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汉魏文魁 > 第六章、自编自导
    那一刻,是勋又北影厂彪子附体了,只见他将双眼一挤,再睁开来的时候已经是热泪盈眶——“我本居于北地乐浪,那里冬季惯见这般大雪,自小便有父母领着在雪中嬉戏。如今景致宛若,但先考、先妣却已先后辞世,对景思亲,但觉惨然,哪里还能有什么妙作呢?”

    此言一出,是宽和曹小姐尽皆变色。曹小姐微微蹙起秀眉来,略有些尴尬,但是随即就自然转换成三分歉意和七分同怜同伤,微微屈膝道:“都是奴的不是,勾起了宏辅先生的伤心事。宏辅先生真仁孝君子也……不禁使奴也想念起泉下的母亲来了……”说着话,抬起袖子来掩了面,转身便即离去。

    是勋这才一块大石头放落肚中。只听是宽道:“却是为兄之过,不知宏辅有此哀思,还要强扯你出来赏雪。咱们且回屋去叙话吧。”

    是勋心说回屋甚好,叙话就不必了。可是他根本想不到的是,等到两人返回了是勋的寝室,对面坐定,是宽一开口竟然是:“宏辅,你看那曹氏的女公子如何?可如意么?”

    是勋闻言愕然:“三兄此是何意啊?”

    是宽问过那一句以后,突然不再接口,却顾左右而言他:“宏辅是初次来到徐州,此间情势,想必不甚了然。然而昨日我与曹叔元亦有所论及州府上下,不知宏辅听了,作何感想?”

    是勋心说你这瞬移也太快了吧,究竟想说些什么?只好随口敷衍道:“未有什么感想。只是听得……似乎陶使君体调不佳?”

    是宽轻轻点头:“陶使君已届六旬,恐怕时日无多了。如今董贼擅权,天子西狩,关东路隔,一旦陶使君辞世,恐怕不会再有新刺史来接任——就算来了,也多半是权奸的乱命,州内不会接纳。要想保得徐州平安,除非是陶使君的两个儿子继承父业。”

    是勋皱着眉头问:“又非诸侯,岂能父子相继?”

    是宽苦笑道:“时势如此,哪里还能顾得了许多。”

    是勋又问:“可是听三兄与曹叔元所言,陶使君的两个儿子都不成器?”

    是宽点点头:“故此必得良臣辅佐,上下一心,才能抵御外敌,保此一方平安。陶使君早便有所筹划,今夏遣臧霸屯军开阳,便为了据其形盛之地,东御兖、豫之敌,北分青州之势——至于南面扬州,有长江阻隔,倒没什么可担心的。”

    是勋心里明白啊,陶谦这是要把徐州打造成他们陶家世袭的独立王国,不过对于乱世中的本地士人来说,谁管你姓刘的管还是姓陶的管,以及后来还可能出现的姓吕的管,只要能够保得一方太平,御敌于国门之外,那就值得拥戴。可是,是宽跟自己说这些,究竟是什么用意呢?

    他眼望着是宽,也不接话,静静等他的下文。是宽突然朝前俯了一下身体,凑近一些,低声道:“如今这徐州五郡,陶恭祖在上,其下有三人深得宠信,执州吏之牛耳,宏辅你可知道吗?”

    是勋接口说:“听三兄前日所言,本处主人曹叔元想必是其中之一了,并且其兄曹宏曹仲恢也是陶使君的心腹。却不知另一人为谁?”

    是宽抬起手来,伸出两枚手指,回答道:“东海朐县,有一位麋竺麋子仲,现为徐州别驾从事,宏辅你可知道么?”

    是勋心说麋竺啊,那还有什么不知道的?且说这位麋竺麋子仲,演义小说里给简化成姓糜,乃是刘备的早期谋士之一,跟着刘备到处流蹿,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是始终受到优待——就跟自己的半个老师孙乾孙公祐是一路货色。而且这位麋竺还有个弟弟叫麋芳,后来坑陷了关公,投降东吴去也。

    可是他当然不会这么跟是宽说,只是支愣着耳朵问:“愿闻其详。”是宽答道:“麋子仲世代经商,家财上亿,僮仆、门客不下万人,据说州中这几年的军资,多由他所襄助。他还有一弟,姓麋名芳字子方,亦为州中名士,在郡内为掾。曹氏、麋氏,便是陶恭祖的左膀右臂,若能协同一心,即便恭祖不在,徐州亦可得安……”

    是勋一边点头一边问:“听兄之言,目前两家并不和睦喽?”

