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动漫 > 僵尸本源 > 第2596章 僵逆
    “杀,杀…..”滕山撕吼着,竟然再次爬了起来朝南方跑去。

    司徒血此刻也身体颤抖着,一边抵抗着笛声诱惑,一边又是再次朝滕山攻击而去。

    “喀嚓!”在这一次的重击中,那骨头碎裂的声音是那么明显,滕山整个人都倒下了。

    “右腿断了。”午夜看着司徒血,赞叹道,“这司徒血果然聪明,与其一次次阻碍,还不如直接断其腿,只有一只腿,这滕山迈步跑的速度肯定会很慢。”

    入魔情况下,人的智力就犹如凶兽一样。

    跑根本是无意识的,滕山再次嘶吼着努力爬起来,但是他失败了。

    只听得一声嘶吼,滕山双手一拍地面,而后整个人都飞了起来,而后降落下来的时候,滕山仅仅靠左腿站立着,微微楞了一会儿,滕山突然朝地面趴了下来,随后干脆直接用两只手朝南方爬了过去。

    司徒血此刻完全闭上了眼睛,他额头全是汗珠。

    他已然是自身难保了,再也没有多余的心力帮助滕山了,为了帮助滕山,他入魔更加深了。

    原本的笛声突然高亢了起来,恍惚间,犹如金铁之声在其中流转,整个迷幻魔境地红色波纹频率立即高了许多,不断朝每人波及过去。

    后御卿眼睛一亮,惊呼道:“好厉害。“

    后御卿右手再次拨动左手之上的古琴。此刻后御卿的手指之上有着滕山地光芒,古琴发出的青色波纹威力也是大增。即使红色波纹频率加快。这古琴地青色波纹反而让后御卿周围近乎二十米范围完全处于安全状态。

    突然——

    两声嘶吼声响起。

    “据我估计,应该是言绪和依达。”

    后御卿眼中闪烁着睿智地光华,扫向了北方,似乎能够看透那无边的云雾一般,”不过可惜啊,原本司徒血可以坚持很久的,可惜……”

    此刻,因为红色波纹频率地加剧,一直在边缘徘徊的司徒血再也坚持不住了。终于仰天嘶吼一声,双眼变成了那暴虐的血红。同时也掉过头朝南方冲去。

    即使司徒血心性再坚定。一而再,再而三的分心,他也终于完全入魔了。

    司徒血就这么嘶吼着跑着,午夜和后御卿则是加速,距离司徒血反而近的多,只有三十米的距离了。原先……午夜和后御卿担心被司徒血发现,还是远在后面,此刻倒是不需要担心了。

    过了一会儿……

    “前方是滕山。”午夜出声道。

    午夜和后御卿已然看见。在司徒血前方嘶吼着,靠双手不断朝南方爬着的滕山。

    滕山靠双手在地面爬行的速度虽然算不上慢,可是比其他人奔跑的速度慢了很多…….而就在此刻午夜和后御卿都是一声惊呼。同时也是倒吸一口凉气。

    “老天……..这座法阵也太…..”午夜脸色难看的很。

    午夜此刻发现了,就在司徒血和滕山前方树十米左右。正是暗红色地圆湖,而着圆湖暗红色的正是……….犹如岩浆一样地东西,只见暗红色的粘稠液体不断翻滚着,一各个气泡在表面出现。

    热。

    百米周围内,午夜都感到气温恐怖的高。

    显然,这暗红色的粘稠液体绝对不是普通的岩浆。

    而滕山和司徒血嘶吼着,愈加亢奋了起来。仿佛看到什么让他们兴奋的事情,就这么地朝那圆湖跑去。

    “叮——“

    随着一声轻响,原本高亢之极的笛声竟然突然的消失了。

    “噗~~~“滕山司徒血则是身体一颤,原地站住了,随即仰天喷出了过米高的鲜血,随即整个人变得萎靡了下来。

    午夜和后御卿此刻也看到在身后树十米地言绪和依达,这二人也因为高亢的笛声突然的消失,同时仰天喷出一大口鲜血,准确的来说,远远不止一大口。

    单单那犹如喷泉一样喷出的一米高,可以想象喷出地鲜血之多。

    “这僵逆委实太过分了,他设置这“迷幻魔境”,不过是检测进入僵神宫的人的人心性定力是否达到一定要求,即使如此,在结束的时候,笛声也应该徐徐的停下,如他这般在最高亢之处停下,这些入魔之人肯定无以复加的重伤,体内五脏六腑都受到了严重震荡,即使是往绝境五阶的灵魂宗师估计也不好过。“后御卿嘴里斥声道。

    午夜也是明白了这僵逆的心意。

    这僵逆果然喜怒无常,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毫不掩饰。“午夜淡笑道。

    而就在此刻,午夜等人只觉得一阵天晕地转。

    待得脑袋清醒过来,周末的无边的云雾竟然消失了。

    滕山、司徒血、言绪、依达四人都脸色灰暗,滕山和司徒血更是满身鲜血,而霖霜也是脸色苍白的很,不过稍微调息一下,又恢复往常摸样。

    强大的实力,表现无疑。

    此刻,幸存的人竟然都在一起。

    原本刚才滕山等人都跑到南方靠近那圆湖位置,然后一会儿,众人又聚在了一起。不得不说,这僵逆神通果然了得。

    “谢谢!”

    滕山在司徒血身旁低声道。

    司徒血却是没有多说什么。

    滕山此刻完全记忆起刚才一切,他非常清楚,如若不是司徒血先将他挤到在地,而后又将他的右腿打断,他滕山估计已然跌如了那暗红色圆湖之中,怕是尸骨无存了。

    “这里是哪里?”依达四处环顾道。

    能够活下来的,能力都不弱。稍微调息一下,基本上恢复得七七八八。受到的影响不大,此刻正在思索周围的环境。

    “不会这里又是类似于迷幻魔境的地方吧?”言绪锁眉,显然这言绪对于那地方也很是厌恶,如若真是类似于迷幻魔境的地方,此处肯定威力更大,那他们是否抗的住都很难说。

    而此刻——

    “哈哈,你们过了迷幻魔境,我僵逆便让你等得以听到我的声音。”

    天地之间突然响起了朗朗声音。

    众人顿时完全屏息住了,他们都知道,这声音肯定就是那位猖狂并且不羁的僵逆僵逆留下的,所有人都仔细听着,此刻僵逆说的每句话很可能关系到众人以后的身死。