程往广陵去了。

    是勋在庄院中忙前忙后,一连忙乎了小半个月,才等到是著等人到来。是著还则罢了,他对是纡真是盼星星、盼月亮地思念哪,于是一股脑把庄中事务全都扔给了这位四兄,自己赶紧扯着大兄“研究学问”去了。

    腊月,是仪从北海遣人送信过来,不出是勋所料,他完全应允了是宽的计划,就请临沂王氏的大家长王融帮忙向曹家纳采,请陶谦帮忙向麋家议亲和纳采,还说不必等待自己主持,可由是著暂代父职,尽快帮三名兄弟(也包括是纡和王家)敲定和完成婚事前的各种准备工作。是勋是彻底的无法可想,只好假装“婚前综合症”作,整天窝在屋里读书,所有的事情全都拜托是著(其实真忙活的是是纡)了。

    除夕前不久,是宽终于从广陵归来,此行不仅购得了一处庄院,十好几顷地,还带回来一个人,声称乃“小妹之良配”。是勋乍见就不怎么喜欢这个家伙,只见他年近三十,白面长须,倒生得一副好皮囊,可是脖子总是梗着,下巴总是翘着,嘴巴总是撇着,眼神总是四十五度仰望星空——你谁啊?哪儿学的这份狂劲儿?

    可是等是宽一给介绍姓名,是勋立刻就给跪了——我靠原来是这尊大神,果然狂得出名,狂得性格,狂得让绝世枭雄都要翘大拇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