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汉魏文魁 > 第三十章、乱世黄昏
    管亥执刀站起身,就打算送客。是勋可不能这么就走,赶紧接上话碴:“还用准什么备啊,他们昨晚就到了,那姓关的竟然想趁着黑夜偷袭你们的营寨,幸好被我给拦住……”

    听到“趁着黑夜偷袭”几个字,管亥的面色越阴沉,当下质问道:“你拦他做啥?”

    “太可怜了啊,”是勋故意挤挤眼睛,长叹一声,扮足了悲天悯人的FeeL,“你们营里才有多少战兵?那么多的老弱妇孺,他这一偷营,乱军当中,被杀的,被践踏的,又不知道会死多少啊……”

    管亥闻言,浓眉一挑,微微冷笑道:“你有那么好心?我却不信……”嘴里虽然这样说,但是表情已经出卖了他,其实他挺害怕关羽真的趁夜前来偷营的,也挺感激是勋拦住了关羽。

    是勋趁热打铁,继续挥:“那天在复甑山上,承蒙大帅夸奖,说我是孝子,这孝从来是和仁连在一起的,哪有孝顺父母,却不仁爱亲朋的人呢?当然啦,你们不算我的亲朋,可好歹都是同州甚至同郡、同县的同乡,况且那些还在母亲怀里的孩子,嗷嗷待哺,要是对此毫无感觉,不生怜悯之心,那还叫是人吗?那肯定都是些畜牲!”

    “嘿,”管亥撇了撇嘴,“就算你是真好心,这心意我领了。你可以回去叫那关云长,我已经列好了阵,老弱都在阵后,让他现在就可以攻过来了。”

    是勋突然间假装爆,并起右手食中二指,一指管亥:“你这还是要害死那些老弱妇孺啊,你难道不想做人了,想做畜牲吗?!”

    “放屁!”身后传来管巳的怒喝,“你敢骂我爹是畜牲!”随即风声掠过,是勋就觉得屁股上一股大力传来,他不由自主地就又栽到管亥怀里去了。这回管亥没有拦他,反而将身体一侧,是勋就此一个狗吃屎碰倒在地,正正撞中了鼻子,当下“哗啦啦”地眼泪就下来了。

    管亥举起刀来,在是勋颈后一比:“你说老子怎么不想做人,想做畜牲了?!说得有理,放你残生,说得无理,就砍下这颗狗头来祭旗!”

    是勋双手撑地,缓缓地直起腰来,他想要擦擦眼泪,可是突然想到,这副样子其实更方便下面的表演,于是就这么抬起了头,眼泪汪汪地瞪着管亥:“你要是能打赢,那没问题,你要万一输了呢?阵后那些老弱妇孺,都要被败兵和追兵踩过吗?他们哪儿还能得活?再说了,你跟平原兵一场好杀,难道都昌城里孔融就是木头人?他要是开门出来夹攻,你是打算拿老弱当炮灰……这个,当盾牌来抵挡北海兵吗?!”

    管亥还没回答,管巳先叫了起来:“什么老弱妇孺?大家伙儿都是大贤良师的信徒,是中黄太乙的子民,没有一个人怕死!”

    “不怕死?”是勋满脸是泪的竟然还冷笑,那模样显得诡异到了极点,“张角兄弟还活着的时候,你们在哪儿?不怕死就该一路往冀州冲,去援救他们啊,干嘛总在青州打转?不怕死你们就该奋力攻下临淄城啊,为啥焦和送点儿粮食出来,你们就赶紧的退兵了呢?!张角叫你们造反,是为了让你们活下去,还是为了让你们死?!”

    “我们不怕死,”管亥沉声道,“但我们也并不想死。大贤良师起义反汉,是为了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从此人人都可以好好活着,再没有昏君,没有贪官,没有豪强恶霸,人人有地种,人人有饭吃——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我们没有一个人怕死!”

    “是吗?”是勋继续冷笑。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就双手撑地,撅在那儿,仰头望着管亥,那模样要多奇葩有多奇葩,就跟俯身献菊似的。可是管亥的大刀还横在那儿呢,他也不敢站起身来,最后只好干脆一拧腰,叉开腿坐在了地上。他问管亥:“你确定那些老弱妇孺也都不怕死?那些襁褓中的婴儿来到世上还没几天,也都为了你们的理想,随时可以让人把脑袋给砍下来?”

    “你……”管亥一时间说不出反驳的话来。是勋趁机问他:“假如张角兄弟不死,你们真的成了事了,推翻了汉朝了,那个传说中美好的黄天世界,就一定能够达成吗?那时候谁来当皇帝?”

    管巳插嘴回答:“当然是大贤良师当皇帝!”

    “好,”是勋点点头,“张角当皇帝,张梁、张宝当宰相、当将军,想必你管大帅也能混个刺史、郡守什么的了……”

    管亥摇摇头:“老子不想当官,老子回家种地去。”

    “好吧,就算你高风亮节,那么白绕呢,张牛角呢,于毒呢,眭固呢?全都跟你似的不当官儿回去种地?那时候谁来管理百姓?难道张角会分身术,一人分成一千多个,每县放一个?但凡有官就有贪污,有压榨,有剥削,你能为每个你们黄巾的官儿担保,全都是些好汉子?好吧就算都是好汉子,那么下一代呢?黄天世界会不会越来越烂,最终跟苍天世界一样腐朽?”

