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汉魏文魁 > 第十三章、深入虎穴
    姓“是”的人家,换了别人或许不清楚,换了阿飞那是再清楚不过了,他连拍脑袋直骂自己猪头,怎么竟然会想不到呢?

    阿飞前一世的老娘就姓“是”,这是一个非常冷僻的姓儿,据说那时候全中国姓是的也就八千多人。然而这个姓不是从上古就传下来的,而是后来改的,原姓就应该是“氏”。

    《三国志·吴书》上记载,北海国营陵郡有个名叫氏仪字子羽的士人,曾经在国中任职,国相孔融对他说:“氏乃民无上,不如改为是。”氏仪向来唯长官意志,当即就把姓儿给改了,成为是氏的老祖宗。

    是仪改姓应该就是最近几年的事情,迁去乐浪的氏伊那一支并没有收到通知,所以没有改,这就误导了阿飞,他听音辨字,还以为自己所要投靠之人名叫氏宜呢,没想到竟然是自己亲娘的老祖宗是仪!

    惊愕过后,阿飞就觉得眼前一亮——氏家跟是家有着本质的区别啊,汉末三国时代姓氏的就没啥名人,可那位是仪先生在《吴书》中可是有着专门传记的。因为这是亲娘的老祖宗,所以阿飞曾经颇为关注,把是仪的传记读过好几遍,此人后来逃难到江东,投靠孙权,做到尚书仆射的高官,八十多岁了才寿终正寝。

    “看起来,自己这步棋是走对了……我身上……不对,魂里边儿应该多少就流着点儿是仪的血……魂没有血……总而言之,冥冥当中自有天意啊!贼老天你他喵的还真是神啦!”这一下,阿飞的信心更足了,他抖擞精神,“嘭”地直扑到门上,用力叩响了门环。

    门环这东西,终究不是电铃,不可能传得很远。不过一般也不需要传得很远,只有大户人家才用门环,而大户人家理论上是应该都有门房的,一般情况下门口有一小屋,门房一整天吃住都在小屋里面。所以阿飞才叩了三下门环,“喀喇”一声,大门就被拉了开来。

    阿飞顺势就扑入了门中,跪倒在地,倒吓得前来开门的老头儿一个趔趄。“汝是何人?何叩门如此之急也?”话音才落,阿飞故意哑着嗓子叫道:“先父讳伊,某乃氏勋,求见大伯父。”

    老头儿愣了一下,估摸着是家虽然人口不算太多,但好多年前就远迁乐浪郡的氏伊,没能给这老家伙留下什么深刻印象。愣完之后,老头儿随口回答:“你找我家主人么?主人仕于国中,不在府内。”

    阿飞就觉得脑袋“嗡”的一声——没想到是仪竟然不在家……自己最怕节外生枝,希望能够第一个就见到是仪,因为是仪是是家的大家长,只要骗取了他的信任,那么别人再说什么怪话就都不管用了。倘若先见了别人,见得越多,越容易露马脚,倘若综合反映到是仪的耳朵里,说不定就会留下什么隐患……

    然而事已至此,也不容他再瞻前顾后,寻机退缩了,他只好问那老头儿:“如今府内何人主事?”老头回答他:“大公子主事。”

    既说是“大公子”,理论上应该是指是仪的长子。说也奇怪,《三国志》的绝大多数传记中,都会顺道记录一下传主的继嗣情况,有几个儿子,是不是做过官啥的,偏偏是仪就没有。阿飞前一世虽然没能找到是家的祖谱,却也颇费心思调查了一番,然而是仪之后有点儿名气的是家人,一迈步就跨到了唐朝大历年间的是光,中间那么多代全都空白。是仪有儿子么?有女儿么?一共有几个?难道是因为都比老爹早死好多年,并且没有出仕过东吴,所以史书不载?

    那么多稀里古怪的念头在脑海里瞬间一晃,但他的手也没闲着,匆忙从包袱里抽出那封信来,爬起身,递给了老头儿——本来跪倒在地是为了表现自己长途跋涉,筋疲力尽,以及投亲心情之切的,但自己好歹在装是家偏房的公子,总不能老对着一个门房下拜啊。

    既然有信呈上,老头儿当然要帮忙递交,于是就请阿飞进来,暂且在门房安歇,自己重新闩好门,手捧着木牍,脚步匆匆地就朝院内奔去。

    阿飞端坐在门房当中,草席之上,闭着双眼,把眼前的形势又重新梳理了一遍,把自己应对的方略又重新检讨了一遍。才刚计划得**不离十,忽然耳听脚步声响起,睁眼抬头,就见那老头儿带着个年轻人朝大门口疾步而来,年轻人右手里还捏着他刚递出去的木牍。

    只见这年轻人大概比阿飞大个七八岁,白面短须,他扎着绛色绡头,披着黑色棉襦,一副闲居打扮。门房极小,阿飞坐在屋中,那年轻人到了门口就停步了——要是迈步进来,两人就得撞到一起——微微躬身,一边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着阿飞,一边皱眉问道:“你便是氏勋?”

