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汉魏文魁 > 第五章、雪中偶遇
    是勋想象中的曹豹,就是一粗鲁武夫——不,转念再仔细想想,此人身任徐州兵曹从事,该是士人,而非武夫,后来让张飞一顿好打,要论粗鲁,应该也粗鲁不到哪儿去……要么就该獐头鼠目,是一奸佞小人或者无名下将的惯用大众脸吧。

    可是他根本料想不到,从屏风后面转出来的此间主人竟然会是这般形象。只见此人身高在八尺左右——也就是一米八奔上——肩宽腰细、四肢颀长,光这身量,就够上杂志封面的。至于相貌,怎么说呢?貌似那些评书演义中描绘美男子的套话,大多都能够套上个五六分。

    先说“面如冠玉”,这曹豹的肤质瞧着就不错,脸上没有一点痤疮啊、斑痕啊、雀斑啊什么的,但却是健康的小麦色,并不够白皙;再说“目若朗星”,他一对细眼其实经常瞇着,偶尔一睁,确实精光四射,使人不敢逼视;至于“鼻直口方”,此人鼻梁确实挺拔,但鼻头略微有些下钩,平白生出点阴戾之气,而双唇略厚,却又将这点戾气自然地消散于无形,反而显得颇为中正平和;“五柳长髯”他是比不上戏台上的关公的,浓密而整齐的胡须,也就刚垂到胸口而已,距离肚子还挺老远……

    总而言之,这曹豹倘若刮干净胡子,搁是勋的前一世,就属于平易近人的高富帅,出门会引起大姑娘小媳妇连番尖叫的那种,而且要是去演戏,就这种形象,不是男一也得是男二,还肯定是正面人物,或者隐藏极深的奸角。这就是那打酱油的曹豹吗?简直脸再宽点儿就是润哥,脸瘦三分就是道明叔……

    “叔元兄别来无恙?”是宽的问候彻底打消了是勋的疑惑——果然这位就是曹豹曹叔元……只见曹豹仪态端庄,拱手还礼:“重会叔勉,为兄不胜之喜,请问这位是?”

    是宽向曹豹介绍了是勋,双方分宾主坐下,随便寒暄几句。曹豹也不矫情,很快就导入了正题:“叔勉的来意,前日书中已达。请放宽心,有我在徐州,不管欲购何处的田舍,都由我来出面,位置、价钱都好商量。”

    “如此便烦劳叔元兄了。”看起来是宽跟这位曹豹交情还真不错,三言两语,就把大事基本商量定了,接着就开始各说些别后际遇。是勋支楞着耳朵只管倾听,倒是从中得出好几条重要讯息:

    一,这位曹豹行三(所以跟是宽一样,表字中有个‘叔’字嘛),上面活的还有个二哥名叫曹宏,字仲恢,也深得陶谦宠信,任为簿曹从事之职;二,陶谦这两年虽然频繁动兵,将青州黄巾驱逐出境,其实基本上都是曹豹和骑都尉臧霸领兵,他本人就呆在郯县没怎么挪窝——因为年岁大了,健康状况也不大好,早已不堪鞍马劳顿了;三,陶谦的两个儿子陶商和陶应,全都是纨绔子弟、无德衙内,所以州中普遍对后陶谦时代忧心忡忡。

    曹豹和是宽恳谈了一个多小时,其间两人也多次似有意似无意地把话题转到是勋身上,似乎担心冷落了他。是勋回话前先笼手齐胸,对方问一句他就答一句,态度极为恭敬,绝不主动插话——关于这些地方上的历史细节,他就想插话也根本插不进去啊。

    完了是还算丰盛的酒宴,宴罢家人来报,已经安顿好了是氏兄弟的从人,两位是公子的宿处也都打扫干净了。于是撤宴而散,是勋回到寝室,借口酒喝多了,倒头就睡,生怕是宽趁着酒兴再要来跟他白扯些什么。他躺在褥子上就想啊,既然曹豹已经打了包票,那是不是明天就能返回诸县去呢?还是买哪儿的地、置哪儿的宅子,都必须得跟曹豹商定了细节呢?反正自己插不上话,是不是干脆找个借口不露面为好呢?又有啥借口可找呢?

    大概因为路途疲惫,而且这一道儿上逗引着是宽详细描述自己游学的经历,自己的精神过于紧张,是勋躺下没多久,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当晚做了一个荒梦,梦见是宽果然要来跟他谈诗,梦中的自己倒是毫无惧色,开口就“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结果是宽一张嘴:“却不如‘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了。”是勋闻言大惊:“三兄,原来你也是穿越来的?却不知从何年何月穿来的?”是宽突然间把脸一板:“我来自七十八世纪,特来捉你回去割了**当太监!”