    “以后的事情谁管得着啊?”管巳又来插嘴,“总之比原本好就行啦!”

    “你们也闹了好多年了吧,这世界比原本好了吗?”是勋冷冷地反问道,“你们带出来这些老弱妇孺,要是太平时节,就算官吏、豪强再怎么欺压,饥一顿饱一顿的,也有很大一部分可以活得下来吧。自从你们起兵,跟着你们以后,死了多少青壮,死了多少老弱?你敢说要是他们还留在家乡种地,会过得比现在更惨?!”

    管巳没话说了,其实是勋也早就没话说了。他原本计划得挺好,可是被这父女俩把话头越带越偏,没奈何之下只好七分偷换概念,再加三分胡搅蛮缠。好在论起口才来,他虽然不算真的舌灿莲花,却也不是这些黄巾糙汉、糙女所能望其项背的,更况且前一世在网络上各种胡搅蛮缠也见得多了,玩儿得多了,哪怕真正的士大夫,能这么玩儿和敢这么玩儿的,其实也不算太多。

    最终管亥只好收起刀来,长叹一声:“老子说不过你……那你说该怎么办?”

    “我先问你,想不想让那些老弱妇孺活下去?还是打算扯着他们一起去死?”

    “当然想让他们活下去。要不是为了他们,为了大家伙儿的父母妻儿能活得好,谁会刀头舔血,来造这个反啊!”

    “那就赶紧的撤!”是勋图穷匕见,“我去拦住平原兵和都昌兵,你们带着老幼赶紧撤围,逃到别处去。”

    管巳噘着小嘴:“还能逃到哪儿去啊……粮食就快吃光了,前两天我爹已经不打算围攻都昌城了,派人去跟孔融要粮食,只要他给了粮食我们就走,可那狗头一粒粮也不肯交!”

    是勋心里把孔融咒骂了一百遍,嘴里却说:“都昌城里也没多少存粮啦……你们先往南撤,然后兜个圈子还是到齐国去,那焦和能给一回粮,就能给第二回。接着还能再南下泰山,那地方好多的山,官兵追剿不易,哪怕在山里立个寨子现种地呢,也总归比饿着肚子到处乱蹿为好吧。”

    说着话瞟了一眼管巳:“大帅你真忍心让自己的闺女不定哪天就死在了战场上吗?”

    管亥再次长叹一声,颓然坐倒在是勋身边:“好吧,那你就去拦住平原兵跟都昌兵吧……要是拦不住,老子就跟他们拼了,拼一个够本儿,拼俩赚一个!”

    是勋从黄巾阵中出来,刚才跟管家父女一番唇枪舌剑,吓……不,杀得他满身的透汗,到外面凉风一吹,心说:“完蛋,这回是感冒定了。”

    回来通知关羽,关羽就纳闷儿,语气也随之有所缓和:“不想是先生果有辩才,却是如何说服那管亥的?”是勋不打算把细节告诉他,只好送上一顶高帽:“全凭君侯……司马的威名,前在平原,已然杀得管亥胆落了。”关羽一捋胡须,表情非常的得意。

    关羽让平原兵保持警惕,监督黄巾贼撤退。是勋先请太史慈快马驰入都昌城中,拦着孔融千万不要趁机出城追击——他有点儿想多了,孔融这阵子都快愁死了,哪儿还有这份胆子呢?

    百万黄巾,组织和收拢的度很慢,从早晨直到黄昏时分,才算东一伙西一团地6续撤离都昌城下。管氏父女手执利刃殿后,跟是勋拱手告别。管亥仍然冷着一张脸,貌似还有三分心不甘,情不愿,但语气还算热诚:“是先生这回救了我们大伙儿,将来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老……找我开口,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竭尽全力报你的大恩。”

    是勋差点儿就开口说:“把你闺女送我得了。”可是终究没能说出口来——事后他也奇怪,自己无论上一世还是这一世,从来就不是个罗莉控啊?还是说这小罗莉虽然外表娇小玲珑,但本领和行事都象个大人,所以自己才产生了错觉?

    最终他只好也一抱拳,说声“后会有期”。不料管巳突然接口:“期你妹啊!”说完这话,或许也觉得不大妥当,小脸竟然微微一红,噘着嘴说:“大概没什么再相见的机会了……正象你说的,我和我爹不定什么时候就死在了战场上——黄天世界,要到哪天才能建成呢?”

    “黄天世界估计是建不成了,但是你们或许还有机会回归田园,虽然不算幸福,却能平平安安地活下去吧,”受小罗莉情绪的感染,是勋不禁也有点儿颓唐,但他随即长吸了一口气,“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的,就在不远的将来!”

    他不禁把目光移向西方,眺望染遍了灿烂晚霞的橙红色天空——那位即将收编百万青州黄巾军的老哥啊,你这会儿在做些什么呢?

    (贤达无奈何之卷一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