    是宽轻轻叹了一口气:“是啊。麋氏因其土著,而恨曹氏为客;曹氏世代豪门,而嘲麋氏为贾竖……这便是陶恭祖最放不下心来的地方……”

    是勋在内心窃笑——还用你说吗?这我早就猜到了。根据史书记载,陶谦临终之时,放弃自己两个儿子不传基业,却偏要把徐州让给一个外来户刘备,据说就是麋竺给传的话,并且亲自捧着州牧的印绶到小沛去献给刘备的。后人议论,都觉得其中大有阴谋,应该是麋竺为夺权也好,想保徐州也罢,假传了遗命。可是很多陶谦旧将对此深感不满,所以后来曹豹要迎吕布入州,把刘备赶跑。只是史书上没记载这曹豹原本是外来户,对于麋、曹之间矛盾的根本缘由更没丝毫透露就是了。如今听是宽一说,确实在理,这年月地方保护主义很强,本地士人往往瞧不起外来户,而士大夫也往往瞧不起做买卖行商的家族,所以麋家才会和曹家不对眼,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可他还是不明白,是宽跟自己说这些究竟是何用意?突然间脑海中灵光一闪,难道是家打算抱着曹豹的大腿,一起去对付麋竺不成吗?要是那么着,就得想尽办法,不让刘备入徐州啊,否则到时候麋家势涨,曹家和自己的是家肯定倒霉……倘若历史不受蝴蝶翅膀的影响,继续按惯性展,说不定自己将来还得在吕布手下讨一阵子生活呢……是仪究竟是什么年月跑江东去的啊,怎么彻底地想不起来了?

    可是他没有想到,是宽接下来竟然说出那样一番话来——“曹、麋不合,则徐州不安。而要想徐州安定,都在你我兄弟身上。”

    是勋一头的雾水:“三兄究竟想要小弟做什么,请明言吧。”

    是宽莫测高深地淡淡一笑,突然间再度瞬移:“宏辅适才见那曹家的女公子,不知印象如何?”

    是勋悚然一惊:“难、难道三兄想要小弟与曹氏联姻……”

    “正是如此,宏辅果然是聪明人,”是宽欣慰地笑笑,“倘若宏辅能与曹家联姻……麋竺恰有一妹,尚在闺中,陶恭祖愿意为愚兄前去说亲。到时候我是家便与曹、麋两家相为姻戚,从中周旋,要使两家和睦不难。”

    我勒个去~是勋心说你打得好如意算盘!可是为什么偏要我去娶曹家小姐,你倒去娶麋竺的妹子呀,倒过来行不行?

    曹豹终究在史书上是打酱油的小角色,他的闺女虽然长得还凑合,小模样也挺喜人的,终究不是天姿国色……貌似根据演义上所说,这位曹小姐后来是送给吕布当妾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有所本。而那麋竺,家财万贯,就是徐州富,据说后来刘备被吕布赶出了徐州,就全靠着麋家的财力才得以重整旗鼓,说起含金量,麋字招牌可比曹字招牌闪亮得多了——又不是现在还呆在东郡的那个曹家。

    而且麋竺的妹子,那可是后来跟了刘备的麋夫人啊。正所谓“唯大英雄最好色,是真名士自风流”,曹操、刘备,那都是色中恶狼啊,曹操最好人妻,刘备就喜欢皮肤白的女人,在徐州纳了个甘夫人,整天把她跟尊白玉美人相提并论,晚上也不知道是搂着美人玩儿玉人呢,还是搂着玉人玩儿美人……总之,刘备的眼光不会差,估计麋夫人也肯定是当世绝色哪。

    要是能提前抢了刘备的女人,那该多有成就感啊。可他喵的是宽偏偏就想霸占这份成就感——话说麋夫人落在你手里,你也压根就感觉不出什么玩儿名女人的乐趣啊,还不如给我呢……

    所以,倘若是宽开口就说自己愿意娶曹家小姐,让是勋去娶麋竺妹子,说不定是勋还真就动心了,可实际上易地换位,他是真不想娶曹家小姐。不是说曹小姐不漂亮,她虽非绝色,也肯定及格,加上那健康的肤色和异样的相貌、风韵,说不定还能多加一二十分。可是跟打酱油的曹豹结亲,自己从前可根本没有想过唉……能不能再稍微高上那么一点儿,让自己傍着丈人,对未来能多上点儿盼头?

    可是是勋还来不及拒绝,是宽先就自说自话地敲定了:“我已与大兄、四弟商议过了,并且寄书与家父,如此美事,料他必然应允。”

    我靠来,原来早有预谋!那你还特意让我见曹小姐一面干嘛?还假模假式问“印象如何”干嘛?不管我对她的印象是好是坏,哪怕曹小姐是个瞎子、聋子,是凤姐减三分,你们不早就决定了嘛。还写信给是仪,不用问啊,跟曹家联姻,有助于是家在徐州站稳脚跟,是仪也没有不答应的理由哇!

    转瞬之间,是勋终于明了了今晨那一幕“雪中偶遇”的桥段,完全是面前这位是导安排好了的,自己还懵然无知地假装眼含热泪演了出戏,原来不光光自己,那位曹小姐也是演员啊,而是导干脆自编自导自演哪!我靠自己已经对这位三兄提起了十二万分的警惕,没想到还是中了他的圈套!

    ——————————我是奋进的分割线——————————

    一周时间的“主站六频广告”结束了,我看网上很多人都说,上了这个推荐,每天起码加两百收藏啊,为啥我这一周只有加了不到六百收藏呢?是不是因为推得太早了呢?我很汗也很泪啊……今天开始,换历史频道“分类图片轮转推荐”了,不知道又能产生何种效果呢?

    总之,我会继续一天两更,努力创作的,希望读者们不吝你们的推荐、收藏啥的,更要不吝你们的评论啊——读者的评论是作者创作的重要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