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汉魏文魁 > 第三章、苍天不仁
    这一路上,那名家奴详细说明了事情的原委。

    真是无巧不成书,是宽原本在荆州游学,深得刺史王叡的喜爱——这位王刺史,便是临沂王氏的前任大家长,也是现任大家长王融之兄。谁想碰上诸侯讨董,长沙太守孙坚兵入郡治汉寿,逼死了王叡,是宽只好跟随着王叡的家眷、门客,一起逃到南阳,暂依太守张咨。可是随即孙坚又兵入南阳,斩杀张咨,于是一大群人只好再次逃难,一路之艰辛难以细表,直到本年夏季才始返回临沂。

    虽然是纡和王雄交情颇深,已然商定了婚姻,但是终究尚未成礼,两家还不算亲眷,所以是宽并不打算在王家久居。他暂歇了风尘之苦以后,据说又转道州治郯县,前去拜见几位徐州的名士,并且很可能还觐谒过刺史陶谦。后来因为听闻黄巾贼入北海,恐怕家族遭难,所以匆匆离开郯县,北行到了诸县。这时候琅邪郡内的青州人很多,本来就互通声气,所以他听说长兄是著带着家眷暂住在城北传舍,就很轻松地找上了门。只可惜,是著前脚离开,他后脚才到,失之交臂,于是就先帮忙安顿家眷、家财,并且在传舍留下书札,还安排一名家奴相候。

    前因后果分说明白,是著和是纡方才大大地舒了一口气。但是是勋可舒不出气来,他脑袋里一个劲儿地在转圈:“沛国、曹氏……我靠不会这么巧吧!”

    他能想到的沛国曹氏,还能有什么人了?不就是曹操、曹仁、曹洪、曹纯那一大家子吗?曹家兄弟这时候肯定还在东郡啊,不会到徐州来,那么这儿的究竟是曹谁呢?似乎隐约有些印象,曹操的老爹曹嵩、兄弟曹德貌似为避董卓之难,逃离了老家,避到别处去了,后来被陶谦所害……既然被陶谦所害,那应该就是避到徐州来了吧!

    不会吧,难道自己竟然有机会见到曹太公?能不能利用这个机会跟曹操扯上关系呢?我靠老天爷啊,你给我的这份惊喜还真是大到没边儿啊!可是……老天爷真的能够这样眷顾自己吗?

    答案是:不能!

    很快,一行人就赶到了曹家庄院,是宽迎出门外。就见这位是三公子相貌俊雅,比是著添三分灵性,比是纡添三分书卷气,除了胡子短一点以外,几乎就是老爹是仪的克隆。是勋大礼拜见三兄,是宽急忙双手搀扶,热情地拍着他的肩膀:“宏辅啊,前遇公祐先生,说孔北海甚为嘉奖贤弟的诗歌,为兄也有此好,异日可以好好切磋、唱和一番。”

    是勋心说不妙。

    从来穿越文中,抄袭诗歌的主人公很多,但是绝大多数瞧着都不靠谱,且不说跑唐朝、宋代抄那些“人生若只如初见”的句子,是不是真能赢得满堂彩——纳兰性德就算在清诗家中都不算第一流的,凭啥唐人、宋人会吃他那一套——就说他们抄了一又一,整天混在文人圈子里蒙吃蒙喝而竟能不露破绽,那很明显就是“纸上谈兵”。抄文好抄,论文难论,文人互相唱酬,不是光抄上几句成句就行的,人要是问起来你的诗好在哪里,他的诗有何短处,不是真有一定古诗词底子的人,真能答得上来吗?你就算背全了《人间词话》之类的书也不管用啊,古往今来的诗歌浩如烟海,王国维他们才评过几?

    是勋可以在孔融面前抄诗,将来也可以在曹操面前抄诗,因为尊卑有序,在他们面前就算回答不上问题来,也可以找种种借口推搪,或许别人还以为你是谦虚,是不敢跟尊长较真儿。但是在同辈面前,比方说是宽面前,要是抄诗,是宽若打算跟你深入探讨每一句每一段呢?你又该怎么办?正所谓“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

    终究被曹操、孔融问哑巴了不丢人,即便打不过一流诗人,人还会认为你是二流诗人,可要是被是宽这类连名气都没有的家伙问哑巴了,那还不当场露馅儿么?好比那位裘千丈,他要是出场就被黄药师打败,大家顶多以为“铁掌水上飘”不如“五绝”,得算次一流高手,可是三拳两脚就被还没练过《九阴真经》的郭靖打败,立码谁都明白他是西贝货了。

    是勋本来就不是很想跟着是氏兄弟南下,避祸琅邪,这地方虽然暂时太平,可是也没有什么机遇,而且说不定几年以后,曹操就要杀过来了,所到之处据说是血流漂杵、鸡犬不留啊,接着曹操、袁术、刘备、吕布还得在这儿常年鏖战呢。所以青州士人,也包括是仪在内,先是南奔徐州,接着就又被迫渡江去了江东——真要到那一天,自己说不定也得被迫渡过长江去,难道真的按照历史上是家的轨迹,从此就跟着那碧眼紫髯小儿一辈子吗?