    阿飞双手并合,略施一礼:“弟是氏勋,请教……”

    年轻人点一点头:“家父讳仪,某是嫡长,单名一个著字。”

    阿飞赶紧躬身稽:“大兄在上,请受小弟一拜。”

    是著伸左手虚搀了一下,然后问他:“来信某已代父开启,大略看过。不知伊叔如今可好?”

    问得好!阿飞不禁暗中大喜。就希望你这么问!于是他猛得瞪大了眼睛,大叫一声:“先父已殁去矣!”一边叫着,一边哆嗦着四肢,然后白眼儿一翻,一脑袋撞在土墙上,就此昏厥了过去……

    阿飞当然不是真的晕了,就算演技再好,说哭就能哭,说笑就能笑,也不是说晕就能晕的。他所以装晕,是为了尽量少跟是著说话,希望是著能够尽快派人往国都剧县去,把大家长是仪给请回来。

    闭着眼睛,耳听到是著略显惊慌的声音:“这是为何啊……去延医来看……”然后是那老头儿的声音:“气急攻心,昏过去的人,一掐人中就好。”是著忙道:“那你快掐啊!”

    阿飞在心底大骂老头儿多事。他不清楚掐人中这种土办法究竟有没有效,有多大效果,自己是该由着他掐去,继续装晕呢,还是必须得被迫“清醒”过来,清醒以后又该如何应对?正在烦恼,忽听一个声音在屋外响起:“掐不得,掐不得!”

    是著问:“为何掐不得?”

    那声音说:“气塞脏腑而昏,掐人中便醒,但若因神困体乏而昏,掐了反增其害。还是将人抬入家中,平卧暂歇,然后请医士来看为好。”

    阿飞当然不能让他们真请医生过来,天知道请来的是庸医还是良医,要是一不小心露了馅儿,虽然没有太恶劣的后果,终究容易启人疑窦。于是隔了不久,突然伸过来七手八脚,把他抬离门房,抬到另外一间屋子里,才刚安顿在褥垫上,他就假装长吁一口气,缓缓地苏醒过来了。

    “勋弟醒来,勋弟醒来。”是著坐在他身前,忙不迭地呼唤。经过刚才那一番混乱,阿飞判断出这个是著虽然是家中嫡长子,并且在是仪离家的时候主持家务,但应变能力应该不强,或许比较容易欺骗?就不知后来说话的那人又是谁了?

    他缓缓地睁开双眼,望向是著:“大兄……”这才现是著身后还坐着一个人,相貌与是著差相仿佛,穿着却比较正式——“这位是……”

    “这是吾弟是纡,草字文通。”

    “原来是二兄……”

    “勋弟误认了,”那人微微一笑,听声音果然是刚才拦阻门房老头儿掐他人中的那家伙,“愚兄行四。”

    “四兄……”

    是纡问他:“叔父信中所言不明,不知前后因果,勋弟可能见告?”

    阿飞忍不住又在心中大骂——你丫还真是开门见山唉,非得让我对着你们就把计划中的那一大套先演练一遍吗?你大哥还在这儿呢,啥时候轮到你说话了?!看起来,这个是纡或许是个精明人,在他面前得格外的当心。

    他心里这么想着,表面上却用力挤了一下眼睛,扶扶额头:“先父得罪郡官,已然殁了……弟千里来投,如今悲愤难禁,头昏心乱……”

    是著赶紧开口解围:“勋弟莫急,且好好歇息,愚兄已派快马往国中请家父归来。叔父之事,便等家父来时再说吧。”

    阿飞在心里翘大拇指:耶,大堂哥你是个老实的好人,多谢多谢。

    是氏兄弟没呆太久,安慰了阿飞几句,关照他好好歇息,然后就都退出去了。终究是不是认下这个远归的堂弟,应当如何安置,这一切都得等是仪回来再作决定。

    阿飞略扬起头,打量了一番四周的环境。这间屋子并不大,估摸着也就七八个平方,白垩涂墙,没描花纹,装饰非常简单。窗户很小,细密的斜方格窗棂,因为正当寒冬,所以蒙着薄纱,好在窗户朝着正南方向,多少还有点儿采光。

    他被安置在屋子正中,头东脚西,身下是草席和细麻的褥子,身上是填充了木棉的细麻被。身左,也就是南侧有门有窗,身右,也就是北侧立着一面素雅的屏风,以及一具铜灯。脚后空空如也,头前倒有一柜一枰,柜顶上摆着自己带来的包袱,还有弓箭、环刀。

    刚才演了那么一大段戏,阿飞确实觉得有点儿疲累困乏了,想到等是仪回来,自己还有大段戏文要唱,还是趁着这个机会,先好好地歇歇场吧——终究精神是骗人的本钱啊!于是他阖起双目,不一会儿便响起鼾声,逐渐沉入了梦乡……

    大概是心情紧张的缘故,梦里也没法放松。他先是梦见自己返回了原本的时空,被领导逼着一晚上出七万字的演讲稿,接着那领导的面孔和装束都改变了,竟然变成了氏伊,朝他怒喝道:“写二十万字的辞赋出来……啥,不会写?你丫定然不是我氏家的子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