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汉魏文魁 > 第二十四章、勇救都昌
    是着打算东逃,可是是纡、是峻也包括是勋,却都建议南奔徐州——是勋知道,在曹操杀过来以前,徐州还算是太平的,陶谦虽然不象演义上说的那么老好人,治理地方也还勉强算有一手,逃往徐州去投靠郑玄或者孙乾,是目下最好的选择。

    于是最终商量定了,由是着和是勋押着钱粮财货南下,先奔安丘,歇一阵子打探一下消息,再瞧着要不要继续南下奔琅邪国的姑幕县去,是纡和是峻则带着家中一半丁壮,去剧县保护是仪。

    兄弟四人洒泪而别——当然那三个是真伤心,是勋的眼泪是生挤出来的。他们第二天一早押着十好几辆车出了营陵南门,当晚在汶水北岸一个小村子里寄宿,翌日渡过汶水,下午就到了安丘。

    住了一晚以后,再一天的清晨,突然一骑快马疾奔而来,找到是着,马上骑士滚鞍而下。是着认得,原来是家中一名奴仆,就匆忙询问:“你可是从父亲那里来的?国都情况如何?”

    那家奴抹了一把额头的热汗,喘了半天的气,才终于缓过劲儿来,禀报说:“小人跟随四公子、八公子前往国都,恰逢黄巾贼杀来,就在都城下摆开阵势。国相和主人点齐兵马出城迎战,然而半日之内便连输三阵。四公子眼见情势不好,便派小人前来禀报大公子,要你们快走、快走,赶紧前往姑幕,并且最好在姑幕也别停顿,起码得走到诸县才能暂歇。他还说,主人有两位公子保护,还有二十多名丁壮在旁,定无危险的,请大公子放心。”

    是着哪儿能放得下心来啊,他再读书读傻了也明白,就靠着那二十多号人,在数十万黄巾贼中连队小蚂蚁都比不上,踩也让人乱脚给踩死了。不过没有办法,总不能一家老小全都死在这儿……虽说还有老三是宽游学在外,是家不至于绝后,但若是没了家财的支撑,光杆儿是宽能不能活得下去还是问题哪,更别说延续和光大家门了。

    既然兄弟之间已经分了工,一半儿保护家产,一半儿保护老爹……或者不如说,去跟老爹一起作死以尽孝道,那么是着也就只好强打起精神来,吩咐家奴们赶紧收拾行装,好继续跑路。

    可是是勋不打算再跟着他走了,这两天他思前想后,总觉得自己一时惊慌,跟是着一起南下这着棋是大大的失策。他现在还是一个无名小卒,诗名也打得不够响亮,估计除了孔融以外没几个人知道——终究这时代就算诗人之间想要互相串联,也没电话和互联网可用啊,况且孔融最近也没心思搞串联——唯一的依靠只有是家,或者更准确点儿来说,只有是仪。

    是仪好歹是北海国的地头蛇,应国相所聘做个五官掾的小官儿,只要跟着是仪,或者退一步说,跟着孔融,自己就有继续往上爬的机会。倘若是仪和孔融都挂了,就剩下是着这书呆子……是,自己是很容易就能从这书呆子手里把家财全部骗走,可这时代不是光有钱就能一路畅通的,有钱无势还是一个“死”字。

    虽然就史书来看,孔融和是仪都没有死在这回青州黄巾贼的进袭当中,可终究自己穿越到了这个时代,天晓得会不会产生什么蝴蝶效应,就偏偏把他们给弄死了呢?说到了,绝对不要对这贼老天存有任何幻想和奢望!