    所以他路上就一直在想,是不是等是家安顿下来以后,自己就找个借口离开?比方说,先去投奔太史慈,跟他学一段时间武功。终究乱世之中,有功夫傍身的话,存活几率应该会高上那么几成,起码自己得把骑术给练上去,那样打不过总还跑得过不是吗?

    虽说几年以后,太史慈也要南下江东,但终究自己跟太史子义是朋友而非亲眷,到时候再想从他那儿脱身,就要简单得多了。

    因为是宽那一句探讨诗歌的无心之言,是勋当即打定了趁早离开的念头。

    是宽将兄弟们让进庄内,是纡就提出要拜见庄院的主人。是勋觉得自己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啊,忙不迭地整顿衣冠——可得给曹太公留下个好印象,最好从他那儿讨份荐书,自己直接就奔东郡去拜见未来的大魏太祖武皇帝。可是是宽却摇头说:“此间主人还在州内任职,此刻不在庄内。”

    耶?在州内任职?那又是谁了?难道是说曹操的兄弟曹德?曹家跟陶谦不是向来不对付吗?难道是自己的判断失误?

    关于曹太公曹嵩和曹德之死,史书上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记载。一种说法,曹操派人去迎父,陶谦为了讨好曹操,派部将张闿护送,然后张闿见财起意,就在路上把这曹家父子给宰了——演义采用了这种说法。但是还有另外一种说法,说陶谦压根儿就是幕后黑手,是他主动派兵去截杀了曹嵩和曹德的。

    是勋前一世是三国粉,他在研究这段历史的时候,比较倾向于后一种说法。因为当时关东诸侯结成了相对立的两个集团,一是袁绍—曹操集团,刘表也属于这个集团,二是袁术—公孙瓒—孙坚集团,陶谦也属于这个集团,双方见过不止一仗。所以后来曹操攻徐州,公孙瓒所署的青州刺史田楷要派刘备去救援。

    既然陶谦跟曹操分属不同的阵营,彼此是敌非友,那么说陶谦派人护送曹嵩父子,那就是很不合情理的事情。因为那时候公孙瓒虽然被袁绍在界桥打败,势力还并没有消退,而且袁术在南方虎视眈眈,陶谦没理由那么快就改变阵营,去向曹操献媚——再说了,就算献媚,也得找老大袁绍献媚啊,找曹操有多大用了?

    可是如今听起来,曹家竟然有人在州里做官,也就是说在陶谦手底下做官——难道说,自己的判断错误?还是说历史的复杂性要过了史家的笔头,有太多不为人所知的秘辛隐藏在深不见底的渊薮当中吗?

    他正琢磨着呢,就听是著开口问道:“不知是哪位曹君,在州中担任何职啊?”是宽淡淡一笑:“便是如今陶使君身边的红人、兵曹从事曹豹字叔元。”

    曹、曹豹!我勒个去~是勋差点儿没一口老血喷将出来。

    《三国志》上貌似就提了一回这个曹豹,具体内容是勋不记得了,但是演义中曹豹的事迹他印象还是颇深的——话说这曹豹为陶谦旧将,后来跟了刘备,当刘备往讨袁术之时,留下张飞守城,张飞使酒任性,鞭打曹豹,于是曹豹就勾结吕布,谋夺了下邳。这人最后的下场,貌似是被张飞一矛给捅死了。

    无论在历史上,还是在演义中,这位曹豹先生都是配角中的配角,打酱油的路人,而且跟曹操那个曹家八杆子都扯不上联系(既说他老家也在沛国,说不定其实还是有关系的,但应该不会有多紧密)。倘若比拟成Rpg游戏,那么曹嵩很可能是引导主线情节的重要角色,曹豹就是路边儿只有一句废话的没用npc而已,对不对话的丝毫也不影响情节展。

    我靠果然不能对这贼老天抱有什么奢望啊,我就知道他不会这么善待自己呀!

    是勋带着满腹的失望和怨气进了是宽给自己安排好的住处,婢女月儿迎将上来,眼泪汪汪地行礼:“公子,您……您终于回来啦……”是勋瞟了她一眼,心情略有好转。本打算按照惯例稍稍调戏一下的,但是走了一整天的路,又才横遭打击,这回儿就觉得浑身乏力,精神倦怠,真是提不起兴头来。他只是轻轻一挥手:“打水来我沐浴吧。”

    对于自己今后的行止,他暂时不打算做任何决定,准备先好好睡上一觉,明早起来再想。可是当晚正要宽衣睡下,突然听得有人叩门,然后传来是宽的声音:“宏辅,睡下了么?为兄有话要与你说。”

    是勋猛然一惊,就觉得后背冷汗涔涔——不会吧,这厮不会大半夜的就要来跟我切磋诗歌吧?我靠这可如何是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