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汉魏文魁 > 第十八章、行猎遇贼
    是勋提前几十上百年“明”出了马镫,却没挥什么作用,原本骑马F,加上蹬还是F……不过逐渐的,他现也并不值得为此而懊恼。

    因为那票公子哥儿的骑术也就那么回事儿,撑死了不过e而已。话说那时代中原马匹不多,而且大多品种不佳,加上没有马镫,士大夫平常乘车的几率比骑马的几率要高上好几十倍。一般也就出去打个猎啊,跑跑短途啊什么的会想到骑马,所以除非需要上阵的武将,骑术普遍不行。

    相比之下,下人们的马术倒大多能上d甚至是c了,他们奔前跑后,侦察、开路,或者给主子递手巾、送水袋,那胯下坐骑才叫真跑起来了。而是勋、是峻他们这些公子哥儿,也就勉强维持在七八迈的时而已。

    临近中午的时候,终于找到了一片宽阔的草地,两边是大路,另两面是稀疏的林子,据事先来踩过盘子的奴仆禀报,这林子里有不少小动物,什么兔子啊、刺猬啊、鹌鹑、山鸡之类。众公子先下得马来席地而坐,吃了点儿干粮,晒了会儿太阳,吹了阵子牛皮,然后就派下人们策马入林,去把小动物给爷轰出来。

    公子们散开来站着,各执弓箭——就没一个打算上马玩儿骑射的,是勋这才一颗石头放落肚中。时候不大,果然就从林中蹿出来一只灰扑扑的野兔,才熬完冬,瘦骨嶙峋的,眼瞧着就根本没几两肉。是峻呼啸一声,众人纷纷拉弓放箭,“噗啦啦”地在兔子身边儿就下了一阵箭雨。

    只见那兔子略歪一歪头,瞟他们一眼,然后“胜似闲庭信步”地就遛跶远了——是勋总觉得这小东西的眼神里充满了鄙夷……

    以他的弓术来论,不到三十步的距离,目标虽小,连射三箭也肯定有中的了。究竟要不要把真本事暴露出来呢?他多少有点儿拿不定主意。

    正在犹豫,衡量得失,就见林子里“嗒嗒嗒”又奔出来一只鹌鹑。这玩意儿的度比兔子还慢,若再放跑了实在有伤天理啊!于是在众公子又一轮疾射威吓以后,是勋实在是忍不住了,瞄准了狠狠一箭射去,正中鹌鹑的肚子。

    众人一阵欢呼,是峻就打算抢过去把鹌鹑捡起来,忽听林中一声惨叫,象是某个奴仆出来的声音。

    众人一愣,心说难道这林子里有什么大动物不成么?是狼还是狐狸?没人敢猜老虎,那东西出了他们的心理承受范围。

    可是循声望去,随即就见到几个身影“刷刷刷”地蹿了出来,个个衣衫褴褛,却都头裹着土黄色的包巾。这一惊可非同小可,是峻先大呼:“是黄巾贼!”

    这时代笼统来说,帽子可以分为三类:一是弁,也就是皮帽;二是冠,是竹编或者以竹丝为骨蒙布制成的硬帽子;三是名为帻的软帽子。理论上不管哪种帽子,都只有士人能戴,平民百姓是没有这个资格的(当兵的偶尔也能戴帻),老百姓想保护脑袋,防寒防冻,那就只有用布包头。

    老百姓用来包头的布,当然是五花八门,有麻布有葛布,颜色也各种都有——但一般情况下,因为印染水平较低,所以黑色、灰色的织品比较廉价,临时征召的农民兵大多头裹黑布,就是“苍头”这个名词的由来。这时代能裹得起黄色头巾的老百姓,不可能太多,除非……那是为了某种专门目的,统一定制下的。

    那就是黄巾贼!是号称“大贤良师”的张角的门徒,一心想颠覆汉政权,取而代之的造反武装。黄巾起义闹得最凶的时候,汉朝十三州,有八个州全都遍地黄头巾,动辄数十上百万人。虽然还不到一年的时间,黄巾主力就被官兵剿灭了,但余党仍然遍布各方,尤以青、徐、兖、豫四州为最多。

    青州黄巾主力原本就在东莱、北海一带活动,据说最盛的时候多达三十万人,后来朝廷委派孔融担任北海相,孔融到任后置城邑、修乡校、抚流民,虽然一度被黄巾帅张绕所败,但终于还是跟东莱太守蔡讽合力,把黄巾给逼出了境。此后青州黄巾东奔齐国,转济南、平原,然后兜个圈又入兖州泰山郡,进逼徐州琅邪国,势力越膨胀,大有卷土重来之势。

    可是是勋他们出来的时候,还听说黄巾主力在琅邪中部的东莞、莒县一带转磨哪,距离营陵有三百多里地,这怎么突然就绕到营陵北边儿来了?