    所以是勋在“屈辱苟活还不知道能活多久”和“奋起一搏说不定就杀出生天”这两条路当中徘徊了好一阵子,这时候听到来自剧县的消息,终于下定了决心。他向是着告辞,说:“东莱太史慈乃当今猛士,弟与他为莫逆之交,愿往请其相助,救大伯父和兄弟们出来。”

    是着就是个没主意的,以路途艰险为理由略略拦了一下,见拦不住是勋,也就只好放他走了。是勋跨上自己的坐骑,带着两名健仆,就此跟是着分道扬镳。临走的时候,月儿眼泪汪汪地来送他,说:“公子千万要当心啊!奴婢、奴婢会每天为公子祈福……”是勋朝他微微一笑,心说有情有义的小罗莉啊,要是我真能活着看见你长大,那就纳你为妾好了。随即打马扬鞭,绝尘而去。

    上回是峻给是勋挑的坐骑,早就在营陵城外被黄巾贼们顺手牵马了。后来他剧县、营陵两头跑(是仪五日一休沐,不管多忙,班是肯定不加的,假是肯定不请的,他要是回来,是勋也往往得跟着),就请求是仪再拨给他一匹马,并且在剧县找铁匠给打了一副铁质的马镫。

    是仪习惯坐车,是勋可受不了。一是他本来就还没彻底习惯跪坐,谁想到那年月坐车也必须得跪坐,除非孤身一人没人瞧见,否则不准岔开腿歪着;二是当时的马车没有弹簧,没有减震器,土路路况又实在糟糕,跪在车厢里往往比骑在马背上更要颠簸。我靠一路跪坐着这么颠啊颠啊,小腿骨都要断了有木有!

    所以他还是骑马,并且经过一段时间的实习,骑术已经有了飞跃性的进步,终于从F蹿升到e了!离开安丘以后,一主二仆就快马加鞭往东莱郡而去,是勋骑在马背上,虽然还说不上是真正的疾驰,但已经比当日痴心妄想打算从管巳手底下落跑的时候,要奔得快多了。

    从姑幕到东莱郡治黄县,距离虽然不近,过了五百里地,要是纵马疾奔,最高度不停不歇,其实一个白天也就到了。但是他们所骑的都算不上好马,而且一口气跑上半个多钟头,就算马不用歇,人的两腿和屁股也都受不了。倘若都跟是勋似的装了马蹬,那么就可以人不离鞍,跑上一会儿,再遛一会儿,可是那俩家仆没有马镫,歇的时候必得下马不可。

    就这么着,他们花了整整一天半外加一夜的时间,晚上只在野地里睡了两个时辰,才终于在翌日午前赶到了黄县城外的太史慈家中。太史慈听说是勋来到,不禁大喜出迎,拉着他的手说:“宏辅,久违啦,愚兄好生想念!”这半年多时间里,是勋就给太史慈写过一封信,大致叙述了一番别后情况——终究那时候没邮局更没emai1,送信是件很麻烦的事情。

    是勋刚下了马,两条腿还在打颤呢,就直接跟太史慈说:“孔北海危矣,子义你赶紧去救!”太史慈大惊,赶忙询问缘由,是勋把前因后果简单扼要地一说,完了还补充道:“国中土兵,我惯见也,实非黄巾贼敌手,又无大将。虽暂且胜负未分,我料北海必败!”

    太史慈闻言,进屋拜别了老母,就待前往救援。是勋扯着他的衣襟:“也、也不必急在这一时三刻……你先给我碗水喝行吗?”

    是勋跟两名家仆歇息了片刻,吃点儿东西,太史慈也扎束停当,带上自己惯用的弓箭和马槊,一行四人离了黄县,直奔剧县而去。

    才刚上路,太史慈就现是勋的马蹬了,问他是什么东西。是勋这段时间解释这玩意儿解释得人都疲了,当下机械性地回答道:“源自高句丽,以备上下与在马背上暂歇也。”

    太史慈努眼瞪着马镫好一会儿,要求他:“踩稳了站起来我瞧瞧。”是勋依言演示,太史慈见了,突然一拍大腿:“此物大佳,可助骑射,亦有益于马上搏杀——异日慈也要仿作一副!”

