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汉魏文魁 > 第十章、海隅神威
    阿飞前一世的时候老家在海边,打小就会游泳,虽然算不上什么运动健将,一般情况下也能在海水里泡上几个小时,还不至于很快沉底儿。可是他没想到,自己才落入海中,明明双手抱牢了断桅,却照样直奔海底而去……

    “我靠什么玩意儿这么沉啊!”幸好他脑筋还算清醒,赶紧伸手到包袱里去,把那一大袋子铜钱掏出来给舍了。虽说无钱寸步难行,但该舍的时候还得舍,要不然就只好舍命啦。

    东南风刮啊刮,阿飞抱着桅杆漂啊漂,终于在第二天黎明时分漂上了岸。顺风顺水而来的倒不仅仅是他,还有十来具尸体。

    仰躺在沙滩上大口大口地喘气,好不容易恢复过来,阿飞就解开包袱,把东西全都掏出来晾晒。他最关心的是那封书信,好在这时候的书信是写在木片儿上的,两片木牍并合,用绳捆扎,如今打开来一瞧,字迹略有些模糊,应该问题不大——“幸亏不是后世的信纸啊,要不然就全泡汤了”。

    收拾好东西,阿飞背上包袱,站起身来,蹒跚地挪到一具尸体前面,抬腿踢了两脚——“嗯,不动,死透了。”俯身就开始剥衣服。当然啦,他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爱好,也不是真想把人剥光,只是搜查一下有没有什么可用的东西——比方说干粮啊、钱财啊、武器啊、手机啊……

    唉,这个时代压根儿就没有手机啊,也不知道自己漂到了什么所在,这附近有没有住家,有没有城镇……

    翻了半天,一无所获,恨得阿飞朝尸体上又狠狠来了两脚。然后下一个目标,终于被他找到了围在腰间的一串铜钱,已经散落了大半,光剩下三四十枚了——“真是舍命不舍财的典范啊,值得我辈充满敬意地骂一句**。可也怪了,这家伙竟然没有沉底儿还能漂着,难道是因为肚子上脂肪太厚?”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毫不客气地把那些铜钱解开下来揣进自己包袱。

    第三具尸体竟然就是那可怜的钱船主,喝了一肚子的水,死得口眼不闭。阿飞默默地朝他鞠了个躬,伸手帮忙合上了他的嘴巴和眼睑——然后继续开剥,也继续地一无所获,于是再次踹上两脚。

    等到了第四具尸体旁,他才刚抬起腿来,谁料那尸体突然间竟然活了,左手一翻,牢牢抓住了阿飞的脚踝,随即轻轻一扯,就扯得他一个倒栽葱。这一惊可非同小可,阿飞倒不是怕什么僵尸作祟,他连老天爷都不信,还能信鬼怪吗?只是这厮手上的力气未免太大一点儿了吧,自己可不要剥人不成反被人剥!

    才大着胆子从地上坐起来,想要逃跑,但那只铁钳一样的大手仍然紧抓着自己的脚踝,使他难以挪动。再看那尸体也同样坐起来了,瞪了他一眼,开口问道:“原来是杨公子,你要做啥?”

    “你、你、你认得我?”

    “同船而行,曾听船主称呼过。”原来那是个青年壮汉,估摸着身量不低,生得虎背熊腰,双手如同蒲扇一般,麻衣吸透了水裹在身上,勾勒出一身疙里疙瘩的犍子肉。一张国字脸,蚕眉鹰眼,鼻直口阔,短短的络腮胡子,听口音却不似乐浪人氏。

    “某、某姓杨名过字改之,请教台甫?”阿飞大着胆子问道。

    那年轻人终于松开了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作揖回答:“不敢,某为乐安人氏,姓史名义,草字伯仁。”说着话左右望望:“只有你我二人幸免于难吗?”

    “这可说不准,”阿飞缩了缩脖子,一边盯着史义的动作,一边慢慢爬起身来,“本来以为史兄你也……”他正待再去查看下一具尸体——有人瞧着,就不好再剥衣搜尸了,但他本能地感觉这位史义史伯仁有点儿危险,还是尽量离远一点为好。

    可是才刚迈步,突然那史义一挺身,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阿飞就觉得跟有座泰山压下来似的,不自禁地就趴到地上去了——“你、你干嘛!”史义把他按伏在地,同时自己也趴下了,低声在他耳边说道:“噤声,有人来了?”“有人来又何必……”“他们手中都有兵刃!”

