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军事 > 独断大明 > 第六百八十三章 演武
    朱栩一群人来到瞭望塔上,塔上的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个望远镜,目光注视着塔下不远处,一块平整的水泥路。

    曹文诏道:“皇上,这军演是我照着火器局基地那个演武来的,只不过更盛大一点。”

    朱栩颇为期待,回头看了眼众人,笑道:“说的朕都迫不及待了,开始吧。”

    “遵旨!”

    曹文诏神色一肃,然后对着不远处另一个瞭望塔上做了一个手势。

    上面的旗令兵猛的转身,用力挥动旗帜,飒飒作响。

    咚咚咚

    与此同时,两边巨大的鼓声响起,仿佛将整个营地都给震动。

    “必胜!”

    从朱栩的左侧方向,九匹白马分别拉着三辆战车,战车上有士兵在敲鼓,轰隆隆缓慢的横穿而过。

    在他们身后,是三百人方阵的盾牌兵,身形微蹲,前倾,带着头盔,右手持盾,左手握刀,步伐整齐,蹬蹬蹬缓步向前。

    接着他们的是弓箭兵,他们背着厚重的弓箭以及箭矢,腰间都是黑铁蛋,左手跨刀,腰杆挺直,神态严整,跟在盾牌兵身后。

    朱栩看的热血澎湃,这些都已经有模有样了,与他登基之前那些杂牌完全不同。

    曹文诏等人没有说话,他们已经看过一次了,可现在还是忍不住激动。

    大明的改变,最彻底,最明显的就是军队了,犹豫军队可以无所顾忌的采用铁血手段,比政务简单太多了。

    且现在这些,只是做给皇帝先检查一番,真正的军演,那是十万人的大军!

    弓箭之后,是枪兵,然后是步兵,最后是炮兵。

    炮兵是用牛车拉着巨大的火炮,缓慢的通过,总共五十门,每一门都硕大,笨重,黑洞洞的炮口令人生畏。

    足足进行了大半个时辰,朱栩是意犹未尽,也知道真正的军演今天是看不到了,拍了拍栏杆,大声笑道:“嗯,很不错,不错!再继续准备,过两日朕将召集南直隶的文武百官都来观摩,不要丢朕的脸!”

    “遵旨!”

    曹文诏,杨肇基,吴襄等人单膝跪地,大声应道。

    大明重文轻武太久了,他们武人备受压抑,对于能扬眉吐气的机会是绝不会放过!

    朱栩在一群人簇拥下,在这个偌大的营地慢慢的走着,观察着。

    这里的布置远超朱栩想象,各项训练,后勤,军备都已经算是‘先进’了,同时也发现了这个营地的巨大,东西南北都没有尽头。

    足足一个时辰,朱栩才回到虎贲军大营,一个颇为简朴的院落。

    朱栩坐在主位上,看着近二十多将领,压着心里的激动,语气轻松的笑道:“强国与强兵是相辅相成的关系,强兵方能立国,强国造就强兵,这里面的关系上相辅相成,谁也离不开谁的关系。所以,强兵将我朝的既定国策,谁人都不能动摇!”

    曹文诏等一群人都坐在下面,微躬着身,认真的聆听。

    朱栩看着这群人,心里早有的腹稿再次推敲一番,慢慢的道“自宣宗以后,我朝中武事渐渐飞驰,以至于到了天启年间,竟然找不出一支成建制,可战的军队,辽东溃败也有此原由。”

    “有些人将我大明四周给圈起来,自以为安全,然后就马放南山,坐享太平,无所事事,任由武事败坏,毫不在意,朕深恶之!”

    “当然了,这些怨不得在座的诸位,也怨不得武将,我朝是文臣治国,武将被贬抑,殊不知无武国不立,无武国不平,我朝要政军分立,要永远保持强大的武备,永远先进,不能故步自封……”

    很多话朱栩在京城讲效果不大,可在这里不一样,当着一干武将的面,必然是有振聋发聩的效果!

    曹化淳看了眼在不远处记录的内监,站在朱栩身侧,默默的听着。

    这些话朱栩从来没有长篇大论的说出来,他也是第一次听。

    曹文诏等人都很激动,这是皇帝当面给他们的‘保证’!

    这是皇帝或者是景正新朝对‘武将’,‘军政’的一次重新定位,势必影响深远!

    朱栩长篇大论的说着,直到最后才道“嗯,说这么多无非是想告诉在座的诸位,朕立志中兴大明,其中最重要的支点就是要建立一支强兵,如太祖太宗一样,可以横扫六合八荒的强大军队,而你们,都是朕千挑万选出来的,朕先不说拜将封侯的大话,但有功必赏是朕的准则!”

    “臣等原为皇上效死命,卫我大明!”曹文诏等人猛的起身,齐齐的单膝跪地,沉声道。

    朱栩笑着摆了摆手,道:“平身吧。”

    “谢皇上!”地上的一群人都很激动,这是皇帝在与他们说话,在给他们许诺!

    已经多少年没有这种事了?

    朱栩转身向不远处记录的内监,道:“润笔一下,署朕的名,发给内阁,明发报纸。”

    “遵旨!”内监道。

    接着朱栩便与他们叙话,从各个方面了解,这一‘聊天’就是一个多时辰,连午饭都错过了。

    直到发现这群人面带疲倦,朱栩才放他们走,大堂内只剩下朱栩,曹化淳,曹文诏等人。

    曹化淳这会儿中予以有机会,上前一步道:“皇上,海娘娘等人都安排好了,就在军营不远处的一个小院子,很不起眼,请皇上放心。”

    朱栩点点头,没有在意,看着曹文诏道:“老曹,你在仔细筹谋一番,明天吧,朕就召集他们过来。”他心里有些急了,打算尽快南下。

    曹文诏的声音铿锵有力的道“皇上放心,我拿人头担保,万无一失!”

    朱栩笑了笑,曹文诏做事向来周详,不需要他担忧。

    端着茶杯喝了一口,转头看向曹化淳道:“外面的情形怎么样了?”

    曹化淳道:“没有异样,只是几处最繁华的街道上现在一个人影都没有,”

    朱栩嘴角翘起,微不可察的冷哼一声,道:“不着急,朕要再看看,还有那些人会跳出来。”

    曹化淳应声,心里却在好奇,这一次皇帝到底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