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汉魏文魁 > 第二十八章、单骑闯阵
    关羽关云长,面如重枣,卧蚕眉、单凤眼,那都是民间传说和小说家言,史书上对于关羽的长相只有一句话——“美须髯”,也就是说下巴上和耳朵边的胡子长得好。是勋原本只是匆匆瞥了一眼,没怎么注意他的胡子,此刻一瞧,确实生得不错,可也没到演义中须长过腹的地步。

    这关羽身量挺高,就跟太史慈差相仿佛,可是相貌毫无特色,要把那把瞧着还挺威风的胡子刮了,确实象城乡结合部推着小车卖水果的普通贩子——怪不得民间传说和评书里要让他出场的时候贩枣儿。而且他那把大胡子也并非造像上常见的五柳长髯,而是一尺来长的络腮胡,就跟动画片《哪吒》里陈塘关总兵李靖似的。

    当下关羽领命,接过了刘备派下的兵符,就领着太史慈、是勋等三人来到校场点兵。是勋随口打探,听说刘平原麾下有两员上将,一名关云长,一名张益德,不知道张益德现在何处?关羽头也不回,冷冷地回答道:“领命驻扎别县。”是勋有点儿遗憾,又问公孙瓒配下有一小将,姓赵名云字子龙,听闻与刘平原交厚,不知果然否?关羽继续冷着一张脸,牙齿缝里只崩出“不知”两个字来。

    很快点起三千兵卒,关羽领着,晓行夜宿,一路急行军,五日后进入都昌境内,距离城池三十里扎下营寨。关羽认为军士疲惫,暂且不宜进军,所以只带着太史慈和七八名亲卫,潜到敌营近处来探查虚实。是勋是一步也不打算离开太史慈的,所以策马跟从。

    一行人在太史慈的指引下,踏上一处高阜,就是当日他突入都昌城之前观察过敌情的那地方。远远一望,都昌城池尚算完好,城上稀稀拉拉竖着几面红旗,应该还没失陷。此时正当午后,眼瞅着黄巾贼也没有动什么攻势,仍然就这么里三层外三层,疲疲沓沓地勉强围着。

    太史慈指点关羽各方敌情,说:“要救都昌,慈有两计,不知关司马可肯听否?”——关羽当时的正式职位是平原国相麾下别部司马。

    关羽也不回答,只是将头微微一侧,做出倾听之状。太史慈说:“一是且待兵马歇得一晚,明日自城北薄弱处突入,进城后再从西门杀出,直取管亥大营,只须战败管亥,敌虽百万,亦将一战而溃。二是慈今晚再突回城中,使孔府君明晨亦开门杀出,内外夹击,也保必胜。”

    献完计,他转过头去望向关羽,等他定夺。可是关羽也不说采用哪一条计策,也不说全都不用,只是在那儿竖着脖子眺望。太史慈连催了两遍,关羽才突然把手中马槊一扬,远远指去:“且看。”

    太史慈、是勋都朝着他所指的方向远远望去,只见那是一处营地,营外支着一口大锅,热腾腾的也不知道在煮些什么。在披坚执锐的战士的卫护下,一条长长的人龙正排着队在领取食物。排队的人当中,大多是老人、妇女和孩子,全都衣衫褴褛、面黄肌瘦,貌似其中还有几个妇人怀抱着婴儿……这哪儿是贼军啊,分明是难民嘛。

    关羽突然沉声说道:“黄巾百万,其中多是妇孺,为其挟裹而来,安有反意?倘若此番杀去,不分良贱尽遭屠戮,岂不可悯?以羽之意,且单人独骑闯入营去,取下那管亥的级,自然围城得解,又可少伤人命,岂不两全?”

    太史慈轻轻摇头:“虽多老弱,能战者尚有数万,关司马便再勇猛,岂能单骑便斩杀管亥?倘有疏失,不仅都昌不能解围,恐怕这三千平原军也将尽数覆灭于此了,还望三思。”

    关羽傲然道:“勿忧,且看关某能否万军之中取贼将级!”说着话,一带马缰,就要朝前冲去。

    是勋急得大叫:“关二将军且慢!”

    关羽奇怪地瞥了他一眼:“关某并非行二,也非将军。”

    “哦,这个……关司马且慢,听某一言……”

    是勋对关羽的第一印象并不算好。话说前一世在汉末三国的名将当中,他就不怎么喜欢关羽,那时候网络上三天两头有人吵架,倒关派和挺关派杀得个不亦乐乎,然而是勋却跟他们的观点全都不同。因为那些人主要是从战力上来评价关羽的,对于关羽的武力,当然谁都说不出什么来,但关羽真的能算名将、良将吗?水淹七军是撞准了天灾还是他预先的谋划?被徐晃长驱直入是一时失误还是布阵不良?最终兵败身死是吕蒙太狡猾还是关羽太草包?