    是勋心说你这眼光够敏的,能够一口道破马镫的作用的,半年来你还是头一只,果然不愧为未来的江东大将!

    太史慈说完这句话以后就开始加。他骑的虽然说不上宝马良驹,比起那仨可要强得太多了,经常得压着度,是勋他们才能勉强跟上。但更要命的还在后面,放马疾驰了将近一个小时以后,太史慈才逐渐减缓度,是勋有马镫辅助还不算什么,两名仆佣可都受不了啦,纷纷告饶,请求下马暂歇。

    太史慈说:“救难如救火,如何能歇?”最后他和是勋只好先走,让两名奴仆缓缓跟上,终于在当天黄昏时分来到下密城下。

    只见城门紧闭,城上土兵一个个脸色青地如临大敌。太史慈仰头高呼:“某乃东莱太史慈,前赴剧县救孔府君之急,开门,容我入城暂歇。”他的名头实在响亮,别说东莱郡,就连北海国内知道的人也很不少,隔了不久,就有一名小军官在城头上回应:“县尊有命,黄巾贼近在咫尺,不得开门放任何人进来——两位还是绕城而过吧。才得到消息,国都已被攻破,府君保着国王退守都昌,两位可往都昌去来!”

    是勋闻言是又惊又喜。惊的是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孔融吃了败仗了;喜的是既说“府君保着国王退守都昌”,可见孔融还没有挂,希望是仪也还先不要挂。他正打算报出是仪的名头来帮忙叫门,却被太史慈摆摆手给拦住了。

    太史慈跟他打商量,说:“都昌距此不过三十余里,半个时辰即可抵达。我料黄巾贼部伍散漫,趁夜前往,或能破其重围,掩至城下。宏辅且暂在城下歇息,某一人前往救护孔北海可也。”

    是勋不肯,定要跟太史慈一起去。太史慈说实在太危险了,是勋心道:“跟着你太史子义还有啥危险的,我又不是一普通小兵,是你的朋友,真有危险你还能见死不救吗?你把我扔在这儿,城门还不肯开,那他喵的才真是危险到姥姥家了哪!”

    太史慈见说不服是勋,最终只得口出豪言:“好,那你我便同赴国难罢了!大丈夫死则死矣,有何可惧?!”是勋听了就是一哆嗦,心说我跟着你就是不想死啊,你可别那么乌鸦嘴……

    二人趁着月光而行,大约戌时末刻的时候终于赶到了都昌城外。只见城上灯火通明,城外却稀稀拉拉的,东一个火把西一个火堆,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在围谁。太史慈策马登上一处高阜,远远眺望,不禁喜道:“贼人尚未能够合围,此刻正好入城。”关照是勋:“宏辅不必动武,紧跟着某便可。”

    是勋连连点头,心说放心,这段时间我就跟王八似的咬住猛将兄你不放了,你到哪儿我到哪儿。

    只见太史慈一抖缰绳,催促着坐骑小跑起来,等到了黄巾贼的营地外围的时候,突然大喝一声,加快度——是勋也急忙鞭马跟上。二人才刚穿入一箭之地,忽听敌营中一通鼓响,接着四周的喊杀声震天动地的,直朝他们涌将过来……

    ——————————我是感激的分割线——————————

    虽然从十几年前就开始写东西,要说上起点贴文,我还是个啥都不懂的新人(原本那几篇都是请朋友帮忙贴的),所以什么推荐啊、榜单啊,就根本搞不明白。也不知道啥榜有用,啥榜跟我无关,只是在页各榜单链接都点进去搜自己的名字,好不容易才在“新人作者签约新书榜”里找到了。原本一直徘徊在8o到11o之间,要说那“主站六频广告”还真有效,这一下子就蹿上5o名内去了。实在感谢编辑大伦,也感谢喜欢我这本书的读者们,请你们继续捧场,再多给点儿收藏啊、推荐啊、评价啊啥的。我保证每日两更,绝对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