    阿飞大着胆子抬眼朝远方望去,果见施施然踱过来六条大汉。正是十一月间,气候本就寒冷,海边则更是北风凛冽,但那六人却全都只穿一件短袖的麻衣,露出肌肉虬结的胳膊,下身也仅用一条兜布裹裆,光着两条毛腿,赤足无鞋。每人手里都提着一柄环刀,瞧上去形质虽非上佳,但都磨得锃亮,映着朝阳熠熠生辉。

    史义按着阿飞的脑袋,两人都趴在沙滩上装死。可惜那六人便正朝着沙滩而来,逐渐走近,已经可以听到他们粗豪的话语声了——

    “怎样,没说错吧,暴雨之后,这海滩上必有落难之人。”

    “好,搜一搜他们身上有无财货——听说这有钱人啊,会把金子打成薄片儿裹在身上呢,要是现一个,咱爷们儿可就大财啦!”

    阿飞心中暗道:“真是普罗大众贫乏而诡异的想象力啊……身上要真裹了金子,还能漂上岸来吗?肯定沉底儿了吧。”可是想起才揣到自己包袱里的那些铜钱,他却又有点儿拿不大准。

    “倘若都是些穷鬼怎么办?”有个大汉问道,“咱们不是白跑这趟了?还不如去东镇那边砍几个坐商,勒索点铜钱出来。”

    “穷鬼就穷鬼,”有人笑着回答,“穷鬼也有三两肉,起码这几日咱们是饿不着了,哈哈哈哈~~”

    我靠这帮土匪不是真的吃人吧?阿飞就觉得一股凉气从后脑勺往下,直透五脏六腑,差点儿就尿了裤子。

    听声音,这些家伙已经来得近了,随后便是稀稀簌簌的,貌似是搜身的声音。隔了少顷,突然有人叫道:“这个还活着!”随即是利器入肉之声,是临死前的惨呼,是匪徒们的“哈哈”大笑。

    阿飞觉得肩膀上的压力陡然散了,于是不自禁的一抬头,就见那史义如同飞鸟一般腾空而起,直朝不远处一条大汉扑将过去……

    阿飞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爆力可以达到这种惊世骇俗的程度,虽然在前一世看了不少武侠电影,到处都是不符合力学原理的吊威亚,但这和真正的爆纵跃,就视觉效果上有着本质的区别。

    “这家伙是干跳的还是撑竿跳的?怎么能这么高……”阿飞只觉得目眩神摇,就见史义一纵两米高,横跨五米远,瞬间就到了对方的眼前。那大汉手里的环刀还插在一具尸体上,来不及拔出,本能地抬左手在面前一挡。史义就在空中出腿,奋起一脚,只听“喀”的一声,似是骨骼折断,同时这大汉打着旋地倒飞出去,整个脑袋全都扎进了沙滩里。

    其余几人见状大惊,各执兵刃疾奔过来。又见史义轻轻落地,从尸体中拔出那柄环刀来,也不回头,仿佛脑后长着眼睛似的,反手一划,一条大汉便刀折头落。此时另一条大汉已经撞到他的身前,举刀便砍,却被史义左拳挟着劲风打出,正中敌人胸口,打得胸骨粉碎,胸口凹陷。那刀虽然依惯性砍下,却已轻软无力,史义肩头一耸,刀便落地。

    另三条大汉奔得近了,见此情景,不禁魂飞魄散,掉头就逃。史义右手长刀掷出,正中一条大汉后心,同时身体却往相反方向倒纵出去,并且在空中转身,奋力一拳,泰山压顶,几乎把一条大汉的脑袋整个打到了腔子里去。他所有的动作全都一气呵成,毫无殆滞,仿佛早就计划好,并且演练了无数遍似的,才将敌人打死,便顺手揪起尸体来,朝最后一条大汉全力掷去。

    那最后一条大汉被同伴的尸体正正击中脑后,顺势便朝前飞出五米多远,“扑通”一声落入海中。

    阿飞彻底的惊了,这拳拳到肉,一招一杀,我靠就算叶问也没这么猛啊!他只觉得两腿软,并且裤裆里有点儿热乎乎的……

    史义眨眼间格杀六人,随即纵跃回来,落到阿飞身边。阿飞吓得双手抱头,哭喊道:“别杀我,别杀我啊~~”

    史义才刚伸手,他就是全身一哆嗦,裤裆更加湿热了。好在史义只是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杨兄勿惊,这些贼徒毫无人性,我故杀之,岂有加害旁人之意?”

    阿飞缓缓地放下抱头的双手,愣愣地望着史义:“你、你、你说你叫什么来着?”“某叫史义。”“你真的叫史义?你、你、你……好生厉害……”

    倘若这史义不叫史义,而是叫……比如说典韦、许褚、张飞之类的,估计阿飞还不至于如此惊骇。想不到一个无名之辈就如此厉害,那么这时代那些纵横沙场的猛将,得要强到什么地步去啊?一刀砍翻一个排,一枪洞穿一个营?原来古书上说“百万军中取上将级”,那不是在夸张,那都是真事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