    他从梦中悚然惊觉,又是半被窝的冷汗,只觉得口干舌燥,忍不住就叫:“月儿取水来我喝。”然后才彻底清醒过来,想到此行并没有婢女跟随,别说月儿了,连星星也没一个。

    睁眼抬头,只见朦胧的白光从蒙着薄纱的窗棂中直透进来——呀,原来天已经亮了。披衣起身,推开窗户,突然无尽的寒气扑面而来,他不禁鼻子一痒,就想要打喷嚏。眼光扫向窗外,但见院中原本枯黄的灌木、草坪全都不见了,只剩下白茫茫一片。

    哈?这十月份还没过完,怎么就下起雪来了?天时不正啊。

    招呼下人打水进来,是勋洗漱完毕,正琢磨着这一天该怎么混过去呢,突然见到是宽踏雪而来,打老远就喊:“宏辅起来了?六出飘飘,天地茫然,真好景致啊。曹家有精致后院,不如我你一起去赏雪游玩吧。”

    是勋心里“咯噔”一下,心说怕什么就来什么。这雪也是可以随便赏的吗?但凡爱好诗歌的人,见到任何景致都难免会生出些诗兴来,更何况这漫天大雪,天地一色呢?总不可能踏雪游园,还央告着是宽讲述自己游学的所见所闻吧?真要讲那些,又何必出屋去?完蛋,完蛋,看起来今天自己的文抄公嘴脸就要被揭穿了!

    他还想找理由推搪,但是是宽不由分说,扯着他的袖子就走。是勋只好低着头苦思冥想啊,究竟有什么咏雪诗可以抄袭呢?可是想来想去,脑子里冒出来的只有:“江山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我靠来,这张打油的诗要是贩出去,立码就会成为士林的笑柄啊!

    他被是宽扯着,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心中七上八下,脑袋里一团浆糊,根本就没注意到自己走到了何方,四外有何景致。突然前面的是宽停了步,他也不自觉地停下,却听是宽开口说:“这位想必是曹公的女公子了,某乃是宽,此乃舍弟是勋。”

    女公子?哪儿冒出来个女公子?是勋闻言,这才抬头朝前一望,只见白雪覆盖着的灌木丛后面,这时候露出两个年轻女子的身影,一个似是婢女,另一个却披着翻毛的皮裘,裹着兜帽,看穿着打扮,应该是富贵人家的小姐。

    他看第一眼的印象:果然这是曹豹的闺女儿,两人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当然啦,这只是一种比喻的说法,真要就把曹豹刮干净胡子换身女装,就算他再怎么英俊,也绝对能吓得小儿不敢夜啼。所以一见就知道跟曹豹有血缘关系,是因为这姑娘身量也挺高,估计得上一米七了,肤色不够白皙,但却是健康的小麦色,映衬着白裘、白雪,别有一番另类的风致。跟老爹一样,她的眼睛也不大,细长的似乎有点儿眯缝,鼻梁很挺,尖端略有些勾,嘴不大,双唇略厚。总而言之,说不上很漂亮,比起是家的二小姐来还要逊色三分,但却似乎综合了慵懒、活泼,狡黠、仁厚等好几组相对立的性格特征,别有一番可爱之处。

    他在瞧人家姑娘,人家姑娘也恰好在这个时候把目光投向了他,然后含着羞涩淡淡一笑,垂下眼来,侧过身去,低声问:“难道便是‘采采荣木’的是宏辅先生吗?”

    是勋左眼皮不禁一跳,心说这年月也没有电报、电话啊,怎么我在青州抄袭的诗作,才刚一年就传到徐州来了?还竟然能够传入深闺?我靠还真不能小瞧了这时代士人之间的串联啊,以后自己抄诗还得更谨慎一点儿才是。

    是宽代是勋回答:“正是舍弟宏辅。昨日才来贵府上,今晨见瑞雪降下,因此特来后园玩赏,不慎冲撞了女公子,还请恕罪。”

    顺着是宽的话头,是勋也本能地拱手躬腰,只听那曹小姐又问:“不知见此美景,宏辅先生又有何妙作啊?”

    我靠,来了!是勋心里这个气啊,心说我还在琢磨怎么应付老三呢,三不知又跳出个曹小姐来,竟然也要谈诗论文——你一个养在深闺的大姑娘,不把心思花在女红上面,没事儿识的什么字,学的什么文,充的什么文艺女青年啊?他这时候倒真有点儿憧憬理学了,理学泛滥的时代比方说明、清,就没几个大家闺秀敢见了陌生人还不赶紧撒丫子逃走的!

    可惜自己没能穿去明、清,而且要是穿到那年月,肯定不敢再抄袭什么诗歌了,也就不会被个女孩子问住。

    转瞬之间,是勋的脑筋是飞旋转,嘿,你还别说,这人要是被逼急了,真是什么招儿都使得出来。当下他把双眼一闭,用力挤了一挤,露出一丝悲戚愁苦之色,开口便道:“如何能有什么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