    众人一惊之下,再打量这些从林子里蹿出来的黄巾贼,只见也不过五个人而已,个个面黄肌瘦的,两个挺着粗劣的木枪,两个手执生锈的环刀,一人持弓,可是背着的箭壶里只有三支箭。本方要是聚齐了,得有二十多号人,以众迎寡,貌似并不象刚才担心的那么危险嘛。

    同行的王忠王子纯,乃是高密县令王修的儿子,年方一十八岁,却是一众公子哥儿当中骑术最好,射术也瞧着最好的一个,最先定下心神。他先高叫一声,招呼还在林中的奴仆们全都出来,然后关照大家:“先上马。”那意思,就算打不过咱可还跑得过啊,我就不信这票黄巾贼用两条腿能追上咱们四条腿的。

    于是众人纷纷上了马。是勋有马镫,是峻他们大多在鞍下也系了方便上下的绳编脚踏,只有那郡督邮王某的兄弟王胜王子陵,总觉得踩着家奴的肩膀上马才有范儿,结果这时候身边没有家奴,他趴着马背扑腾了好一阵子,还得靠是勋扯了一把,才勉强得上,结果伸手一摸没摸到缰绳,抬头一瞧是马屁股——还骑倒了。

    就这么会儿的功夫,那五个黄巾贼呼啸一声,直直地就朝他们冲了过来。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那执弓的黄巾贼竟然一边跑着,一边就张弓搭箭,“嗖”的一声便射出了一。

    一个公子哥儿应声落马,死活不知。

    这一下大家伙儿全慌了神,有几个催马就逃啊。包括是勋在内,剩下几个没逃的也各自把弓给举起来了,“哗啦啦”箭如雨下,其中只有是勋一箭射中了那名黄巾贼的肩膀,但可惜箭力已衰,对方只是微微一颤,随即拔了箭再度冲上。

    是勋目测,刚才这段距离得有近四十步,以自己的弓力,能正经射中目标就是菩萨保佑了,还想伤人,难哪。

    正琢磨着,就见那黄巾贼竟然把才刚射中自己的那支箭搭上了弦,瞄着是勋就是一箭射来。是勋当时是吓得魂飞天外,赶紧双腿一磕马腹,胯下坐骑朝前方直蹿出去,那箭擦着他耳边就飞过去了,唬得他一身的透汗。

    他心里害怕,手里可没闲着,转身便是一箭——只可惜还没掌握到骑马射箭的窍门儿,这一箭飘飘悠悠、飘飘悠悠的,也不知道飞到哪个时空去了。

    转瞬间,那四个执近战兵器的黄巾贼就到了面前,“噗”的一声,一名公子哥儿就被捅了个透心凉。剩下的再不敢放对,纷纷催马,四散奔逃。

    在这第二拨逃跑的人当中,是勋的坐骑最先跑起来,他大着胆子,一边用大腿夹住马腹,一边双脚踏蹬,让屁股脱离马鞍,暂时性地挺腰直立了起来。这种姿势虽然维持不了太长时间,但已经足够他扭转身来,朝身后再射出一箭了。这一箭堪堪中的,插入了一名舞刀的黄巾贼大腿,那人“啊呀”一声,单膝跪倒。

    就这么一回头的功夫,是勋眼神瞟到,一团黄影如同闪电一般倏忽而来,手起一矛,抢先落跑的一名公子哥儿便栽倒在了马下。接着“扑通”一声,又有人落马——并没有受伤,根本是被吓掉下来的。

    是勋不管不顾的策马狂奔。可是他骑术实在糟糕,一方面怕马跑快了自己会被颠下来,另方面也压根儿不知道该怎么鞭策才能让坐骑加,结果才跑出去不到半里地,就听得身后又有马蹄声疾响,并且逐渐靠近。

    是勋长吸一口气,故伎重施,站起身来,转身便是一箭。这一回头,他终于瞧清楚了,来的是一匹黄骠马,马上骑士身穿黄衫,头裹黄巾——所以瞧着就是一团黄——手中挺着一支真真正正的骑兵用马槊。这一箭过去,只见那骑士空出左手来,略略一扬,竟然轻轻巧巧地就给接住了。

    我靠蟊贼收了某家的法宝!是勋惊得肝胆俱裂,转回头来是伏鞍狂……慢奔。正跑着呢,就听身后风声响起,本能的觉得一股劲风直朝后脑射来。他心中大叫一声:“我命休矣!”干脆脱了蹬,一个侧翻就滚落马下——还好,因为马不够快,他又及时抱住了脑袋,所以没怎么受伤,“英俊的相貌得以保全”。

    再抬起头,就见面前亮盈盈、冷森森的怒大一个槊头,槊头后面是槊杆,槊杆后面便是那黄衣骑士了。耳听得那骑士长啸一声,呼叫同伴:“留下几个活的,绑回去我爹好问他们话!”

    咦,这声音好尖细啊,难不成竟然是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