    是勋对此嗤之以鼻,因为史书记载的简略,所以很多战役都无法复原细节,战胜也好,战败也好,究竟是大势所趋,还是指挥失当,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在找不出更详细的史料来分析,也没有新的考古现来证明的前提下,这种争论压根儿就没有意义。但是他挺反感关羽晚年的骄傲性格的,认为关羽所以最后兵败身亡,很大原因是不肯好好搞统一战线,惹毛了东吴的后果。

    如果说单刀赴会前他跟东吴顶牛,还能用守土有责、上锋所命来开脱,可是到了水淹七军的时候,即便有曹操的离间,孙、刘两家也没有马上翻脸的必要性啊。关羽在这种情况下都干了些啥?闺女是你的,你不打算嫁人也就算了,干嘛要骂孙权的儿子是犬子啊?孙权还是你老板的舅子呢,你老板的舅子是狗,他自己又能是啥好东西了(这儿是勋又记混了,虽然关羽确实辱骂孙权来着,但“虎女焉能嫁犬子”却是演义中语)?

    而且关羽还劫了盟友的粮草,还放话说等樊城一落就要对孙权下手,你说孙权能不琢磨着先把他给捏了吗?

    可以说,水淹七军那会儿,是刘备集团奋斗了好几十年,势力终于达到顶峰的大转折时期,然而那么大好的局面,就让关羽这傲慢家伙生生给毁掉了。

    等来到这一世见了关羽,是勋才知道二爷这傲劲儿感情不是官做大了才养出来的,压根儿是打小就刻在骨子里的。这一路上他就没跟太史慈和是勋说过几句话,一张脸总是昂着,嘴巴总是撇着,就好象面前这俩不是士人,而只是普通送信的小兵一样。怪不得史书上说他“善待卒伍而骄于士大夫”。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是勋却又亲眼得见关羽的另外一面,悲天悯人的一面。估计关羽的出身不会很高,而且少年杀人,流亡在外,就仿佛是游侠一般,大概见多了底层民众的苦难,所以才会“骄于士大夫”。面对黄巾贼,他却注意到贼众中的大群老弱,觉得他们可怜,不想仓促进兵导致玉石俱焚,而宁可自己冒险去取管亥的性命。倘若是这时代一般的士人,不会觉得关羽这种行为可敬,大概还会觉得这大汉白长得这么威风了,却偏偏妇人之仁,然而是勋的灵魂是从两千年后穿越过来的,那时候的普通人大多数已经打小思想里就被根植了一定的民本观念,却猛然觉得这位胡子糙汉要比这时代绝大多数士人都可爱得多。

    所以是勋开口阻止,不想让关羽去冒这个险。开玩笑,“百万军中取上将级如探囊取物尔”只是一句夸张话,要是真能直冲敌阵,轻松取下管亥级,估计太史慈早这么干了,还要巴巴地等你从平原赶过来?再骄傲也不是这么个骄傲法儿,你们俩的武力值才差了几点啊。

    再说了,是勋也不怎么想让关羽就此跟演义上写的那样——“数十合之间,青龙刀起,劈管亥于马下”……

    是勋劝关羽,说:“司马神勇,能杀管亥,但只恐管亥一死,贼众崩溃,其间妇孺惨遭践踏,能活者又有几希?彼辈家人都在黄巾贼中,自此或死或将失散,便侥幸得活,无衣无食,又能支撑几日?岂非本欲救他们,反倒害了他们不成?”

    关羽听了他的话,不禁一愣,斜眼瞟着他的表情,问:“莫非你又有何妙计不成?”

    是勋挺挺小胸脯,大声说:“且待明晨,司马将大军开到,威逼贼众,某以一介使入其阵中,以此三寸不烂之舌,劝说管亥撤围退兵。如此才称得上是两全其美之策。”

    关羽满脸的不信:“卿有何能,能说动管亥退兵?”

    太史慈也赶紧劝阻:“宏辅休要冒险,管亥前番不肯杀你,未必此次不下毒手啊!”

    是勋冷笑道:“大丈夫为纾民难,虽死何惧?倘若我说不服管亥,甚至为他所杀,那时候关司马再独骑闯阵,又有何难?难道于此际趁其用膳之时偷袭,便有胜算,明日两阵对圆,便不敢了么?”

    关羽大怒:“某有何不敢?!好,那便来日对阵,待某看你有何舌辩之才了!”

    于是第二天一早,三千平原军就在关羽的指挥下杀到敌阵之前。黄巾军并没有派出多少探子来侦察附近情况,突然见到有官军来救城,一时间乱成一团,好不容易才分出数千兵来对面列阵。是勋策马就欲出阵,却被太史慈一把揪住了缰绳:“我陪宏辅去吧?”

    是勋强作镇定,微微一笑:“子义勿忧,我料那管亥仍然不肯杀我。”轻轻拂开太史慈的手,催马奔向敌阵,远远的就开始喊:“两国相争,不斩来使啊!”

    马到近前,早有数名黄巾军举起长矛来瞄着他的胸膛。是勋高举双手:“我没有带武器,我只是来求见你家管大帅的。”一名黑脸的黄巾汉子冷笑一声:“你是什么东西?我家大帅岂是你想见便能见的吗?!”手中长矛一抖,便直朝是勋面门搠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